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放弃煤炭挽

2019-11-13 01:38 来源:未知

中国将通过其标志性的“一带一路”项目,为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长轨迹负责。

图片 1

图片 2

本周四于中国云南举行的《财富》全球可持续论坛上,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在就未来能源问题举行的圆桌讨论会上称,煤炭是世界上“最脏的能源”。

由英国外交部发起,中国、美国、英国和印度4国科学家联合完成的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报告日前在伦敦发布。报告认为,气候变化风险应被视为与国家安全和公共健康同等重要的重大风险;完整评估气候变化风险需全面关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路径、温室气体排放的直接风险和气候变化与人类系统相互作用而产生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在分析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路径时,对中国近年来的减排成效予以了积极评价。

煤炭在工业时期是促进经济增长的“燃料”,今时今日,平价且储备丰富的煤炭仍是全球主要的发电能源。随着气候变化愈驱严重,全球多个国家开始逐步舍弃燃煤发电厂,制定减排时间表。不过要放弃使用煤炭,并不是件易事。

“问题是,我们如何摆脱煤炭?”他问道。

报告特别指出,中国在2009年《哥本哈根协议》后明确了2020年减排方案,承诺将在2020年前实现碳强度相比于2005年水平降低40%至45%的目标。经过一系列努力,近年来中国碳排放量增速延续了2005年之后的下降趋势。截至2014年底,中国碳排放量增速已接近于零,碳强度相比于2005年下降了33%。报告指出,中国政府主要通过以下四个方面的努力,行之有效地控制了碳排放的增长趋势。

图片 3

这是一项棘手的任务,尤其是在占全球煤炭消耗量50%的中国。杨富强表示,仅中国山东省的煤炭消耗量就超过了欧洲的煤炭消耗总量。

一是中国不断提高主要经济部门的能效。截至2014年底,中国能源强度相比于2005年下降了30%。燃煤电厂每千瓦时发电煤炭消耗已经低于290克。中国最好的燃煤电厂能效已经达到世界顶级水平,所有电厂的平均能效在全球排位也不断上升。针对重点能耗企业开展“千家企业节能行动”后,5年来中国的减排量甚至超过欧盟在《京都议定书》框架下取得的减排量。

全球195个国家于2015年通过《巴黎气候协议》,承诺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摄氏2度。若要实现这一目标,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须减少45%。图为德国魏斯韦勒(Weisweiler)燃煤发电厂。

杨富强说:“无论面临什么样的挑战,这都是需要做的事情。”

二是中国政府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当前,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占全球总体投资规模的四分之一。其中,中国风力发电装机总量占全球比重已超过30%,2014年新增风力发电装机总量占全球总量的近50%;2005年中国太阳能发电装机总量为700兆瓦,2014年底已经飞速增长至28吉瓦,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实现了40倍的增长。专家预计,中国有可能在2015年底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国家。

图片 4

至少在中国,摆脱煤炭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政府致力于这个想法。中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减少碳排放,例如试点碳排放交易机制。但批评人士表示,该政策未能取得实际效果,政府应加大力度推动行业走向绿色。

三是中国治理大气污染带来的减排成效显着。在处理大气污染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中国地方政府开始限制煤炭用量。2014年,中国煤炭消耗量相比于2013年减少了2900万吨。中国在改善空气质量的同时,促进了碳排放量的稳定。另外,从2009年至2012年,中国42个省市参与国家低碳发展项目,这些省市的发展模式也开始积极影响其他地区选择替代发展模式。

燃煤为人类活动中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单一来源,许多国家已开始制定减排时间表。例如德国政府委任的煤炭委员会1月26日建议政府,最迟在2038年关闭国内所有燃煤发电厂,才能实现减排目标。

批评人士之一、中国最大的两家石油公司——中海油和中石化的前董事长傅成玉周四也出席了会议。傅成玉认为,政府实际上是在缓解压力,延宕了淘汰煤炭的改革。

四是中国政府积极促进全国范围内碳交易市场的建立。为进一步利用市场力量控制碳排放,在7个地方实验项目的基础上,中国政府将在2016年推动全国碳市场的建立。建成之后,中国的碳交易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

