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四川儿童溺亡事件,共筑暑假安全网

2019-08-22 11:37 来源:未知

为孩子们提供更多、更安全的假期娱乐空间,是我们这个社会理应担负起的责任。

(原标题:夏暑留守儿童溺水身亡频发 如何编织防溺水保护网?)

胡印斌

近闻,因高温,近期区内外连续发生的多起学生溺水死亡事故,再次给我们敲响警钟。眼下暑假到来,很多小朋友挡不住戏水的诱惑,纷纷来到河流、水库、水渠等地嬉水。据统计,溺水事件已成为学生安全事故的“第一杀手”。

针对“四川攀枝花米易县一水塘捞出5具男童遗体”一事,米易县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人员7月31日告诉记者,此事系意外溺水事件,排除他杀,非刑事案件,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

留守儿童溺水,何时不再是夏暑之痛

7月31日3时29分,微博@米易公安账号发布警情通报,称2018年7月30日,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湾丘乡麻窝村四社一村民发现一水塘边有五双鞋,疑似有人落水,随即报警。接警后,经全力搜救,截至当日20时58分,搜救人员在水塘中打捞出5名儿童,经医护人员确认已无生命体征。后查明,此事系五名儿童相约到水塘玩耍时不幸溺水身亡。

帮助孩子们度过一个安全的暑假,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话题。尽管中小学生安全备受社会关注,可每逢暑假期间都会有不少学生遭遇溺水事件发生,让人痛心,也发人深省。究其原因在于,学生们由于缺乏基本的保护意识和措施,教训至为深刻。

5个小男孩相约到村里的一个水塘玩耍,谁知这一去就再没回来,溺水惨剧令人扼腕。

“儿啊,回来啊。”7月7日下午,放暑假第一天,海南澄迈福山镇文学村5名学生结伴去水塘边玩耍,一名15岁留守男生不幸溺水身亡。

一口水塘,5个孩子,还有那些哀哀欲绝的家人。孩子们活蹦乱跳的人生,永远止步于这个酷热的夏季。目前尚无更详尽的信息,我们只知道,这应该是一群放了暑假的孩子,相约去水塘玩水,然后遭遇不测。事实上,当村民发现鞋子时,悲剧已经无可挽回。

笔者以为,为了减少和避免学生溺水事件发生,团场、连队、社区、家长等部门要采取多种形式,加强对学生的防溺水安全教育,切实提高学生防溺水的自觉性和识别险情、紧急避险、遇险逃生的能力,同时,也应该在水域附近设立明显安全警示标志、设置安全隔离带、防护栏,尤其是对那些不适合孩子们嬉水的地方,要设立“此处危险”或者“请勿下水游泳”等标牌。在河流、水库、水渠等地还应该设有安全员,加强巡查,一旦发现及时制止。

揆诸过往,这不过是众多悲剧中的一个缩影。每年暑假都是青少年安全事故频发的时期。统计数据显示,溺水在近些年已经成为造成中小学生意外死亡的“头号杀手”。

出事后,孩子的母亲哭成泪人,悲伤过度几度昏厥。事发至今,她依旧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悲伤之中,时常在半夜禁不住号啕大哭。

暑假本应与快乐二字相连,但关于暑假的消息中却有诸多不幸。据媒体梳理,从今年6月25日到7月4日,短短10天时间里,全国各地至少已有二十余名青少年因为溺水而不幸遇难。孩子们的离去令人痛心,而由此带来的创痛,除了注定将长久袭扰他们的家人外,也给这个社会留下了大大的血色问号,我们该怎样呵护好这些“暑期孩子”?

