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称将保密30年,新年号首次非出自中国古籍

2019-08-22 22:29 来源:未知

中新网4月2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当地时间1日,日本政府公布5月1日起使用的新年号“令和”。首相安倍晋三在媒体上表示,有关新年号选定过程的文书何时公开,他认为基本上要等30年。

日本将使用新年号「令和」,安倍晋三估计选定过程需要保密30年才会公开。
AP图片

日本政府昨公布5月1日起皇太子即位为新日皇后将使用新年号「令和」。AP

导读

图片 1

日本将于5月1日起使用新年号「令和」,选定过程惹人好奇,不过首相安倍晋三估计,过程需要保密30年才会公开;对于今次年号反传统首次出自日本经典书藉,而不是出自中国古籍,安倍说这是大家的共同愿望。而当地传媒透露,在新年号草案中,除了「令和」外,还有「英弘」、「久化」、「广至」、「万和」及「万保」5个候选方案。其中「英弘」出自《日本书纪》、「广至」来自日本古籍和中国古籍《诗经》。「万和」出自中国古籍《文选》,「万保」也出自中国古籍。专家猜测,「令和」的提议者是曾获文化勋章的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名誉教授、89岁的日本古籍专家中西进。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周二的记者会上称:「提议者希望匿名,加之一旦公布就会被探究,因此不予公开。」而共同社引述相关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向「有关年号的恳谈会」专家及全体阁僚会议等出示的6个草案中,除了被定为新年号的「令和」之外,还有还有「英弘」、「久化」、「广至」、「万和」及「万保」5个选项。其中「万和」出自中国古籍《文选》,由二松学舍大学前校长、86岁中国古籍专家石川忠久提出。上述草案中「英弘」出自《日本书纪》、「广至」来自日本古籍和中国古籍《诗经》,「万保」也出自中国古籍。日本政府上月14日以负责新年号选定工作的助理官房长官古谷一之的名义,正式委託从日本文学、中国文学、日本史学、东亚史学领域选出的多名专家考虑新年号的候选方案。而政府本周一向诺贝尔奖得主、京都大学教授山中伸弥及作家林真理子等9名恳谈会成员出示了6个候选名称。据出席者透露,「令和」获得了最多的支持。「令和」取自日本古书《万叶集》,安倍指,各界专家学者及大部份内阁成员都希望从日本的古籍选出新年号。安倍透露,菅义伟委託几位学者研拟新年号,经过整理后再向他报告,他首次看到「令和」一词是上月,他听取报告后觉得「令和」一词听起来富新鲜感。他指提出这个新年号的人德高望重,故新年号选定过程的文书可能需要保密30年才会公开。

日本政府昨公布5月1日起皇太子即位为新日皇后将使用新年号「令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晚上表示,有关新年号选定过程的文书何时公开,他认为应要待起码30年。安倍表示,记载新年号「令和」选定过程等的行政文书的公开时间,基本上考虑保密30年,因为思考出该年号的人士是德高望重的人,有必要等30年后才能公布。安倍透露,他首度看到「令和」一词是在上个月。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委託几位学者研拟新年号,经过整理后向安倍报告。安倍表示,上个月他看到几个方案当中有「令和」,在听取说明后,觉得该词听起来富新鲜感。

作为汉字文化圈中唯一一个还在使用年号的国家,日本今天公开了其新年号。

安倍表示,记载新年号“令和”选定过程等的行政文书的公开时间,基本上考虑需保密30年。因为思考出这个新年号的人士是德高望重的人,所以有必要等30年后才能公布。

今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召开记者会宣布新年号定为“令和”。

安倍透露,他首度看到“令和”一词是3月的事。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委托几位学者研拟新年号,经过整理后,向安倍做报告。

日本NHK电视台最新消息称,当地时间上午11时40分(北京时间上午10时40分),经过日本各界代表研究讨论决定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正式宣布“平成”后的新年号:“令和”。

安倍表示,3月他看到几个方案当中有“令和”,在听取说明后,觉得令和一词听起来富新鲜感。

继“平成”之后,“令和”成为日本第248个年号,该年号将于5月1日新天皇即位时进行更换。

有关新年号首度取自于日本的古籍万叶集,而非取自于中国古籍一事,安倍表示,由各界专家学者所组成的“有关年号的恳谈会”成员以及大部分的内阁阁员都希望能从日本的古籍选出新年号。

