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闪耀禄劝脱贫路,初三便到了驻村工作点

2019-09-30 15:42 来源:未知

大年初四下午2点,东川区委办公大楼四楼会议室内座无虚席,视频会议显示屏上,区级和各乡镇分会场内也坐满了神采奕奕的干部。东川区脱贫攻坚指挥部第35次会议正式开始。

昆明信息港讯(昆明日报 记者程权)今年3月,在普渡河干热河谷中的一处台地上,一栋正在建盖的房屋顶部和大门上方分别竖立起两个高约1米的红五星。这让下乡的干部有些疑惑:这是新建的村集体活动场所吗?但村集体用房明明盖在了其他地方。询问施工人员后得知,这其实是农户自己建盖的房屋。

昆明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成就3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摘帽”

为认真贯彻省委、市委人大工作会议精神,保障人大代表知情知政,2016年第一次全市重大事项情况通报会日前召开。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志伟主持会议。副市长王道兴出席会议,并向部分省、市人大代表通报今年上半年昆明市脱贫攻坚工作情况。 市委、市政府将脱贫攻坚工作作为全市最大的政治任务,以减少6万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和禄劝县脱贫摘帽为目标,全力推进脱贫攻坚各项工作。今年以来,市级财政已投入3.55亿元,是去年的2.02倍,争取中央和省级财政扶贫资金3.16亿元,是去年的1.62倍。北京朝阳区选派3名优秀干部赴东川区、寻甸县、禄劝县挂职,动员32个驻昆部队帮扶东川区、禄劝县、寻甸县35个贫困村,动员70余家企业对贫困村进行帮扶;突出重点,将禄劝县作为全市扶贫开发工作北部“两区两县”的主战场,今年以来投入财政专项扶贫资金2.5亿余元。 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方面,目前初步确定德青源公司在禄劝发展金鸡产业扶贫,预计可长期有效带动12722名贫困群众实现人均增收1200元以上;劳务增收脱贫一批方面,投入资金2176.5万元,完成培训6.6万人;易地搬迁脱贫一批方面,启动2016年全市计划实施的6367户易地扶贫搬迁计划,87个集中搬迁点全面开工;生态补偿脱贫一批方面,实施林业生态补偿脱贫“八大项目”建设,直接覆盖受益农户60263户;发展教育脱贫一批方面,下达专项资金支持义务教育学校食堂设备建设、东川职教中心实训基地建设、禄劝县一中实验室建设等工作,并不断完善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到考入大学的学生资助体系和管理办法;社会保障兜底脱贫一批方面,目前共投入社会救助资金26316万元,将禄劝县1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 今年,我市将推进市场对接、社会动员、基础设施建设等“十大工程”,着力抓好发展生产脱贫一批等“六个一批”,确保2016年禄劝县摘帽,2017年寻甸县摘帽,2018年东川区摘帽,172个贫困村和18个贫困乡出列。 记者董宇虹报道

去年,东川区、禄劝县达到脱贫摘帽标准,已按程序申报评估验收。“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为了向党和人民交上满意的答卷,东川、禄劝已经全面进入脱贫摘帽倒计时。

今年6月,记者见到了这栋房子的主人胡光钱,他说:“红五星是我让孩子网购回来的,竖在自家屋顶是想感谢党和政府,帮我们修通了挂壁公路,还帮我家盖起了新房子。”

图片 1

目前,东川区易地搬迁、农村危房改造、产业发展等事关“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的工作已经全面完成,但没人愿意放松。对于东川区广大党员干部而言,虽然时间还处在春节期间,但心思仍然放在工作上。大年初四,东川区各部门干部均已提前上岗。禄劝县全体党员干部也在大年初三提前上岗,认真做好脱贫攻坚最后阶段的每一项工作。

禄劝县在脱贫攻坚工作中,通过发展农业产业、打通“最后一公里”扶贫路,在山乡建起“扶贫车间”等一系列措施,帮助无数个“胡光钱”摆脱贫困,走上了康庄大道。

2019年4月30日,全省有33个贫困县实现了脱贫摘帽,其中,昆明市的东川区、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上榜,这标志着东川区、禄劝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2018年9月29日,云南省政府正式批准15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寻甸县榜上有名,昆明3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摘帽”。

