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做中国人,这事重挫

2019-10-01 06:25 来源:未知

纪政声称,大部分台湾乡亲可能不知道,自1960年罗马开始,到1964年东京、1968年墨西哥,她曾参加过3届奥运会,都是以“台湾”名义参赛,但1984年起,却只能以“中华台北”参加,这是“矮化”。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20日报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活动于1月起跑,3月通过“中选会”第一阶段联署,5月11日起正式启动第二阶段联署,主要参与者包括“台湾教授协会”等本土社团及“台独”团体。陈英钤20日受访时称,洛桑国际奥委会应该是得知台湾有团体发起“正名公投”,才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改名,但公文上未“明示”是因为公投案,“体育署”已特别行文提醒“中选会”。

摘要: 25日下午,国台办网站挂出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则消息是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针对2019年东亚青运会被取消一事进行的评论和回应。25日下午,国台办网站挂出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则消息是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针对2019年东亚青运会被取消一事进行的评论和回应。东亚青运会是首次举办,原定于2019年在台中市举行,但去年以来,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和 “台独” 分子,在民进党当局的纵容下推动所谓 “东京奥运正名公投”,直接导致东亚青运会被取消。在国台办25日发布的评论中,还提及,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和“台独”分子公然挑战“奥运模式”,使台中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和政治干扰。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国台办发言人的评论并不是出现在惯常的每半月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而是通过发布文章的形式对此事回应,该事件的重要程度可见一斑。那么,国台办发言人的这则回应到底释放了哪些信息?6票反对台中继续举办,日本投弃权票乍一听东亚青运会,给人的感觉是这个体育赛事名气并不大,甚至是第一次听说,事实上,东亚青运会诞生至今也只有几年时间,它的前身是“东亚运动会”。2013年在天津举行的第6届东亚运动会是最后一届。此后,东亚运动会被改为东亚青年运动会,每4年举办一届,参赛运动员的年龄原则上在14至18岁之间。东亚奥协秘书长宋鲁增此前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2014年,为支持台湾地区奥林匹克和体育运动发展,东亚奥协将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主办权授予台中市。据悉,这次东亚青运会被取消的决定是24日作出的,当天东亚奥协在北京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并通过投票方式决定台中是否能够继续举办此次东亚青运会。据报道,参加投票的一共有8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其中只有中华台北奥委会投了反对票,即反对取消台中的举办资格,日本奥委会投了弃权票,其他6个奥委会都投了赞成票(赞成取消)。这次东亚青运会缘何被取消国台办还提及了“2020年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一事。事实上,此事核心是把奥运会上“中华台北队”改为“台湾队”。海外网此前报道,“正名”行动发起人之一、“李登辉民主协会理事长”张灿鍙今年2月5日声称:“正名不仅符合奥林匹克主义的精神,更有多国前例可依循,更是一度希望‘公投’2018年底顺利通过,让台湾以后参与奥运、国际赛事能用台湾,不要再使用‘中华台北’名称”。此后,台中市议会民进党团在5月10日,举办由纪政、蔡明宪等“独派”发起的所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提案连署行动”记者会,而纪政也是台中市东亚青运筹备委员会荣誉总顾问。针对东亚青运会被取消,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25日指出,台中市对这次运动会的承办权得而复失,原因是十分清楚的。根源在于民进党当局为了一己政治私利,罔顾台湾运动员、体育界以及广大台湾同胞的利益,不顾我们的一再提醒,执意纵容放任所谓“正名公投”对“奥运模式”发起挑衅。对东亚奥协决定取消台中市东亚青年运动会,民进党当局和推动所谓“公投”的“台独”势力难逃其咎。安峰山(资料图)就在前一天,24日东亚奥协秘书长宋鲁增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强调,去年以来,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在岛内发起了所谓“东京奥运会正名公投”活动,公然挑战“奥运模式”,国际奥委会已明确表示,不会考虑批准对中华台北奥委会现有名称做任何修改。即便如此,台湾部分势力仍不收敛,继续推进所谓“公投”。东亚奥协理事会对上述情况进行了研究,依据章程,就取消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进行了表决并作出了上述决定。