日本改元“令和”创下4个首次

日媒报道称,专家猜测提议新年号“令和”的可能是2013年获赠文化勋章的万叶学者、89岁的中西进,他目前是日本文化研究中心的名誉教授。

第一,日本宪政史上首次因天皇“生前退位”而进行的改元。战前,日本年号是以天皇为中心决定的,1979年出台的《元号法》规定由内阁负责决定。遵照这项法律,此次是继1989年1月的“平成”之后,第2次由日本内阁决定。不过,与因昭和天皇驾崩而变更年号不同,因天皇“生前退位”而变更年号在日本宪政史上还是首次。

中西于1970年因万叶史的研究获赠日本学士院赏,精通日本古籍,也熟悉汉籍,著作有《万叶集的比较文学研究》、《日本文学与汉诗》等。

第二,首次在新天皇即位前,由现任天皇签署政令公布新年号。1日上午,日本内阁决定新年号“令和”,现任天皇签署政令后对外公布。在新天皇即位前公布新年号的做法史无前例,此前还曾遭到坚持“一世一元”的保守派的猛烈批评。不过,为了避免变更年号带来的不便,日本政府还是决定提前1个月公布,让各界有所准备。

报道指出,2018年10月采访中西时,中西避谈是否受到日本政府委托研拟新年号。3月上旬,中西再被问到此事时说:“与我无关。”

第三,首次出自古籍《万叶集》。“令和”年号取自日本古代诗集《万叶集》中“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时に初春の令月、気淑く风和ぐ)一语,该书成书于8世纪后期,汇集了当时各阶层人士创作的4千余首和歌。

有相关人士表示,受到政府委托研拟新年号的可能还有现年86岁的中国古典文学专家、二松学舍大学前校长石川忠久、92岁的中国古代史专家、前学习院大学校长小仓芳彦。

自645年日本启用首个年号“大化”以来,过去247个年号中辨明出处的均出自中国古籍,多数是《四书五经》等唐代之前的古典文献。

以明治维新后为例:

明治取自《易经》:“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

大正取自《易经》:“大亨以正,天之道也。”

昭和取自《尚书》:“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平成则拥有两个出典,分别是《史记·五帝本纪》的“内平外成”和《尚书》的“地平天成”。

因为此前负责选择年号的专家多由通晓中国古典文化的学者担任。

在这次新年号的评选阶段,有呼声认为,应该站在日本传统文化的立场上,从日本古籍中选取。日本政府对此回应称,此次正式委托提案的专家包括日本文化、中国文学、日本史学、东洋史学等领域的有识之士。

第四,首次通过网络现场直播。1989年改元“平成”时,时任日本首相竹下登的讲话由时任官房长官小渊惠三代读,并通过电视转播。然而,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这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仅亲自发表讲话,阐明新年号含义,还首次通过首相官邸官方账号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现场直播,此举被认为是符合新时代的宣传手法。

创下4个首次的日本改元引发外界关注的同时,也带动了日本各界对新纪元的期待。《日本经济新闻》认为,新年号有望给日本的政治和外交带来转机。安倍政权如何度过与重要政治日程重叠的改元元年,关乎着下个时代内政外交的路线方针。启用新年号的日本,政治经济氛围恐怕发生巨大变化。

年号如何选出?

本次新年号的公开选定工作开始于3月14日。菅义伟3月24日公布,从日本文学、中国文学、日本史学和东亚史学四个领域中选出多位学者,于3月14日委托其草拟新年号候选名单。每位学者大约草拟2至5个备选年号,同时还会附上意义和出典。

4月1日清晨,菅义伟首先听取内阁法制局长横畠裕介的意见,遵从相应原则,从十几个的大名单中选定数个作为最终候选范围。上一次改元选出三个,《朝日新闻》29日报道称这次将有五个以上。

政府选定年号遵守以下几个原则:

意义美好,符合国民理想;

两个汉字;

好读好写,属于日本“常用汉字”,单字最多12至15画;

避免与此前使用过的年号和谥号重复;

避免社会常用词,如不和常见人名、地名和企业名重复。

此外,日本常常使用年号的首字母缩写,如明治缩写为M,大正缩写为T,昭和缩写为S,平成缩写为H。新年号会避免首字母出现M、T、S、H四个字母。

日本媒体此前透露,专家组共有9人,包括日本新闻协会会长白石兴二郎、日本广播协会会长上田良一、日本民间广播联盟会长大久保好男、日本私立大学联合会会长镰田薰、前最高法院长官寺田逸郎和前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榊原定征。

