马凯出席首届亚太地区民航部长级会议并致辞,

2019-09-05 12:52 来源:未知

马凯在亚太地区民航部长级会议上强调加强亚太地区互联互通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我国签订125个双边航空运输协定 合力构建多元平衡航空开放格局

8月30日,以“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航空互联互通”为主题的中国与中亚地区国家民航合作会议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召开。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冯正霖作主旨发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黄卫在开幕式上致辞,中亚各国民航局局长出席会议并作主旨发言,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王志清主持会议。

3777.com 12017年6月22日《中国民航报》

新华社北京1月31日电 首届亚太地区民航部长级会议1月31日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出席会议并致辞。

□ 本报记者 梁士斌

与会代表围绕区域航空运输自由化和便利化、航空安全合作、航空安保合作、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等议题进行了讨论与交流。

贯彻丝路精神 畅通“空中丝路”

马凯指出,习近平主席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沿线国家地区和国际社会的热烈响应和广泛支持,为亚太地区乃至世界各国互联互通创造了巨大机遇。中国愿与沿线国家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近年来,民航不断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航管理当局的沟通与合作,加快提升航权开放水平。截至目前,我国已与125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边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民航局发展计划司副巡视员张清近日介绍了中国民航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情况。

冯正霖就推进中国与中亚地区国家民航合作发展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建立中国-中亚地区航空运输政策协调机制,积极推进区域航空运输市场自由化;二是建立全面技术合作机制,保障本区域航空安全,强化航空安保合作;三是建立基础设施建设对接机制,共同推动区域航空基础设施的连通;四是建立外部政策环境沟通机制,促进区域航空运输便利化。并宣布中国民航愿在未来四年向中亚国家提供100个航空奖学金名额,提供航空安全管理、飞行标准、航空安保、机场管理等民航专业技术和管理方面的培训。

“民航运输是互联互通不可或缺的纽带和桥梁,中国民航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肩负着重要使命。为了贯彻丝路精神,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民航应积极建设联通沿线参与国的“空中丝路”。在“空中丝路”的建设中,应着力于从民航基础设施、航权开放、便捷运输、航空安全和民航专业人才五个要素出发,构建完善的“空中丝路”建设与发展体系。其中,基础设施是前提,“天空开放”是关键,便捷运输是根本,航空安全是底线,专业人才是保障。”

马凯强调,推进互联互通,航空运输业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亚太各国应当继续加强航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促进机场、空管、航路等建设规划、技术标准体系的相互对接,合力推进区域空中大通道建设;进一步扩大航空市场开放力度,实行更积极、更开放、更灵活的航空政策,加强运输政策协调,扩大区域航空运输市场开放,不断完善航线网络;全面落实“不让一个国家掉队”倡议,相互借鉴、互帮互助,让民航发展成果惠及更多国家及其人民,推动亚太经济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迈进。

张清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民航充分发挥基础性先导作用,重点从提升互联互通水平、推动基础设施对接、拓展民航合作平台、加强与沿线国家合作等方面发力,整合资源、多措并举、协同推进,形成了全行业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良好局面。

冯正霖在主旨发言中说,推进“一带一路”的各种联通建设,航空业扮演着独特的、不可或缺的角色。中国是丝绸之路的源头,中亚国家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中国和中亚国家航空互联互通,将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提供重要保障,将为沿线国经济发展、人民交往、文化融通做出重要贡献。中国民用航空局愿与中亚国家民航部门加强沟通,推动中国和中亚国家民航业在管理、技术、标准、产品、服务等各个领域深化合作,互相借鉴、取长补短。

2017年5月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胜利落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民航运输是互联互通不可或缺的纽带和桥梁,中国民航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肩负着重要使命。为了贯彻丝路精神和服务“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民航应积极建设联通沿线参与国的“空中丝路”。在“空中丝路”的建设中,应着力从民航基础设施、航权开放、便捷运输、航空安全和民航专业人才五个要素出发,构建完善“空中丝路”建设与发展体系。其中,基础设施是前提,“天空开放”是关键,便捷运输是根本,航空安全是底线,专业人才是保障。

目前我国与125个国家和地区签署的双边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其中与“一带一路”沿线62个国家签订了双边政府间航空运输协定,与东盟签订了首个区域性的航空运输协定。与俄罗斯、亚美尼亚、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孟加拉、以色列、蒙古、马来西亚、埃及等沿线国家举行双边航空会谈并扩大了航权安排。