在新春佳节期间,人们都沉浸在阖家团圆的喜悦之中,但是,在东川区脱贫攻坚一线,很多扶贫干部都是在大年三十当天才回家,大年初三便从家里出发来到了驻村工作点。“脱贫攻坚已经到了查缺补漏的最后阶段,不可能因为放假就落下,自己心里也放不下。”市委党校派驻乌龙镇大村子村委会担任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的朱合龙说。春节期间他只在昆明家中待了两天便和同事们返回了岗位,初三下午到达后检查完“四卡上墙”工作,又走访了几户建档立卡贫困户。

图片 2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村村寨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脱贫攻坚战役打响以来,昆明市全市动员、尽锐出战,逐级传导压力、层层担当负责,各级干部用心用情用力用智慧,真抓实干,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在禄劝县乌蒙乡,大年初三上午8点,全乡68名干部职工到岗集合后又全部下沉到村里,与42名驻村工作队员和村干部一起走访贫困户,检查档案材料、环境卫生、农危改房屋入住等情况。

村民胡光钱为感谢党和政府修通下基噜挂壁公路和改造农村危房,特意将红五星竖在自家屋顶。

拆除危房建宜居农房,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村容村貌,搬出大山住进宽敞高楼,大病报销解除后顾之忧,教育扶持切断贫困代际传递,因地制宜发展产业,贫瘠土地上长出致富树,空壳村有了集体经济,群众致富有了好路径,贫困县综合贫困发生率降至3% 以下,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成就。

就业是东川区委十分关注的一项工作。“春节期间回来的人多,是我们送岗的高峰期,这段时间人社和就业部门一定要多举办招聘会,特别是易地搬迁的居民,保证不让一个应该就业的人待业在家。”区委书记胡江辉说。春节期间东川区人社局已举办9场招聘会,将3275个就业岗位“送岗下乡”。

打通“最后一公里”扶贫路

家乡变了,山绿水美、房新路畅,贫困群众的生活变了,有吃有穿、未来有望。

“从2014年到现在,一线的扶贫干部工作都非常艰苦。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一排查,经过长期细致充分的准备,到了今天,我们对脱贫摘帽是信心十足的。”东川区乌龙镇水井村村委会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周开泰说。

胡光钱的家,在禄劝县乌蒙乡基噜村委会胡家村小组。胡家村和附近的安家村、攀枝花村所在台地还有另一个名称,叫做“下基噜”。长期以来,这里给外界的印象都是三面临崖的险峻地势和摔死过人和马的陡峭山路。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不仅有两名村民因出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有好几名村民因突发疾病不能及时送医而去世。山路异常危险,也阻碍了3个村小组方方面面的发展。要卖羊,需雇专门的赶羊人把羊赶到基噜村委会装车。运一包水泥进村的费用,已经超过了水泥本身的价格。因此,这里的村民大多数靠外出务工为生,绝大部分房屋都是D级危房。

高位统筹

尽管叫水井村,这里却是长期缺水的村子,整个村子没有一亩水田。因为缺水,长期制约了水井村的经济社会发展。全村732户人家中,有441户是建档立卡户,404户的房屋属于D级危房。脱贫攻坚工作开展后,政府派出139名党员干部挂包帮扶水井村,生产用水无法保障,驻村队员和村干部通力合作,先后调集3辆运水车,兴建抽水站保证供水。

2016年,昆明市脱贫攻坚工作全面展开,禄劝县乌蒙乡成立了脱贫攻坚作战指挥部。下基噜片区3个村小组修通公路有了希望。

攻坚责任落实到位

如今,村民们搬进新家,全都住上了安全稳固的住房,水井村不再缺水,村内面貌焕然一新。通过种植5030亩核桃和500余亩金花梨,将户均3000元补助资金入股农业公司参与分红,以及外出务工等多措并举,村民的收入有了保证。

