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澳司机上街游行,赚这点钱根本活不下去

2019-09-06 02:05 来源:未知

美国多个城市有Uber司机示威。AP

图片 1

图片 2在洛杉矶国际机场附近抗议的司机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毒驾、酒驾、罪驾,1%的风险100%的伤害,别让自己成为黑车司机的马路游戏。BeatU,我怕黑专车!”没错,这就是最近最热闹的一组广告,来自神州租车。其中一幅海报当中,演员海清举着一个拒绝U的牌子。

经营网约车业务的Uber Technologies Inc.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前夕,伦敦、纽约、芝加哥、三藩市和美国其他城市都有Uber司机响应号召,周三发动罢驶及上街示威,要求改善待遇。不过,初步迹象显示参与行动的司机不太踊跃,一些城市的乘客仍然可以很容易用手机程式叫车。Uber的股份定于周五正式挂牌买卖,公司市值估计高达900亿美元,并在招股文件内声称在全球各地拥有超过300万名司机。不过,许多国家和城市的监管机构一直批评该公司的经营手法,也有不少司机投诉效力该公司的条件太苛刻,他们的待遇与公司的估值不相称。一些司机萌生去意,改投竞争对手Lyft旗下。英国工会指出,今次罢工行动获得强大支持,许多司机都留在家中不开工,也有些乘客在社交平台分享「#UberShutDown」标籤,以表示与Uber司机团结一致。英国反对党工党的党魁郝尔彬说:「今天在英国和世界各地支持这些罢工者。」暂时未有确实参与罢驶及示威的司机数字。伦敦的Uber手机应用程式周三发出通知,指由于早上繁忙时间及天雨时服务需求量大增,所以要增加收费。在伦敦市中心举行的抗议集会上,只见数十人参加。在纽约曼克顿华尔街附近,美国东岸时间周三早上9时也有同类集会举行,同样只有数十人出席。至于纽约皇后区Uber 总部外面的大道,早上有大约100人聚集,但到下午抗议集会开始时,减少至数十人。在西岸三藩市Uber大本营,反应则较为踊跃,有数百人出席集会。发起人兼Uber女司机马丁尼斯对记者说,经过传媒广泛报道后,这次抗争行动是成功的。由于大部分司机都是兼职及合约制,要号召这么大规模的工业行动十分困难。她表示:「我们没有Uber司机的名册,也不知道有多少司机,也不知道如何接触他们。因此,我们要发挥创意,鼓励多些人参与这次行动。」Uber公司发表声明回应,承诺会继续努力改善司机的工作条件,让他们增加收入及获得更大的保险保障。

据businessinsider消息称,澳大利亚墨尔本Uber司机在其IPO上市之际开始游行罢工,寻求更高的工资和福利。同时,罢工行为蔓延至美国及英国,在当地时间本周三于纽约、洛杉矶、伦敦等城市举行。据悉,除了Uber司机之外,Lyft司机也加入到游行之中,导致其股价大跌7%。

北京时间5月9日早间消息,据美国媒体USA Today报道,Uber和Lyft司机周三在美国的几座大城市展开抗议,呼吁关注其工资和劳动问题。但当地市民的出行似乎并未因此受到太大影响。

神州租车的这组广告海报,主题是“Beat U 我怕黑专车”,除了演员海清外,还有吴秀波、罗昌平等各界名人。他们纷纷高举“Beat U”的牌子,直指竞争对手优步是“黑专车”,标榜自己是“安全”的专车。

AP

图片 3

此时正值这两大网约车巨头相继上市之际。Lyft已经IPO,而Uber也即将公开发行股票。

虽然吸引了极大关注,但神州租车的这场广告营销却遭遇一片骂声。在朋友圈等社交网络上,不少网友认为这是赤裸裸地贬低、攻击对手。有网友就吐槽说:“看了神州的广告,想下载Uber试试。”

AP

其中,在伦敦时间上午7点到下午4点,英国Uber司机们登出应用程序不再接客,并聚集在Uber伦敦公司总部外进行抗议。于此同时,罢工也发生在伯明翰、诺丁汉和格拉斯哥等城市。

各地的抗议措施有所不同。在洛杉矶,拼车司机联合会(Rideshare Drivers United)呼吁从太平洋时间周三零点零一分开始罢工24小时。当天早晨有数十名抗议者出现在洛杉矶国际机场,但从旁边经过的大量Uber和Lyft网约车来看,这似乎并没有对网约车服务产生太大影响。

一场广告营销引发的口水大战,再一次将出租车、专车与Uber之战推到台前。今天,我们就去国外看看,这场战争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先来看Uber的大本营美国。《全球华语广播网》美国观察员庞哲的介绍。

AP

图片 4

在距离机场2英里的地方打开Lyft和Uber应用便可发现,仍然有很多网约车处于服务状态。

庞哲:美国出租汽车司机对Uber的 反抗情绪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但是Uber的业务同时也在飞速的增长。美国出租汽车司机们往往是来自全世界的移民,因为只要投资购买执照和车辆,肯辛辛苦 苦的起早贪黑,就可以养家糊口买房产、送子女上学实现美国梦。但是新的通讯手机的技术造成了Uber的诞生,对出租汽车的市场业务造成了大幅的影响,许多 出租汽车司机叫苦连天,因此还导致他们游说政客,各州也开始对Uber进行各种法律的限制与法律诉讼。