图片 5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同意傅成玉的说法。“我的团队建议停止排放交易计划,因为今年我们发现太阳能发电的成本比燃煤发电低,那么额外的成本是多少?”他表示,企业转向太阳能发电应该是常识。但是,在过渡过程中仍有许多挑战。

报告高度关注2014年11月中国与美国达成的针对2030年碳排放目标气候变化协议,认为这不仅是中国首次为自身明确设定总体碳排放目标,还将促进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报告指出,中国承诺在实现2030年减排目标的过程中,将把非化石燃料能源结构的比例提高20%左右。如果这一目标得以实现,考虑到中国国内庞大的能源需求和市场规模,未来非化石能源技术将取得更好的规模经济效应,这也将降低其他发展中国家采用非化石能源技术的成本压力,为这些国家提供更多的能源选择。

目前德国燃煤发电量约为42吉瓦(Gigawatt,即千兆瓦),约占全国电力的40%。德国还承诺十年后,风能和太阳能等再生能源在发电产业占比增加至65%。图为德国因登矿场,远处伫立着风力发电机。

正确对待中国的国家气候变化政策,不仅对中国国内经济增长至关重要,而且将产生全球范围内的影响。这不仅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还因为中国将通过其标志性的“一带一路”项目,为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长轨迹负责。

图片 6

“‘一带一路’沿线的许多国家都想发展经济,但他们有煤炭和石油等资源,他们想先利用这些资源。”傅成玉说,“他们将很难接受绿色增长的概念,因为这意味着自己拥有的这些资源将被浪费。”

英国政府2015年就宣布,计划在2025年淘汰所有燃煤发电厂。当局更于2018年1月推出具体计划,把每千瓦电力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限制在最高450克。图为英国北约克郡(North Yorkshire)的燃煤发电厂。

评论家称,不管困难与否,中国作为出资国都有责任让这些发展中经济体接受绿色解决方案,因为环境承受不起更多国家经历由化石燃料来推动的工业革命。

图片 7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2018年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亦宣布,将于2021年关闭国内所有燃煤发电厂。图中远处的发电厂位于法国加尔达讷,该厂员工曾组织罢工要求停止使用煤炭做燃料,避免发电厂被关闭的命运。

图片 8

不仅是欧洲,北美国家的减排进程也已开启。加拿大政府在2018年12月宣布,会在2030年前逐步淘汰传统燃煤发电厂。此举预计将使得该国电力行业的二氧化碳污染减少1280万吨。

图片 9

美国也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大国,虽然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017年6月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过该国2018年的煤炭发电量减低了11.8吉瓦,占全年能源发电削减总量的七成。图为犹他州一处燃煤发电厂。

图片 10

由于天然气趋于平价以及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令美国近年来的电费保持在较低水平,也使得投资燃煤发电不再划算。发电厂计划2019年削减8,422兆瓦煤炭产能。

图片 11

将目光移向亚洲,亚洲现时的煤炭消耗量占全球四分之三,且在建或规划阶段的燃煤发电厂数量约为1,200间。

图片 12

中国煤炭消耗量一度占全球总量的一半。不过2014年中国的煤炭消耗量趋于平稳,随后出现快速下降。同时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入在全球居领先地位。图为中国的漂浮式太阳能发电项目,搭建了超过16.6万块太阳能电池板。

图片 13

事实上,放弃使用煤炭发电并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其一是因为不少民众从事煤炭发电产业相关的工作,关闭发电厂意味着流失大量就业就会。其二则是可再生能源需要高昂的投入。

图片 14

目前,中国、美国、欧盟和印度的二氧化碳年排放总量位居全球前四,不过人均碳排放量却相差甚远,分别是7.7吨,16.1吨,6.9吨及1.9吨。

图片 15

一个国家拥有愈多碳排放指标,就意味着可排放更多二氧化碳气体。而碳排放来源于能源消耗,因而碳排放权也就代表着发展权。世界各国在努力减排的同时,也在争夺着碳排放权。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放弃煤炭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