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绿皮,高铁时代

2019-07-21 23:16 来源:未知

3777.com 1

新华社成都2月2日电 题:高铁时代“慢火车”春运见闻

新华社长春2月19日电春运时节,清晨5点,零下24摄氏度,吉林市火车站。列车长菅福林又将踏上一次征途,他所值乘的4343/4344次列车安静地停在一旁,班组列队整齐。这列绿皮“小慢车”穿行在吉林市到图们市的长白山区间,是许多居民赖以出行的交通工具。

6272次列车员兼锅炉工田志利推着小车为乘客送开水。新华社记者王建摄

新华社记者江毅、王建、张斌

火车头牵引着6辆绿皮硬座车厢,以最快80千米/小时的速度,钻山越水,见站就停。从1963年开行至今。成人最低票价2元,全程也不过30.5元。

新华社哈尔滨2月16日电途经22个站点,每站必停;全程410公里,运行10多个小时;20多年票价未变,最便宜1元,最贵25.5元;乘客多是林区职工,外出交通的首选……近日,记者体验了开往小兴安岭深处的6272次绿皮“慢火车”,深切地感受到“变的是时间,不变的是温情”。

在快速迈进高铁时代的今天,中国仍有81趟绿皮火车坚持运行。铁轨穿越高铁和汽车难以覆盖的偏远山区,为沿线群众带去了脱贫奔小康、民族进步的希望。

检票、补票、烧锅炉,不时疏通一下被冻住的洗手间,帮着旅客拿大包小裹,这是菅福林和同事们的日常工作,春运时候,更加辛苦忙碌。

6272次列车从佳木斯开往伊春乌伊岭区,已运行40多年。乌伊岭区位于小兴安岭的顶峰,冬季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摄氏度。“多烧点,暖和,5个车厢的锅炉都是我负责。”6272次列车还是锅炉取暖,46岁的锅炉工田志利是个老列车员。

偏远山区不可或缺的生命线

从头到尾跑一趟,至少要烧300公斤煤炭,菅福林和列车员们要挥锨几百次。烧锅炉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水温太高压力大了容易坏,水温太低又不暖和,添煤太少不够烧,太多又容易闷住火。每隔一会儿还得用手使劲儿摇一摇炉把,不让煤灰堵炉盘。

“20多年前我开始当列车员时,就是从锅炉工做起,如今又捡回来了。”田志利调到6272次列车班务组才两个多月,他用小铁锹一边添煤,一边掏下面的炉渣。

6272次列车晚上9点多到达小兴安岭的最高峰乌伊岭时,窗外已是零下30多摄氏度。46岁的锅炉工田志利用小铁锹一边添煤,一边掏下面的炉渣。为了保持车厢里的温度,让旅客有热水喝,老田一直都不能休息:“锅炉一刻也不能停,不然乘客会冷得受不了。”

上车人多、下车人多,对别的列车来说,归乡客流是主要压力,而对这列“小慢车”来说,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年货”。“村民们进城采购,大包小裹特别多,我们帮着拿上拿下。”菅福林笑着说,“既是列车员,还是搬运工。”

火车上烧锅炉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技巧。田志利说,冬季林区较为严寒,为了保持车内温度,烧锅炉必须做到勤循环、勤检查、勤添煤、勤清理。加煤每次最好加3至6铁锹,添多了不但浪费煤,车厢内的温度也升不上来,乘客就会感觉到冷。

对于小兴安岭深处大山的100多万林区职工而言,这趟开行了40多年的“慢火车”是他们通往山外的交通首选。56岁的林场职工张文涛说:“冬天里肯定火车更安全,全程410公里票价最高才25.5元,这趟车被大家叫作‘咱们家的车’。”

一趟趟在车厢里巡视,在客流小的时候突击搞一下车厢卫生,在客流大的时候叮嘱安全。绿皮车虽慢,车厢里却是井井有条。

在取暖锅炉对面是个烧水炉,田志利也不时添煤。水烧开后,他用小车推着两个接满开水的大铁桶。“有需要喝开水的拿出来杯子,随时招呼我,我给大家倒水……”车厢过道里,田志利推着小车,不停地给旅客倒开水。

远在西南四川大凉山普雄至攀枝花的5633次“慢火车”,天刚蒙蒙亮,肩挑手提的彝族群众就三三两两地上了车。列车驶出了两三个站后,车厢里已是摩肩接踵,连接处堆满了大包小包的货物。

火车走走停停,载着沿线群众的幸福。春运时节,车厢里更是年味十足。56岁的田昌申住在蛟河市小姑家村,进出山坐火车是他的首选,坐火车到蛟河的车票3元,如果雇车出行,最低也得40元。

3777.com 2

54岁的衣火五沙坐这趟车已经20多年了:“对沿途彝族老百姓来说,如果没了这趟慢火车,那我们根本活不下去。多少年了,沿途彝族婚丧嫁娶、上学、出门、跑买卖都靠它。”

每到春节,田昌申就会更加忙碌,他和妻子要赶在年三十前,坐火车到周边城市贩卖自己制作的粘豆包。1斤豆包4元,坐火车出一次山能带150斤,去掉车票还能剩下580多元。“过年包了800斤,能赚3000多元。”田昌申说。