经勘察设计,打通从基噜村委会至下基噜片区3个村小组的公路长度约8公里,其中1.9公里需在悬崖峭壁开凿道路,公路造价预计394万元。

昆明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有3个以上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省会城市之一,东川区、禄劝县、寻甸县3个县区是国家级贫困县,东川区是深度贫困县区。

对于乌龙镇扶贫工作分管干部李学财来说,当下最重要的工作是做好因病因灾返贫村民的帮扶工作,稳定农村劳动力就业以及即将到来的春耕生产。

“这个造价,是修普通公路的5倍。修挂壁公路需要大量炸药,大型机械用不了,风险高,难度高,造价也高。”乌蒙乡党委书记张自文说,由于岩层坚硬,原计划用40吨炸药,最后用了150吨。

2015年以来,全市坚持高位统筹,成立昆明市脱贫攻坚指挥部,确立“两出两进两对接一提升”的思路,建立健全脱贫攻坚指挥、责任、政策、投入、考核、督查六大体系,筑牢“1 13”指挥体系,构建起“2 N”政策支撑体系和“五位一体”多元投入体系,确保脱贫攻坚各项工作有序推进。

在禄劝县的乌蒙乡,背靠高山、三面临崖,如同孤岛一般存在的下基噜片区,在2018年7月修通挂壁公路后,迎来了百余年来最大的变化。如今69栋农危改房屋已全部建好入住,村民出行再也不用走危险的临崖小道。在脱贫攻坚政策的支持下,下基噜的村民们终于摆脱了“百年孤独”,迈入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

当施工队开始修建进胡家村小组的道路时,却遭到众多村民的抵制。村民的意见是路可以修,但不能占地。

扶贫模式从典型的财政补贴“输血式”救助转换到以实现“两不愁、三保障”为目的的开发式扶贫,脱贫攻坚吹响号角。

2019年,是昆明市全面巩固34.48万贫困人口脱贫成效,推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融合发展的关键之年,东川区、禄劝县将以必胜的信心和勇往直前的勇气,决战决胜脱贫摘帽,为实现全面小康努力奋斗。

为了尽快推进胡家村小组的进村道路,扶贫工作队员得知一位叫段杰的村民在昆明经商较为成功,对村民也有一定号召力,就决定由乡镇干部们带着修建公路的资料、图纸到昆明找段杰,希望他能说服村民配合修路。段杰当场表示,修路是好事,坚决支持。最终,在去年9月修通了3个村小组的公路。

打赢脱贫攻坚战,关键在党,在党的各级干部。全市建立完善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条块结合责任机制,各级党委主要负责人为脱贫攻坚第一责任人,市县乡村四级书记抓脱贫,压实县区主体责任、部门行业责任、帮扶单位社会责任、干部为民责任,展现出自上而下合力攻坚的生动局面。同时,政策向贫困地区倾斜,项目向贫困地区集中,资金向贫困地区聚集,力量向贫困地区配置。

如今,下基噜片区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胡光钱在内的绝大部分村民都盖起了新房,很多人家把面包车直接开到了家门口。胡光钱的母亲在5月突发心肌梗塞后,被亲人们及时用车沿着挂壁公路送到了乌蒙乡卫生院。由于救治及时,老人已转危为安。

条件改善

在乌蒙乡,自脱贫攻坚以来共修通7条进村公路,总里程29.9公里。在禄劝县,实施农村公路通畅工程3年以来,共建设农村公路2163公里,3年建设道路里程超过了之前10年的总和。

村容村貌发生变化

张自文说:“我们克服了各种困难,以铁一般的意志带领全乡各族人民,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达到了‘两不愁三保障’和脱贫摘帽的各项指标,贫困发生率从26%降到了现在的0.54%。通过我们的工作也充分证明了等不是办法,干才是希望,要努力奋斗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饮水、供电、通路、卫生室、通信、教育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使贫困村和公共服务全面改善,村庄整洁,村容村貌发生较大变化,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有效改善。