此外,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京都大学教授山中伸弥以及两名女性——直木奖得奖作家林真理子和千叶商科大学教授宫崎绿也名列其中。

随后菅义伟将恳谈会结果向安倍汇报,赴众院议长公邸听取众参两院正副议长意见后,会召开全体阁僚会议磋商。最终由内阁会议决定新年号。

上周五,安倍上午拜访皇宫与天皇会面,下午赴东宫御所与皇太子会面。值得一提的是,皇太子德仁本人就是一名历史研究者,主攻交通史。

保密万无一失,盆栽里都查过没有窃听器了

为保障年号公布前不会泄露,日本政府全力做好各种保密措施。时事通讯社称,年号方案被存放在内阁官方的金库中,就连官邸建筑物内的盆栽都已经检查过有没有窃听器。

政府要求参加恳谈会的专家、两院正副议长和全体阁僚配合工作不携带通信工具,正式公开前避免与外界接触。即使恳谈会专家身份显赫,但也要求在进入官邸前接受随身物品搜查,去卫生间也要工作人员随行。

但与国会协调一度出现困难。日本政府本来准备参考1989年改元“平成”时的旧例,在国会议事堂内的常任委员长室听取两院正副议长意见。但众议院副议长、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赤松广隆反对“这实际上就是软禁房间里”。

于是众院议长大岛理森出面协调,把地点改在自己的公邸。这样两院正副议长在年号正式发布前至少可以在公邸内自由活动。

谁起草了年号?

NHK称,政府为了以防万一,早在改元平成后就秘密委托多位学者考虑新年号。政府人士透露,迄今这么多年收到的备选没有一百个也有几十个。到今年2月底,已经缩小到十几个了。

对于菅义伟3月24日的发言,NHK解读:这代表年号选定已进入最后阶段。政府已经正式与剩下十几个备选的起草人补齐了正式委托手续。

依惯例,日本政府不会公布年号的起草人。1989年时,各界专家在恳谈会上看到的是三个备选方案:平成、修文和正化。但日本政府在恳谈会上并没有附上起草人姓名。

唯一的线索就是当时内阁内政审议室长的场顺三2015年接受采访时的证言:平成由东亚史专家、东京大学教授山本达郎起草;修文由中国文学专家、九州大学名誉教授目加田诚起草;正化由中国哲学专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宇野精一起草。

的场还透露,除了上述三人,还委托了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市古贞次。市古就是日本文学专家。

的场表示,能被政府找上门的学者至少要符合这几个标准的一个:

日本学士院会员(相当于中国两院院士);

文化勋章获得者或文化功劳者;

拥有其他世界知名的重要贡献。对于出身院校,虽然不局限于东京大学,但至少是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九州大学这种老牌国立大学。

“大学教授们也会嫉妒别人,到时候说什么‘凭啥是他不是我’可就难办了。”的场在接受NHK采访时如此解释。

讽刺的是,要成为真正的年号起草人,老教授们必须要比天皇活得久。

政府为了以防万一提前征集年号,此举虽然合理,但毕竟不能大张旗鼓地公开进行。按常理,拟定下一个年号要等到天皇驾崩后或确定退位后进行,政府此时才能与学者“补齐”正式委托手续。

而符合标准的着名学者大都年岁已高,难免出现先走一步的情况。逝者无法补齐手续,为了不出现程序漏洞,起草人如果去世,日本政府就会将其起草的年号方案排除在外。

还是没能抹去中国痕迹?

据环球网报道,《万叶集》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和歌集,收录诗歌4500余首,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诗经》。尽管被看作是日本古籍,《万叶集》仍然无法抹去源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公开资料显示,《万叶集》借鉴了中国诗歌的题材、形式以及表现方法,收编了部分汉诗。值得一提的是,《万叶集》成书时,日本尚未拥有自己的文字,全部诗歌采用汉字为注音符号记录而成。

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日籍教授、原日本读卖新闻编辑委员加藤隆则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万叶集》第五卷《梅花之歌》的原文部分,还是按照古代中文的写法记录下来。而且,《万叶集》收录了118首关于梅花的诗歌,看得出是受到了中国审美的影响。不过“和”代表“和风”,因此加藤隆则认为“令和”带有中日融合的含义。

来源:北京日报、观察者网、环球网、参考消息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安倍称将保密30年,新年号首次非出自中国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