此外,学校应该在放假前召开家长会,畅通班主任与家长的信息沟通渠道,实现学校与家长对学生安全管理的“无缝”对接,提醒家长在暑假期间履行监护责任。作为学生的第一监护人,家长一定要多留意孩子的动向,多对他们进行安全教育。做到学校放假,安全管理教育不放假,要把学生安全记在心里,对孩子的安全问题给予高度重视。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但很多孩子喜爱戏水却不谙水性,面对酷暑戏水纳凉无疑成为孩子们的最佳选择。脱离了学校和家长监管视野的孩子,成了这些危险地带的常客,也导致亲水游戏变为夺命魁首。

“每当学生放假,教育部门都会很紧张。暑假前后,频频下发学生防溺水的紧急通知,然而,通知年年发,学生溺水年年有,让人悲痛不已。”海南师范大学老师郭敏叹息道。

孩子们自身的安全意识当然不可或缺,他们并非不懂这些道理。然而,正值活泼好动的年龄,孩子们又往往很难为自己的安全负责。

学生溺水事件告诫我们,只有全社会重视起来行动起来,学校、社区、家庭共同筑牢学生暑期“安全网”,才能让孩子们度过一个安全舒心的假期。

造成溺水事件多发的主要原因,除了孩子们缺少必要的游泳技能和安全意识外,还在于一些家长监护不到位。分析发现,溺水事故多发于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城市边缘的水库、水渠、山塘等“天然游泳池”。

事实上,溺水事故一直是危害中小学生安全的“头号杀手”。数据显示,溺水是我国儿童的第一位致死原因。我国每年有5.7万余人溺水死亡,其中0至14岁的就占56.58%,远高于交通事故和失足跌落的意外伤害,而每年七八月份是儿童溺水高发季。

这就需要有关各方要切实负起监管责任来。放假以前,家庭与学校的监管责任之间,衔接得较好,疏漏之处很少;放假之后,以往平滑顺畅的安全链条,出现了裂纹。

米易儿童溺亡事件又一次警示生命安全教育的必要性,更呼唤家庭与社会担负起应有的责任。家长们要切实担负起监护职责,提高儿童安全的防范意识,告诫孩子不能随意到水塘嬉戏。社会层面也需要有所行动:比如增加财政拨款,依托学校和社会力量,建立假期课堂;搭建暑期娱乐场所,建立亲水亲子“平台”,教导少年儿童基本的游泳知识,提高安全防护能力,增加危险地带的警示和巡查力度。

面对这一频发事件,海南公安消防部门多次发出警告,教育部办公厅也发布《关于预防学生溺水事故切实做好学生安全工作的通知》等相关文件,可为什么学生溺水事件还是无法避免?是学校监管不严,还是家长监督不力?留守儿童溺水事件频繁发生,究竟是谁之过?

尤其在农村,家长每日忙于生计,一到暑期,往往很难对孩子实施有效管束,即便有约束也十分粗放。这中间,不排除力有不逮的因素,也与农村孩子一向散养的习惯有关。

总之,为孩子们提供更多、更安全的假期娱乐空间,是我们这个社会理应担负起的责任。

“该做的工作都做了”,还是防不胜防

可以说,绝大多数暑期溺亡的孩子,都是因为结伴出玩而导致惨祸,很少有独自溺水。这就需要同属一个村、一个社区的家长提前沟通、集体约束。

一到夏暑,溺水事故就会成为避不开的沉重话题。记者梳理发现,今年4月1日到7月中旬,三个多月时间海南已有10余名学生溺水身亡,尤其是近一个月就有7名学生溺亡,其中大多为15岁以下留守儿童。

在监管责任之外,还应该看到当下农村水域缺乏有效管理,这也是每每发生致命事件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很多地方,不管是河道还是水塘,毫无阻拦地敞开着,缺乏任何警示与安全提醒。此前曾有媒体报道此事,但终因牵涉太广而无从下手。

7月20日,记者对海口周边一些废弃的水塘走访发现,这些水塘形成已久,在暑假期间适逢雨季,这些坑塘大部分积满了水,积水深度难以预测。而且,这些危险水域没有设置任何防护措施和警示标识,许多孩子不顾危险依然在水中嬉闹。

其实,水塘、河道既然存在潜在危险,地方管理部门理应将其纳入管理,至少要做到安全提醒与安全防范到位。当下,各地强力推行“河长制”“湖长制”,除了管好生态之外,不妨也把安全纳入其中。

“湖、河内严禁游泳、洗澡,我们在沿湖、河岸边设立了禁止游泳的警示牌。但是,每年都有小孩儿不听劝阻,随意下水。”一名村民对记者说。

唯有各方都付出扎实努力,坚决杜绝侥幸心理,才有可能编织起一张安全大网,给孩子多一些保护,让社会多一些安全。

据了解,暑假前夕,海南省教育厅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各校认真落实溺水防范工作,指导家长做好暑假期间学生安全教育。