台独挑衅的“奥运模式”是什么?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台办安峰山针对东亚青运会取消一事的回应里4次提及“奥运模式”一词,而东亚奥协方面人士受访时也提到了台湾政治势力公然挑战“奥运模式”。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奥运模式”一词的出现还要从上世纪中期,中国政府开始参加国际体育赛事说起。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参加了赫尔辛基举办的十五届奥运会,1956年,又准备参加墨尔本举办的十六届奥运会,台湾代表团捷足先登,大陆方面要求奥委会驱除台方代表,未被接受,于是拒绝参会。1958年8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断绝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并退出了15个单项国际体育组织。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此后,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体育事业的发展,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终于在1979年10月25日举行的名古屋会议上,以62票赞成、17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了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奥委会席位,台湾在改旗、改徽、改歌的前提下,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保留会籍。这个决议表明,国际奥委会承认了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事实,又使台湾地区与中国大陆的中国运动员都能参加奥运会。1981年,国际奥委会与台北奥委会在洛桑正式签署协议,台北奥委会正式改称“中华台北奥委会”,会旗为“梅花五环旗”,会歌则借用一首称颂中国国土的老歌。这就是台湾参加奥运会的规定,即“奥运模式”。中国台北or中华台北?台湾参加国际赛事,如奥运会、世界杯预选赛等,所用名称是“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也就是所说的“奥运模式”,事实上,英文的表述不是争议点,争议的地方在于中文翻译。关于这一翻译,1988年12月,在维也纳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和各国奥委会大会期间,国际奥委会台北名誉委员徐亨和委员吴经国向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何振梁提出,希望私下谈一谈来北京参加十一届亚运会的问题。何振梁和中国奥委会副秘书长屠铭德在下榻的宾馆房间里与他们进行了会晤。双方就“Chniese Taipei”的中文译法问题进行了磋商。台湾方面希望能译成“中华台北”,以回避“中国台北”的译法,却又说不出“中华台北”和“中国台北”的区别。何振梁(资料图)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前,Chinese Taipei如何翻译也曾被提起,在2008年7月下旬,时任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杨毅曾就台湾参加奥运名称问题,向驻北京台湾媒体做说明。国台办发言人当时说,1979年,国际奥委会通过“名古屋决议”,恢复中国奥委会在国际奥委会的权利,同时大陆将“Chinese Taipei”翻译为“中国台北”。1981年,台湾接受“名古屋决议”,并将“Chinese Taipei”翻译为“中华台北”。当时,国台办发言人表示,在北京奥运会奥运场馆内,只要与台湾队伍有关的名称,大会一律称为“中华台北”。这也被认为是大陆方面对台湾释放的善意。然而,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上台后始终未认同“九二共识”,中国大陆媒体此后将“中华台北”改回“中国台北”。2017年乒乓球亚锦赛期间,央视直播比赛时,电视屏幕右下角的标示也从“中华台北”改成“中国台北”。2017年发布的《新华社新闻报道中的禁用词和慎用词(2016年7月修订)》中指出,对不属于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和民间性的囯际经贸、文化、体育组织中的台湾团组机构,不能以“台湾”或“台北”称之,而应称其为“中国台北”“中囯台湾”。若特殊情况下使用“中华台北”,需事先请示外交部和国台办。值得一提的是,在涉台的标注方面,一些外国公司“小动作”不断,先是“万豪事件”,此后,一些外国航空公司在这方面也出现了问题。今年4月,中国民航局致函多家外国航空公司,其中包括多家美国的航空公司,要求这些公司改变其网站上涉及台湾、香港、澳门地区的标注,不得列为“国家”。7月25日,也就是今天是更名最后期限。据参考消息网报道,截至目前,44家航空公司已全部对官网涉台名称作出修改。绝大多数航空公司在目的地列表中标注“中国台湾”。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则在最后一天陆续更改涉台标注,不过只是改用城市名称进行标注,在机场名称后面删除“台湾”。就在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针对此事表示:“中方已就该问题多次表明立场。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事实表明,想在台湾问题上做文章,突破“一中”底线,是永远行不通的