冯正霖表示,中国民用航空局将以本次会议形成的共识为基础,通过现有双边渠道,与中亚各国积极扩大航权安排,积极探讨区域航空运输市场开放的合作方式和步伐,为推进区域航空运输自由化创造条件。与中亚国家在航空安全和安保方面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全面加强航空安全管理政策、航空安全事故/事件调查、航空公司安全监管及信息共享等方面的合作;建立安保协调机制,完善本区域国际航线安保评估,建立境外机场安保评价制度,对本区域运营的航空公司进行监督检查和安保评估,提升本区域航空安保水平;积极推动与中亚国家的适航双边技术认可;扩大人员培训与交流,分享彼此的经验。

民航基础设施是“空中丝路”联通的前提

截至目前,我国已与45个沿线国家实现直航,每周约5100个航班。2018年夏秋航季,共有29家中方航空公司运营自我国47个城市至37个“一带一路”国家81个城市的往返定期航线,每周2849班,其中客运2751班,货运98班;与此同时,共有37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90家航空公司从84个国外城市运营至52个国内城市的定期航班,每周超过2346班,其中客运2204班,货运142班。

冯正霖还表示,中国民用航空局将协调相关中国政府部门、金融机构、骨干企业、科研智库等,共同推动与中亚国家开展航空基础设施交流合作,分享中方在航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经验,并在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下,与中亚各国加强机场、空管、航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技术标准体系的相互对接,加大对航空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共同推进区域空中大通道建设,逐步形成连接区域内的空中航线网络,提升本地区航空业的整体国际竞争力。

民航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参与国空中联通的前提,“空中丝路”的建设应积极提升参与国民航运输系统的基础设施“硬件”水平。民航运输系统的“硬件”主要包括作为运输节点的机场、空管系统和运载客货的航空器。作为民航基础设施的大型枢纽机场需要一国政府巨大的投入,“一带一路”参与国多数是发展中国家,机场系统还不完善。我国应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充分利用过去30年来我国机场快速建设中积累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与参与国共同推动“空中丝路”上的机场建设,具体可以通过建造—运营—转让方式投资援建沿线发展中国家的机场系统,通过后期运营收回投资后返还运营权或继续受托运营。

3777.com,张清说,近年来,民航局加快推进国际航空枢纽建设,进一步提升国际枢纽功能和提高国际航线网络辐射能力,努力构建结构优化、多元平衡、枢纽导向型的航空开放格局。截至目前,民航局分别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云南省政府、黑龙江省政府共同制定了乌鲁木齐、昆明、哈尔滨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并已启动了成都、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的编制工作。

冯正霖说,中国民用航空局将会同外交、商务、边防、海关、旅游等各部门共同推动和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证便利化”、“区域通关一体化”、“跨境贸易一般模式通关”,在人员签证、通关、检验检疫等方面采取更加便捷的措施,为本地区航空运输便利化创造条件。

未来20年,全球航空客货周转量将持续快速增长,预计全球商用飞机机队规模将翻倍,“一带一路”倡议将进一步增加沿线参与国航空客货周转量和对商用飞机的需求量。这为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C919大型客机和ARJ支线客机走向世界提供了难得契机,“一带一路”参与国普遍国土面积不大,C919大型客机和ARJ支线客机将能够充分满足大多数参与国国际中短程和国内支线运输的需求。与此同时,“空中丝路”的空中交通流量将大幅增长,空管系统的安全和效率保障工作将面临着挑战,迫切需要新的技术变革。通过卫星导航技术升级现有空管系统,不断扩大覆盖范围、提高定位精度,将成为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我国北斗导航系统集通信、导航和定位于一身,具有美国GPS系统所没有的双向短报文通信服务功能。到2020年,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将可为全球提供服务,有助于为参与国空管系统升级提供技术支持,建立通信、导航、监视融为一体的现代化CNS/ATM系统。而且,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技术价格低于欧美且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愿意通过“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为参与国提供资金融通,让沿线国家分享中国航空航天工业发展成果,共同提升“空中丝路”的互联互通水平。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中国罗盘指引着中国宝船和其他国家商船乘风破浪;21世纪的今天,中国北斗系统将为在“空中丝路”上翱翔的各国商用飞机提供通信、导航和监视服务,中国制造的商用飞机也一定会越来越多地穿梭在“空中丝路”上。

利用中国民航对中亚合作平台、对非洲地区合作平台、中国-东盟航空区域合作平台等机制,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民航全面合作。2015年6月,民航局在中国民航发展论坛上提出的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构建区域民航合作新模式”的倡议,得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相关各方积极响应。2017年4月,举办首届中欧航空安全年会,成为中欧民航交流对话、共谋发展的重要平台。2017年5月,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国民航局与国际民航组织签署了关于“一带一路”合作意向书,合力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民航发展。2018年1月举行的首届亚太地区民航部长级会议上,与19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举行了21场双边会议,通过了《北京宣言》,将助力“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和地区民航领域的推进落实。