责任编辑:高雅

“印发《告家长书》,校讯通发短信提醒……该做的工作都做了,然而学生溺水事故还是未能杜绝。”海南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防范学生溺水,他们制作了公益广告在当地电视台黄金时段连续播发,并让学校通过校讯通向家长时常发送提醒短信。针对留守儿童,他们要求基层学校老师上门家访,一定要与家长面对面沟通。

“每年到这个时候,我们都很紧张,早早就与相关部门联系加强监管,可溺水事故还是防不胜防。”该负责人无奈地表示。

多环节掉链子,孩子游“野泳”难防

事实上,减少儿童暑期溺水风险的关键环节,除了儿童自身外,还在于学校、家长和设施防护,只有环环责任到位,才能减少悲剧发生。可在现实中,这些环节往往不同程度地“掉链子”。

“缺乏安全意识,许多监护人监管不到位。”郭敏曾参与一项关于校园安全与青少年权益维护的项目调研,她发现,儿童溺亡事件主要发生在农村,农村的现状是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老人、孩子留守。老人往往缺乏安全意识,对孩子的监管常常不到位。

“你留意下会发现,这些溺水死亡事故大多发生在脱离家长监护和学校老师管理的时段。很多溺水学生的家长因为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孩子的去向。”郭敏说。

“为了生存,我们也是没办法。”在工地打工的姜峰告诉记者,他和妻子长年在外打工,7岁的儿子就被送到乡下由爷爷看管。爷爷奶奶主要是给孩子做饭,至于其他方面,老人们并没有想那么多。

郭敏无奈地表示,留守子女溺亡事故所占比率较高,很多时候是由于孩子没人监管,另外,相比城市的孩子丰富多彩的假期生活,留守儿童多生活单调,加之天气炎热,孩子们在水塘中玩耍就成了暑期生活的一部分。即使年迈力衰的老人寸步不离孩子,也难盯住孩子戏水。

谈起近几年来接触的多起学生溺水事故,海口120调度科科长张彩云心痛不已。她坦言,从多起溺水事故来看,农村发生事故的数量明显高于城市。“城市拥有众多经营规范的游泳池,配有救生员等。而农村孩子想要消暑,大多是三五成群去游‘野泳’,安全没有保障。加上地处偏远,一旦发生事故,救援力量短时间内很难迅速到达现场。”

在她看来,农村的基础设施差,孩子们只能在一些无人管理的小水塘、水库游泳嬉水,危险系数大大增加。

如何织密防溺水保护网

“儿童暑期溺水难题并非无解,关键是能否在各个环节进行改善。每个环节的力量增强了,整体安全效能就能体现出来。”业内人士认为,预防溺水事故需要家长、学校、政府部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

据了解,为加快推进中小学生“学游泳、防溺水、懂救生”系统教育工程,海南省教育厅决定于2019年暑假继续将全省普及中小学生游泳教育纳入暑假作业活动,各地各校可根据情况对家长带孩子参加的游泳培训给予适当奖补。

郭敏认为,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至关重要。虽然每年暑假前,各个学校都会进行安全教育,班主任也会加以强调,但只念文件的效果并不好,还需要用办展览、看视频等更直观的方式对学生进行教育。与此同时,家庭监管缺位的问题也需要加以解决,对不负责任的家长,相关部门应当给予警示。

“此外,有关部门可以结合正在推进的新农村建设,利用一些水塘资源建设一批简易游泳池,有深浅区、有标识,最好还有人管。农村中小学生有了安全的游泳场所,一定程度会减少他们去溺水隐患的河流、水塘玩水。”

“相对城里的孩子能够享受到优质公共资源,农村学生尤其是留守儿童的暑期生活太过单调,怎样填补留守儿童假期的空白也是有关部门应该思考的。”郭敏建议,可以将学生非正常死亡纳入对地方政府的考核范围,切实推动各个相关部门尽职尽责。家庭、学校、社会、政府相互补位,才能最大限度地不留空当、无监护盲区。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评四川儿童溺亡事件,共筑暑假安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