  东亚奥协是当天在北京举行的会议上通过投票做出上述决定的,参加投票的一共有8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其中只有台湾的中华台北奥委会投了反对票,日本奥委会投了弃权票,其他6个奥委会都投了赞成票。

“独派”推“正名公投”,奥委会早已拒绝

“台湾正名参与2020东京奥运公投”虽然已启动第二阶段联署,但“中选会主委”陈英钤20日接受采访时透露,洛桑国际奥委会特别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

  民进党2016年重新上台以来,采取了一系列破坏两岸合作、挑动对立的行动,迫使大陆对其开展反制。两岸力量对比已经非常悬殊,台当局选择与大陆的对抗路线无异于走进政治上的死胡同,台当局和激进“台独”势力的种种表演只相当于茶杯里的风暴,他们的自娱自乐注定要一步步变成自讨苦吃。

而如今,台湾“独派”团体发起“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发起人却是曾说要“永远做中国人”的田坛传奇。

1981年,国际奥委会与台北奥委会在洛桑正式签署协议,台北奥委会正式改称“中华台北奥委会”,会旗为“梅花五环旗”,会歌则借用一首称颂中国国土的老歌。这就是台湾参加奥运会的规定,即“奥运模式”。一些团体推动“公投”是企图把“中华台北队”改名为“台湾队”。台湾《旺报》曾就此评论称,“改名”可能变调为统“独”争议甚至两岸冲突,违反两岸一中原则,何况台湾难以片面决定改变队伍的名称,反而使体育能量被遮蔽。《中国时报》还以“跳梁小丑、潢池弄兵”形容“独派”团体所为,“这种公投不值钱,就免了吧!”大陆国台办此前回应称,国际奥委会对于台湾参与奥运会有明确规定,任何企图改名的政治图谋,注定是一场不可能得逞的闹剧。

  台当局指责北京“用政治干预体育”,但真正这样做的恰是台湾激进势力,台当局在这当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东亚奥协星期二的决定恰是对来自台湾方向政治干预体育企图的回敬。

然而,稍微还原一下当时的历史语境,就会发现,纪政所谓的“历史证据”,完完全全是相反的例子。

  东亚奥协再次表明了国际社会的严正态度,那就是以“中华台北”名称为标志的奥委会模式不容挑战。事实上,洛桑国际奥委会已正式表示不接受将“中华台北”改名,大陆方面也对台湾的所谓“正名”运动提出警告。台湾一些势力不收手,继续一意孤行,现在证明他们就是在往南墙上撞,头破血流是他们应得的教训。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观点,提供了一种视角。石之瑜在2008年曾提出,倘若不了解纪政,就不可能充分了解“台独”。

  东亚奥协星期二决定取消台中市主办东亚青年运动会,台湾当局通过多个管道发声以示抗议,宣称这是“公然且手段粗暴地以政治干预体育”。

也就是说,即使是该“公投案”获得通过,到2020年东京奥运举行时,台湾地区的参赛队伍仍需乖乖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如果执意使用“台湾”,将被拒之门外。

  大陆社会本来没有与台湾过不去的意思,2014年台湾之所以能获得东亚青年运动会的主办权,也是当时两岸关系和缓时大陆帮着促成的。台湾的未来系于两岸统一,其继续发展至少要以承认一中和不搞两岸对抗为前提。不能不说,与大陆对抗实为台湾社会的不可承受之重。

js金沙游戏3983 1

js金沙游戏3983 2台中市申办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海报 来源:台中市体育处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13日曾在记者会上表示,日前国际奥委会已就台湾推动所谓“奥运正名公投”予以了严正警告。民进党当局不思悔改,继续煽动民粹,操弄公投,蓄意挑衅一个中国原则,肆意破坏两岸关系和平稳定。这种玩火行为,必将自食恶果,进一步损害台湾同胞的利益。

js金沙游戏3983 3台中市政府迎接东亚青年运动会,已投入6亿多新台币。

所以,纪政所说的以“台湾”的名义参赛,实际上是被迫的,所以铭牌上都加上了“抗议中”的字样。在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他们在通过主席台时,还曾一度停下,领队从口袋中拿出“抗议”的布条。