冯正霖表示,中国民用航空局专门启动了中国民航对中亚合作平台,愿依托此平台与中亚地区各国民航主管部门一道,开展形式多样的互利合作,打造多主体、全方位、跨领域的多元合作模式。中国民用航空局也希望与中亚各国民航主管部门就航空运输便利化问题和举措开展沟通,以服务于本地区的航空运输顺畅发展。

天空开放是“空中丝路”通畅的关键

另外,2018年7月26日,在习近平主席访问南非期间,民航局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民航主管部门共同签署了《关于区域航空伙伴关系的谅解备忘录》,确定了金砖五国在航空领域的合作内容和方式,建立了合作机制。

冯正霖还向各位参会代表透露,《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已将加快建设乌鲁木齐国际航空枢纽列入交通建设重点工程,中国民用航空局与新疆自治区政府已审议通过了《乌鲁木齐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致力于将乌鲁木齐打造成连接中国内地、东亚与欧洲,面向中亚、西亚地区的国际航空枢纽。这一建设项目对于推进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促进中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特别是与中亚地区国家航空互联互通将发挥重要作用。为支持乌鲁木齐国际航空枢纽建设,中国民用航空局愿与中亚各国探讨开放乌鲁木齐与中亚各国的直达航空运输市场。在此基础上,还可以考虑将古老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作为试点,探讨推动与中亚各国直达航空运输市场开放的可能性。

“空中丝路”建设应打破互联互通瓶颈,这要求我们积极推动沿线参与国“天空开放”,不断扩大航空运输自由化。“空中丝路”离不开空中“自由”,而主权国家对其领空享有完全和排他的主权,未经许可不得飞越和飞入,因此空中“自由”——航权需要参与国通过签订双边协定来开放。航权开放的基础是政治互信,和平合作的丝路精神则有助于中国与参与国形成政治互信、合作共赢的局面,互相开放航权。目前,我国已经与“一带一路”沿线62个国家签订了双边航空运输协定,相互授予第三、第四航权,实现了我国与这些参与国之间点对点的客货运输。

近年来,中国民航不断深化与沿线国家合作水平,拓展合作范围,丰富合作内容。为中亚、非洲、东南亚等地区的国家提供专业培训,涉及航空安全、交通管理、机场管理、飞行标准、安全安保、航空气象等多个领域。与东盟十国签署了中国-东盟航空安全事故、事件调查合作谅解备忘录,加强了我国与东盟的航空安全技术合作交流。

来自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格鲁吉亚的民航业界代表,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海关总署、旅游局和国家开发银行、航空制造业代表出席了会议。

需要指出,通过第三、第四航权实现的点对点对飞航空运输效率不高,我国应推动参与国相互许可开放双边协定通常保留的第五航权,有利于实现航空运输串点成线,从而在沿线经停点上下客货,提高载运率。对于我国和参与国国际枢纽机场建设而言,第五航权开放将提升开放机场的中转地位,为开放机场提供充足的客货流量,有利于区域经济的发展。在目前我国与参与国的双边航空运输协定中,往往对指定航空公司、运价、运力等航权内容进行限制,并且一般拒绝授予第五航权,这实际上是保护本国航空运输业的一种经济管制,其实质是一种贸易保护主义,无益于畅通“空中丝路”。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为将“一带一路”建设成为开放之路,我们需要坚定不移打破区域互联互通瓶颈。建设开放的“空中丝路”,扩大航空运输自由化,意味着要逐步破除国际航空运输中对双边的管制,推动双边和多边“天空开放”。“一带一路”上的航空运输自由化,有助于我国与参与国机场的联通,有助于国际枢纽机场的建设,最终有助于我国和沿线参与国的国际枢纽机场成为各自国家发展新的“动力源”。对于我国航空公司而言,航空运输自由化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需要我国航空公司提升自身的竞争实力。