AP

英国Uber司机们高居抗议牌,指责Uber“贪婪”,克扣司机薪水、增加运营成本,但司机们的收入却越来越低。“我们必须付出更多工作时间,来获得以前相同的收入。至少一周要工作四天,每天12至14小时。”48岁的Uber司机Muhumed Al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纽约,当地的出租车工人协会呼吁从东部时间早晨7点至9点关闭服务。一些抗议司机参加到布鲁克林大桥的车队中,还有十几名抗议者在华尔街附近举行集会。该协会主席布哈拉维·德赛表示,司机们之所以集会抗议,是因为他们受够了被人当做“消耗品”和“负债”来对待。

但是从消费者的角度,Uber的确非 常的方便和适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下载Uber的软件进行使用。实际上Uber受到欢迎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出租汽车太不方便,很多时间叫不到。特别是上下班 高峰期、天气不好的时候,大家要站在路边等,甚至有时30、40分钟都等不上一辆车,而Uber则是马上就知道哪里有车、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叫到,交费方式 也是非常的简单省事。所以消费者没有理由不使用Uber而要在路上专门等耽误时间的出租汽车。

图片 5

图片 6在华尔街附近抗议的司机

尽管政治压力和出租汽车业的强烈的反 对,Uber的业务迅速的增长。据最近一项统计,该公司已经是市资本值高达50亿美元的大型产业。外界猜测,很有可能会近期上市,亿万富翁卡尔·艾肯近期 也投资数亿美元到Lyft进行支持。近期纽约出租汽车和高级专车服务公司,也开始推出了自己版本的手机软件,以期从Uber手中夺回失去的市场。但是关键 还要看谁的服务更优质、价格更优惠,才能最后赢得市场的欢迎。

Uber英国司机们表示,他们根本没有最低工资保障(英国最低时薪为8.21英镑、约73元/时),平均时薪仅为5英镑。司机们要求Uber方面增加乘车价格,并且将司机们的抽成从25%降低至15%。同时,要求Uber结束不公平的雇佣合同,将司机们视为“工人”、缴纳相关保险。

她还表示,Uber的薪酬系统会根据时间和里程费率来奖励司机,但这与司机的花费不符。“费率被冻结,所以即使这些公司从乘客那里收取更多费用,司机也一分钱拿不到。”

在英国打车,你会看到黑色的复古造型出租车,它叫黑出租“black cab”,当然这里的“黑出租”并非黑车,而是正统的英国出租车。它可以说是伦敦的一张名片,也是英国运输业的象征和英国的经典文化符号之一。不过,新浪 财经欧洲站站长郝倩透露,在同Uber的竞争当中,“黑出租”司机却有着一肚子苦水,直呼“不公平”。

图片 7

印德·帕玛从2013年就开始开Uber网约车,他之所以抗议是因为感觉该公司在剥夺劳动者。“我曾经一个小时赚37美元,现在只能赚9.8美元。”帕玛说。

郝倩:他们认为这样的一种新的打车软 件对于他们来说,是打破了他们的行业规矩。第一,Uber出租车是比伦敦的黑出租便宜很多,而且他们有自己的智能手机作为一个计时器,而不是按照黑出租可 能从伦敦交通管理局那边都是领取的统一的计时器,他们认为这才是监管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但是Uber作为一个打车软件,他们有自己的计时器,这个是不是 又可以和伦敦的黑出租进行平等的竞争?而且,为什么Uber的司机就不需要经过各种严格的筛选、严格的考试可以直接获得出租车的运营的许可?最正统的黑出 租的司机们来说,他们需要很多年通过各种考试,最终获取一个许可证,进行出租运营,他们认为这等等都是非常不公平的。

与此同时,美国纽约市的Uber司机们抵达布鲁克林大桥,开始罢工。

他在2013至2015年间每小时收入达到37美元,每英里3美元,现在每英里只有1.15美元。

来着不善的Uber眼下吸引了很多注重体验与服务的英国顾客。政府方面也在思考如何修订监管条款,并等待法院回复。

图片 8

“我12小时电话开机,如果去掉花费,其实等于一分钱没赚。”帕玛说,“我要支付油费和养车成本,我还得养家。赚这点钱根本活不下去。”

郝倩:Uber在英国虽然已经非常努 力的在扩张,现在也只有在三个大城市,分别在伦敦、曼彻斯特和利兹。所以,不能说Uber已经占领了英国市场,但他们的确在英国引发了一个很新的热潮,让 大家知道说还有这样的一种新科技带来的一种打车革命。当然对于一些行规的修订,这也是需要一些具体的执法部门去进行条款的增加。所以其实伦敦运输管理局也 在做相关内容的一些准备,而且他们把一些相关的建议和意见提交到最高法院,希望法院那边可以有一定的回复。