汤旺河林业局克林林场职工张文涛乘坐6272次列车。 新华社记者王建摄

列车长裴波告诉记者:“这趟慢火车已经开行了近半个世纪,全程353公里,票价从2元到25.5元。列车长期满员,每天乘客在1500人左右,95%是彝族。”

“小慢车”和沿线群众融为一体,不仅是必备的交通工具,更成为生活中的符号。“儿子坐这趟车上大学,姑娘坐这趟车出嫁,如今我坐着这趟车去看孩子。”田昌申说。

“马上到香兰站了,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在香兰站,56岁的张文涛背着大包小包上了车,上车后他马上脱了羽绒服。张文涛是汤旺河林业局克林林场的职工,常年在外打工。

集贸市场搬进了火车车厢

上了火车就等于回到了家,看见列车员就像看见家人。小孩儿独自乘车,大人和乘务员打个招呼,一路上安全放心。来不及买票的,先上车后补票也来得及。

“这趟列车是服务林区职工出行的便民车,我经常坐,车票价格便宜,对老百姓来说特别实惠,特别受林区职工的欢迎。”张文涛说,林区交通不便,6272次列车成为林区职工出行的首选。

3777.com,穿过途经秦巴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8361次列车,绿色车身上“乡村集贸市场”的字样格外醒目。这个“集市”一侧是放置背篓及大件物品的置物区,另一侧是农产品区,厚厚的不锈钢台面擦得铮亮。集市两端还有信息板,乘客有买卖需求都可免费留言。

让菅福林和列车员们印象最深的一次,一个小站上呼啦啦上来几十人,仔细一问,原来都是一家子来送亲,新娘穿着红艳艳的婚服掩隐在亲友中,显得有些羞涩。“火车就是咱送亲的婚车。”有亲戚一边笑一边大声说,给列车员发喜糖。

张文涛的工友刘金龙在一旁说,这趟穿行于小兴安岭深处的火车,被林区职工亲切地称为“铁路公交车”“咱们家的车”。据6272次列车长赵明伟介绍,到了秋天,林区职工采的木耳、蘑菇等山特产品,通过这趟列车卖到外面,极大方便了林区职工出行。

家住陕西省汉中市勉县武侯镇李家河村的田世贵上车后,直接走到“集贸市场”打开背篓,里面是用蛇皮袋分装好的黄豆、小麦、花生、核桃,马上就有乘客上来问价。“今天肯定能卖不少,车上卖完了就不用去赶场了。”老田高兴地说。

绿皮车是列“赔钱车”,却是一列民生车。2016年,这趟车运送了64万人次山里的旅客,票款收了不到24万元,开支却超过了60万元。

晚上9点28分,6272次列车抵达终点乌伊岭区,室外零下20多摄氏度。其他列车员都去公寓休息了,田志利还要继续留在车厢里。“冬季外面太冷,到站后也不能停烧,否则列车的管道容易冻坏,第二天车内太冷,乘客也受不了。”夜间每过一段时间,田志利都要去查看锅炉,确保第二天早上五点半乘客一上车,就能暖和。

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客运处处长王建林说,这趟单程运行117公里的列车连续14年向普通旅客开放,票价最低1元、全程7.5元,被沿线山区群众亲切地称为“幸福乡村号”。

有一段时间,沿线群众中流传着一则消息:“小慢车”亏本运行,可能要停运了。“大家都来问,我们就耐心答。”菅福林说,“咋能停运呢?为了方便山区百姓,这车不会停运。”

记者从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其管辖内的黑龙江和内蒙古东部地区共开行公益性“慢火车”23对,年运送旅客700万人次左右,为偏远地区群众的出行带来了暖暖温情。

“现在国家大力号召消费扶贫,我们今后也将尝试把沿线农副产品的出售信息张贴在车站大厅等地方,借助火车客流量大的特点,帮助沿线老乡脱贫奔小康。”汉中车务段党委副书记陆明说。

3777.com 3

铁轨响动民族进步的声音

列车员兼锅炉工田志利在6272次列车上工作。 新华社记者王建摄

大凉山解放后从奴隶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一步跨千年。“慢火车”穿过大凉山腹地,给沿线彝族群众带去了思想观念的转变。

记者在车上看到15岁的凉山州喜德县小姑娘阿牛乌呷时,她正低头戴着耳机用手机学英语。“重庆火锅好吃,我将来想考重庆大学。”听到记者的问题,小姑娘天真地说,“家里三姐妹都在上学,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考的大学,爸爸妈妈在上海建筑工地打工,都很支持我们读书。”

在铁路线旁边住了20年土坯房的吉克瓦则,今年3月就要搬进60平方米的移民安置新房。与记者两年前采访时相比,吉克瓦则家多养了4头猪,儿子今年也要中专毕业了。

“正是靠着门前这条铁路,让父亲能赚钱送我们姐弟读书,我们比上一辈有了更好的机会。”在幼儿园当代课老师的女儿吉克阿呷说。

“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5633次列车经停的沙马拉达车站站长王志刚感慨地说,“过去彝族习惯几乎不让女孩上学,如今铁路沿线家家户户都争着送娃娃坐这趟慢火车去条件更好的地方读书。随着脱贫攻坚的加快,以前车里喝酒打架等不文明行为也越来越少。”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内,转载请注明出处:春运绿皮,高铁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