便捷运输是“空中丝路”建设的根本

“空中丝路”建设的根本在于促进航空旅客和货物运输的便利化。实现客、货运输的无缝连接,一方面要在民航运输系统内科学规划枢纽航线网络,合理设计中转联程航班;同时,“一带一路”关键枢纽机场和基地航空公司应在中转设施完善、全流程自助服务、协调空域和航班时刻等方面努力推动旅客便捷运输。另一方面,要系统谋划、整体联动,积极推动相关部门之间加强协调,这一点更为重要。在航空客运方面,应积极协调外交部、旅游局、海关、边防等相关政策主管部门,推动和对接“沿线国家签证便利化”;在航空货运方面,应推动和对接“区域通关一体化”“跨境贸易一般模式通关”等重大举措,提高货物贸易便利化水平。此外,我国应在交通运输大部制下创新工作方式,完善多式联运制度,实现航空、铁路、公路等不同运输方式之间的无缝接驳,重点建设空铁联运、卡车航班,建立综合化交通运输体系,降低货物贸易的物流成本。

为促进旅客便捷运输,降低货物运输成本,中国民航应在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的指引下,创新合作机制,推动参与国民航运输法规和标准体系对接,促进“软联通”。

航空安全是“空中丝路”恪守的底线

安全始终是航空运输的底线,“空中丝路”亦不例外。为恪守安全底线,“空中丝路”建设应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际航空运输安全标准的一体化。国际航空运输不仅涉及航空公司、机场、空管部门、航空维修企业、民航监管部门等多个主体,也涉及卫生检疫、护照签证管理、机场安检、危机灾难处置等多个国际航班运行环节。根据“木桶效应”理论,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因此,整个“空中丝路”的航空安全水平取决于沿线安全标准最宽松的那个环节。举例来讲,持假护照的恐怖分子在一个参与国登上沿线的国际航班,即使其他参与国安全水平高,但是在这一点上安全屏障也将被穿透,堡垒在最薄弱处被攻破。欧盟将200多家航空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其航班飞往欧盟,其原因是这些国家的民航当局缺乏必要的安全监管。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正在升级,其中南亚和中东是陆上恐怖主义集中区域,东南亚是海上恐怖主义集中区域,还有一些国家仍处于非和平状态,这会给民航运输带来安全威胁。国际民航组织通过《芝加哥公约》附件形式规定了安全的国际标准,这一标准对缔约国有法定约束力。不过,这一标准只是最低标准,而且法定拘束力并非绝对,缔约国在满足法定程序需要下可以采取不同于国际标准的安全措施。如果沿线参与国的安全措施不能达到必要的安全水平,我们效仿欧盟而采取禁飞措施,无疑不利于互联互通。但若不提高安全水平,则意味着恐怖分子在某一个参与国低标准安全防御的机场登机,会将现实的威胁到该机场起降的其他国家的国际航班,或者该国飞往沿线其他国家的国际航班。

为保障“空中丝路”的安全,沿线参与国航空安全标准的一体化就变得必要而紧迫。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我国民用航空局已经与国际民航组织签署合作意向书,致力于共同努力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安全水平,提升沿线各国安全和安保监管能力,不让一个国家在安全方面“掉队”。

民航专业人才是“空中丝路”发展的保障

“空中丝路”的持续发展需要大批民航专业人才予以保障。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民航教育事业快速发展,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办学水平和办学层次不断提高。以中国民航大学为代表的民航专业教育体系日趋成熟,为我国民航事业持续健康快速发展培养了大批民航专业技术和安全运营管理人才,这也是我国民航运营能力不断增强、航空安全水平不断提高的重要保障。“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民航教育体系普遍不健全,专业人才培养对外依存度较高,我国应积极推动与沿线国家在民航专业教育和培训领域方面开展合作。一方面我们应通过在国内民航院校开办国际学院为沿线国家提供长期的专业人才培养和短期的从业人员培训;另一方面中国民航教育应“走出去”,与参与国开展合作办学。目前,中非民航学院的建设工作正在全面推进,中国民航已为“一带一路”沿线近20个国家提供了360多个奖学金的名额,并已完成了200多名学员的航空专业培训,受到了沿线参与国的普遍欢迎。

教育培训具有很强的文化传播功能,民航专业人才培养的过程,也是民航文化交流的过程。民航文化交流有助于参与国达成共识,保障“空中丝路”建设。中国民航不断拓展和完善的国际航线网络极大地促进了“一带一路”参与国的文化交流及民心相通,我国“空中丝路”的朋友圈不断扩大。中国民航应推动“一带一路”参与国民航相关智库国际合作交流,加强民航政策沟通协调,达成共识,在思想碰撞和智慧交融中取得有价值的民航智力成果,为“空中丝路”建设提供更好的咨询决策服务。此外,中国民航应积极同“一带一路”参与国举办民航发展合作论坛,搭建多边平台,开展合作对话,推动多边航空自由化和安全保障机制建设。

(作者系中国民航大学党委副书记、中国民航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3777.com 2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凯出席首届亚太地区民航部长级会议并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