“党支部 ”让特色产业发展壮大

禄劝坚持抓示范、保安居,统筹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结合人居环境提升工作,聚焦“四类重点对象”,推行“五个一”模式,采取“543”工作法,统一技术规范、质量标准,突出示范引领、分类施策,严格安全管理、质量监理,完成农村危房改造64470户,全面消除农村危房。

“我们搞脱贫攻坚,最先做的就是‘挖资源、引市场’。先看我们有什么特色产业可以深入开发,自己再先行先试,引导企业投资建厂,带动上游产业发展。”禄劝县汤郎乡党委书记喻光宇说。

东川明确目标任务、时间表,把农村危房改造当作“民心工程、德政工程”来抓,领导包村,干部驻村包组,村干部包户,责任落实到人,确保工程保质、保量、保进度完成。区、乡、村干部和驻村队员放弃周末和节假日休息时间,从贫困户的识别、“四类”对象的清理,再到扶贫政策实施,每一件都严格细致落实。

汤郎乡毗邻金沙江,立体气候明显,与茅台酒产地茅台镇有着相似的气候、地貌条件。长期以来,本地农户自酿的高粱酒小有名气,但规模小、产业化程度低。

搬出大山,搬掉贫困,搬来发展。东川引入EPC模式,在城区起嘎、对门山两个大型安置点主要采取高层建筑及抗震9 1防设的模式。出台《东川区易地扶贫搬迁进城集中安置工作实施方案》,从产业、就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12个方面明确搬迁过程中及后期的具体措施,确保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增强搬迁安置点内循环,在安置点配套扶贫农贸市场、商铺等资产,产生的全部收益用于补贴搬迁的群众;安置点及周边开发出760多个就业岗位,优先安置搬迁群众。

在脱贫攻坚历程中,汤郎乡党委、政府在确定因地制宜发展高粱酒产业后,曾到贵州茅台镇考察,从茅台镇引进高粱品种进行种植。在云南省没有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的情况下,乡镇府主动投资400多万元自建酒厂,试产酱香型白酒。

因地制宜

2017年,在自建酒厂酿造出的白酒的品质得到茅台镇酒企认可后,云南郎之汤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立并入驻汤郎乡,投资4610.98万元,规划建设高粱酒生产基地、高粱种植基地,采取“党支部 企业 合作社 贫困户”模式发展,实现企业盈利、村集体有收益、贫困户有增收产业。

帮扶措施更加精准

企业承诺优先使用当地劳动力,零工每人每天100元-120元,普通长工每人每月收入2500元-3500元。汤郎村委会村民李明军介绍,以前自家以种玉米为主,年收入仅6000元-8000元。现在到酒厂上班,每月工资3500元,夫妻俩每月就能收入7000元。此外,还可利用业余时间种植高粱,去年自家高粱卖给酒厂收入达两万元。

产业是脱贫的关键之一,也是振兴乡村的重要手段。

2017年汤郎乡将803户建档立卡户的729.50万元产业发展资金按照10%的收益比例,全部入股到云南郎之汤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入股期限3年。2018年实现全乡803户贫困户固定收入72.95万元,9个村委会村集体经济合计增加9万元,每个村1万元。

在保障增收上,禄劝坚持抓产业、增就业,始终把发展产业、促进就业作为稳定脱贫、持续发展的强力支撑和根本之策。

同时,辐射带动四个村委会农户种植高粱。2018年汤郎乡645户农户种植高粱3122亩,其中建档立卡户251户,种植高粱1154.5亩。2018年农户向企业交售400多吨高粱,带动农户增收200余万元。

发展传统产业稳增收,打造特色产业强带动,整合产业资金6.66亿元,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成立新型农民协会,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全力打造“八大重点特色产业”,形成了“百万亩经济林果、十万亩中药材、万亩特色水果、万亩高粱、万亩西柚”规模化发展,建立了以高端水果、生态畜禽、优质坚果、特色中草药为支撑的绿色产业体系,打造了“郎之汤”酒业、“蓝梦露”葡萄、“金土地”西柚、“无量谷”三七、“云龙牌”板栗等特色扶贫产业。