  台湾使用“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奥运会,这是1981年国际奥委会与台北奥委会正式签署的协议,该协议成功绕开了两岸政治争议,解决了台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系列赛事的资格问题。但是民进党这一轮上台后,岛内“台独”势力猖獗,妄图把政治带进奥运会,利用奥运给“台独”背书,使首届东亚青运会的举行面临风险。

据香港“中评社”消息,台当局“监察院”22日举行“国际奥林匹克精神的坚持座谈会”,被称是“为台湾正名公投”造势。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压倒性投票结果,是因为这一取消动议完全符合奥林匹克精神。台湾一些势力从今年初开始推动“2020年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要求届时台湾代表团以“台湾”、而不是以国际奥委会规定的“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东京奥运会。执政的民进党对此“奥运正名”公投活动给予了事实上的支持。东亚奥协取消台中市主办东亚青年运动会,就是针对这一动向的。

js金沙游戏3983,“不了解纪政,就不了解台独”

  台中市2014年获得首届东亚青年运动会的主办权,该市表示已经为筹办东亚青运会投入6亿多新台币,运动会原定明年举行,现在取消对该市显然会造成一些损失。但这个“锅”要记到台湾推动“奥运正名”公投势力的头上,而不能怪任何岛外的力量。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所谓“正名公投”的发起人,是上世纪60年代名震世界田坛的“东方羚羊”纪政。

  这不是中国大陆一方的决定,6个奥委会同时投赞成票,连日本奥委会也没有投反对票,而是以弃权的方式不置可否,充分反映了该决定是东亚社会的共同意志。政治必须远离体育,即使有谁想要搞“台独”,也不要在这个地方折腾。

纪政在台“监察院”举办的座谈会上,鼓吹为“正名运动”投票

js金沙游戏3983 4台湾使用“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奥运会。图为该队持旗参加2016年巴西奥运。

这不是纪政第一次提出“正名”要求,2008年因中华台北队在北京奥运入场次序采取“中”字,而非“台”字,纪政就曾主张退出奥运开幕仪式,当时让两岸大跌眼镜。

  原标题:昨天,“台独”已经被气炸了

纪政在会上称,28万联署书才能达门槛,为保险起见希望能有35万到40万份,目标是7月底要收集完成,最后将此案送入11月24日和“大选”捆绑的“公投”,但现在联署书数量连目标的一半都不到

“我的皮肤是中国人的,眼睛是中国人的,我全身无处不是中国人的,我要永远做中国人,为国争光。”

1970年,纪政在美国波特兰6次打破或平了以下世界纪录:100码,10秒,破世界纪录;220码,22秒7、22秒6,破世界纪录;100米栏,12秒8,平世界纪录。

11月份,国际奥委会在总部瑞士洛桑宣布,经过国际奥委会全体委员通讯表决,以62票赞成,17票反对,通过了执委会在名古屋会议的有关中国代表权的决议。

1970年代,中国大陆重返奥运舞台。1979年10月,在名古屋召开的国际奥委会会议,提出了史称“奥运模式”的“名古屋决议”。而在名古屋,纪政与沈君山、杨传广一道,当时是“中国会籍危机处理协会小组”成员,而不是“台湾会籍”。

1960、1964和1968年三届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均不允许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参赛,只允许以“台湾”或“福尔摩沙”的名义。

js金沙游戏3983 5

js金沙游戏3983 6

然而,即使所谓的联署能达到门槛,台当局也早知道,这个所谓的“正名运动”,不过是黄粱一梦。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台“中选会主委”陈英钤20日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时承认,洛桑奥委会在5月3日时特别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

而今,纪政却“错改”历史,宣称,“我们的国家就以台湾为名字”,2020东京奥运会要让台湾以“台湾”名义参加,不要再用“中华台北”这个不三不四的名义,“当时是争一时,只好委曲求全。”

同年在慕尼黑举行的国际比赛中,她又打破了200米跨栏比赛的世界纪录。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这在世界女子田径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而此前,她还以“希望基金会”董事长身份发起“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为北京申奥造势。