纽约Uber司机们还在着名的华尔街公牛铜像旁,开始了抗议活动。

他展示的最近一份收入帐单是2019年1月份的,但Uber随后已经上调了纽约的最低收入标准。

最近,法国巴黎、里昂等多座城市的出租车司机们刚刚举行过罢工,抗议优步公司的打车软件进行非法竞争。25号,在首都巴黎,数百辆出租车在道路上以 每小时十几公里的车速开始了“蜗牛行动”,造成了严重堵塞。很多参与罢工的出租车车窗和车身上贴着抗议标语,写着“Stop Uber”、“Uber滚出去”,以及“我是正规出租”等等口号。

图片 9

纽约已经试图帮助打车司机,并在今年1月采取行动,将扣除费用后的最低工资定为每小时17.22美元。根据当地通过的新规定,预计约96%的司机每年将获得1万美元的加薪。

究竟是哪些因素造成了法国出租车司机对Uber如此强烈的不满呢?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法国记者蔡菲菲介绍。

旧金山方面,大概汇集了约150名抗议者,司机们高呼口号“团结一致的司机永远不会被打败”,并且按下汽车喇叭鸣笛,现场甚至还有一支乐队。

纽约的抗议组织者要求提供能够支持其生活的工资,以保证司机能得到85%的车费,并杜绝司机在未经调查的情况下被平台封杀。

蔡菲菲:法国出租车行业协会主席呼吁 政府禁止Uber、POP打车软件继续在法国运营,当天参与罢工的法国出租车司机们个个都很气愤的说,Uber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生计,这些非法出租车不 缴纳任何的税,这种行业的非法竞争,令他们正规出租车司机们忍无可忍。他们不得已要通过这样的极端方式来表达不满。但其实6月25日也并非是法国出租车行 业抗议Uber的首次大罢工。

图片 10

Uber的指导方针规定,如果司机的评分降得太低或者退约率很高,他们就可能无法使用这款应用。此外,如果司机被举报犯有暴力、歧视或骚扰行为,他们可能会立即遭到封杀。

在2014年的1月和6月,法国巴黎 等多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们也举行过大规模的"蜗牛行动"。目前法国有5100多辆正规出租车,其中三分之一在首都巴黎。而根据Uber公司的统计如今大约 有40万法国人在使用他们的打车软件。用Uber 、POP在法国打车的起步价和每公里的计价都仅仅为1欧元,这一价格远远是低于法国正规出租车的价格的,因此在法国吸引了越来越庞大的用户。

“一个声音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成千上万的司机声音”抗议者表示。“我们没有医保或是带薪假期,我们没有任何福利。”

Uber表示,如果司机存在一些不太严重的不良行为,但却能通过第三方的质量改进测试,仍有机会重新上路。

此外,近年来法国政府对出租车行业不断征收新的赋税,还提高了社会分摊金份额,加重了出租车司机们的负担,所以Uber公司不仅抢了法国出租车司机们的饭碗,还无需缴纳高额赋税,这两大主要原因造成了法国出租车司机对其的强烈不满。

图片 11

Uber在其网站上表示:“我们正在探索一些方法,为最具争议的案件制定上诉程序。”

这场罢工的直接结果导致Uber等打车软件遭巴黎封杀,而Uber法国分公司也已就此提出上诉。

除了Uber司机,硅谷的其他科技从业者也站出来声援其罢工活动。对于即将上市的Uber来说,罢工和抗议无疑是一大讽刺。

抗议者已经在旧金山集会,并计划在波士顿、费城、亚特兰大、芝加哥和华盛顿特区等城市举行抗议活动。

蔡菲菲:法国内政部长呼吁司机和罢工 者们保持冷静,表示考虑到此事引发的严重冲突已经影响到了法国的社会治安,并造成了出租车行业的非法竞争,要求巴黎检察院颁布禁止Uber在法国运营的法 令,巴黎警察局总署宣布已经通过了这项禁令,禁止Uber、POP等三款打车软件在巴黎使用。而Uber法国分公司随后也向巴黎法院提起了上诉,但也表示 Uber遵守法国法律,但还要根据巴黎法院于今年九月对法国一部旨在打击非法出租车的德维努法案的合法性裁决完毕之后,再做结论。

图片 12在洛杉矶国际机场附近抗议的司机 Uber证实,该公司的可用车辆并未出现严重短缺。他们同时表示尊重自己的司机。“司机是我们服务的核心,没有他们我们就不能成功。我们会继续致力改善司机每天的驾驶体验。“

Lyft没有对抗议活动直接发表评论。该公司周二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其司机的平均时薪超过20美元,而且大多数司机每周只开10个小时左右的车来补充他们的正常收入。

抗议司机说,如果他们的同事知道抗议活动,就会有更多人加入抗议行列。

59岁的劳蕾尔·赫希曼是洛杉矶的一名Uber司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 她说,“98%的司机和我们一样愤怒。”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英美澳司机上街游行,赚这点钱根本活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