而在禄劝县九龙镇,“党支部 企业 基地 农户”的模式,既让农业产业发展走上快车道,更助农户增收致富。

东川实施“5 3”产业到户扶贫增收计划,实现零产业村组“清零”目标。

九龙镇党委政府立足全镇现有产业基础、资源禀赋,着力打造马铃薯、蔬菜、中草药产业及撒坝猪、乌骨鸡等养殖产业、特色林经济产业六大产业板块。

“村有产业”,129个贫困村确定以冬早蔬菜、经济林果、稻田养鱼、优质马铃薯、中药材等为主的脱贫产业;“村有带动主体”,全区有省市龙头企业26家,成立致富带头人协会、中药材协会和核桃种植协会;“村集体经济有经营性收入”,129个贫困村村集体经济均实现有2万元以上经营性收益。“贫困户有增收项目”,结合就业或发展经济林果、稻田养鱼、优质马铃薯等方面,实现了有1至2项增收项目;“贫困户有劳动能力要参加技能培训”,针对缺技术致贫的贫困户进行2次以上实用技术和技能培训全覆盖;“贫困户与新型经营主体间均建立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贫困户按每户3000元的产业扶持资金,与128个新型经营主体建立3年以上的利益联结分成机制。

至2018年,全镇建成中药材种植基地10个。投资1.5亿元,建成全省单体最大的三七种植基地1个,面积6018.6亩;建成撒坝猪养殖基地12个、乌骨鸡养殖基地2个、黑山羊养殖基地2个,全镇已建成18个村级重点合作社、19个致富带头人帮扶协会。

扶贫扶志

教务营村委会农户郑当伦介绍,自家8亩土地流转给昆明产投公司后,每亩每年收入750元。自己和女儿又在企业中管护三七,每月工资3750元。因此,每年地租和工资收入共51000元,比以前种玉米、土豆几千元的收入高太多。

激发群众内生动力

为拓宽产业扶贫领域,九龙镇联合昆明产投公司引入车厘子示范园项目,在教务营村共租赁65亩土地进行种植。截至目前,累计投入资金近1600万元。成功带动当地劳务用工近5万人次。所种植车厘子也于今年4月上市,市场反响较好。

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

教务营村党总支书记李晓云介绍,自2016年以来,教务营村共种植三七2680亩。目前村集体又与昆明产投公司续签了20年合同,待三七采收后,土地将转入种植青储玉米,建立可养殖300头—400头牛的养牛场,持续巩固产业发展成效。

东川坚持扶贫与扶智扶志相结合,深入开展“两学三比”“三讲三评三诚信”活动,扎实开展“自强、诚信、感恩”专题实践活动,引导贫困群众摒弃“等、靠、要”思想,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创造美好生活。

目前,禄劝县九龙镇产业扶贫基地已初步形成产业集群,做到变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在带动全镇4万余名贫困农民增收脱贫的同时,又助力企业转型多元发展,最终实现精准扶贫、互利共赢。

禄劝严格落实控辍保学“双线十人制”“动态归零督导制”,全域推进农村中小学“全面改薄”和标准化建设工程,建立教育扶贫基金,实行农村高中阶段和职业中学学生“三免一补”“两免一补”教育扶贫政策,开展贫困学生资助救助,保障农村18岁以下学生“有学上”;积极引入、充分利用优质教育资源,实行名师名校网络教学,“音乐教育扶贫”成果享誉全国,教学质量稳步提升。 记者张星宇报道

“扶贫车间”带来“双赢”

修通公路,完善基础设施;建立合作社,发展农业产业的举措,惠及了绝大部分贫困户,也为他们脱贫致富打下坚实基础,但针对残疾人的脱贫问题,以上方法难以奏效。为解决残疾人脱贫问题,禄劝县并未单一地采用低保、救济等政策来“兜底”,而是有针对性地建立了“扶贫车间”,让残疾人更有尊严地谋生,让留守妇女通过双手来创造更大价值。

今年42岁的李来是禄劝县屏山街道的一位残疾人,因患小儿麻痹,长期以来都无法参与正常的农业生产。他的父母去世后,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找不到工作、干不了农活的他为谋生计,一度外出乞讨。