她当时表示,身为运动员的炎黄子孙,她终于盼到奥运圣火可以在中国人的土地上点燃的一天。

据中新网,就在十多年前,2001年,纪政在旅馆收看莫斯科现场转播,得知北京申奥成功后,立即打电话向大陆长跑团团长车向东道贺。

1970年,世界女子田径共创7项世界纪录,纪政独占5项。

从1964年到1970年,纪政共44次创亚洲纪录,获得“东方羚羊”、“世界女飞人”、“短跑女王”等名号,国际体育新闻界更把1970年称为“纪政年”。

台湾“中国时报”专栏作者郑大为认为,“基本上纪政就是个没有立场,只知道政治正确而不懂政治道理的人”。郑大为称,像这个“公投”其实一点意义也没,要改“中国台北”为“台湾”重新入奥,那根本不要“公投”,只要向蔡英文当局答应,马上就可以做。民进党什么事都敢,这事本来就无关紧要,也不会有太多人反对,因为不管是“公投”过了还是政府行为,都不会有任何作用,还是那句老话,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算你成立个“台湾会籍危机处理小组”,结果也是没用。

而时间回到2018年,“永远的中国人”却变了。

1981年,台湾地区相关部门无计可施后,不得不向国际奥委会妥协。台当局与国际奥委会在在瑞士洛桑签订协议,并发表联合声明,名称定案为“中华台北奥委会”,所送审的梅花旗也通过核准,两年后的1983年又递交了会歌方案。

他指出,“中华台北”在称呼上的小小争议,让台湾人情绪起伏,可以从纪政身上得到印证。只要大陆不赞成中华台北,那争取中华台北就有助于宣泄“台独”的情感;假如争得了中华台北,那就必须靠反对以“中”字为顺序入场,才能有效宣泄“台独”情感。

纪政参加“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

js金沙游戏3983 7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纪政曾说选手能够参赛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虽然遗憾不能以“中国”名出赛,但用“中华台北”却是一种最好的妥协。

图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js金沙游戏3983 8

纪政,1944年生于台湾新竹,祖籍为福建晋江,是世界着名短跑运动员。

今年2月,“台独”组织台湾“入联”宣达团向“中选会”提交所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第一阶段联署书,妄图台湾地区以“台湾”而不是“中华台北”的名义参与东京奥运会。5月11日,该团体宣布启动第二阶段联署。

石之瑜评论称,纪政与曾参与制定“国家统一纲领”的沈君山有至情之交,说明“台独”与“反台独”的交集,在于他们都有某种与大陆比赛与竞争的需要他们不一定要赢,也不一定相信自己会赢,他们要的是某种不断在竞争的感觉,而纪政这样一辈子在比赛的人尤其如此。

“永远的中国人”变了

“名古屋决议”,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奥委会为中国唯一全国性质的奥委会,可以称作“中国奥委会”。而台湾地区的奥委会改称“中国台北奥委会”,并且台湾今后参加奥运会,不得再使用“中华民国”的国旗和国歌,而要使用经过国际奥委会批准的新会歌、新会旗和新会徵。

1980年的奥运会与冬奥会,纠结于参赛名称、旗帜、歌曲问题,台湾地区的代表团都没有参加。

1970年,曼谷亚运会,中国第一位获得奥运奖牌的女运动员纪政,对国外记者如此强调。

纪政牵头推动“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

这位“东方羚羊”的变化,如同她当年在赛场上一样,疾如旋踵。

曾经的“中华民国”之光,摇身一变,却成了“台独”运动的领头人,还用颠倒的所谓“历史证据”来背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精神错乱”?

据台湾“中国时报”及《中外杂志》介绍,在1970年第六届曼谷亚运会上,纪政还对外国记者表示,“我的皮肤是中国人的,眼睛是中国人的,我全身无处不是中国人的,我要永远做中国人,为国争光。”

1960年罗马奥运会,台湾地区的代表团入场时,领队手拿“抗议中”的布条。

js金沙游戏3983 9

在1968年墨西哥城举办的第19届奥运会田径比赛中,纪政获得80米栏铜牌,成为中国在奥运会上首次获得奖牌的女运动员。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内,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做中国人,这事重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