禄劝县为顺应县内贫困残疾人就业需求、增加贫困户务工收入,于2017年9月引进外省企业,投资1600余万元成立了禄劝奇诺威肠衣有限公司。为吸纳残疾人就业,企业依据残疾人生理特征,建起了轻体力、低强度的“扶贫车间”。

禄劝县残联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联系了李来。最终李来成为第一批进入该企业工作的残疾人,并享受企业免费提供吃住的福利。同时,当地政府免费为李来建起了52平方米的新房,省残联给他购买了助残车,解决了他的出行问题。

李来被分配至加工肠衣的岗位后,起初他每天只能加工3桶肠衣,现在他能加工到8桶,今年4月收入2080元。对于现在的生活,李来非常感慨:“以前的日子没有一点尊严,现在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对未来也有了信心。”

禄劝奇诺威肠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石勇军介绍,公司现有员工234人,其中贫困户127人、残疾人83人。截至目前,公司已累计实现就业523人次,月工资1800元-6300元不等,为群众累计增收600余万元。公司先后被评为禄劝县残疾人扶贫示范基地、市级残疾人扶贫就业示范基地、省级残疾人扶贫就业示范基地。

在禄劝县转龙镇,还有另一个针对留守妇女而建立的“扶贫车间”。这是云南星祥服饰有限公司规模为150台缝纫机的加工基地,150名留守妇女在这里变成了产业工人。

“我有两个孩子和几个老人要照顾,不可能出去打工。现在进了服装厂,每个月拿到手2000多元还能管到孩子,要比去外面打工好。”来自转龙镇烂泥塘村的赵秀芬说,她从去年10月来到厂里工作,希望随着“扶贫车间”的扩大,今后在家里就能给企业加工衣服。

企业负责人熊海元介绍:“企业在转龙镇建立‘扶贫车间’后,已完成技能培训

350余人次,有10位贫困户在车间上班,实现本厂务工建档立卡贫困户户均年增收5000元的目标。随着企业生产的扩大,还将建立有25台缝纫机的小车间,在农户家设立作坊,在脱贫攻坚中践行企业的社会责任。”

在禄劝县,创新性“送岗上门、就近就业”的车间扶贫就业模式,让农民变身产业工人的同时,实现了“顾家、务农、打工”三不误,真正实现了“扶贫车间”进村、贫困群众进厂、企业和民众互利双赢的目标。

记者手记

脱贫下苦功 山乡得巨变

禄劝县是昆明市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也是我采访最多的一个县。

去年冬天,我从一条反映乌蒙乡脱贫攻坚成果的消息里看到了三句修通下基噜公路的内容,其中一句是“在万丈悬崖上,用铁一般的意志凿出了一条致富路。”这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就去采访。

修通下基噜挂壁公路的过程中,有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扶贫干部和修路职工们为建设公路冒着巨大的安全风险。而让我没有料到的是,修建下基噜挂壁公路的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并不是人与自然的对抗,而是人与人之间观念的冲突。

即便是在最艰险的路段,工人需要吊着安全绳施工,工程也没有停工过。但因为扶贫干部与村民对“修路占地损失大,还是不修路不占地损失大”产生争论,使工程一度陷于停工状态。为了践行不丢下一个民族兄弟,如期实现禄劝县脱贫出列的承诺,扶贫干部们顶着被人骂、被人恨,以及不被理解的压力,驱车300公里找人沟通“求理解”,就每个难点反复多次做工作,真诚、无私的态度最终打动当事人,化解了一个又一个矛盾。

在稿件刊发一个半月后,我看到下基噜大片的土坯房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钢筋混凝土房屋。两个高约一米的红五星被群众自发地竖立到房顶和大门上方,就是对扶贫干部们发自内心地支持和认同。在这次采访中,就连最反对修路的普大妈,如今也在夸赞党的政策好,让她住上新房,出门坐车就能到昆明。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星闪耀禄劝脱贫路,初三便到了驻村工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