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教育部门官员遭学生,称不会为此道歉

2019-07-18 07:54 来源:未知

7月6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日前台湾大学生到教育部门抗议,蛋洗“教育部专委”。对于遭蛋洗,台当局“教育部专委”王淑娟6日坦言“当然不舒服”,至今也未收到道歉, 希望人和人之间互相尊重。

图片 1学生助理劳权团体7月14日到台“劳动部”陈情,要求“劳动部”全面劳检血汗大学、研究机构,劳权团体递交检举书时,警方出动人马保护出面接见的科长。台湾《联合报》记者邱德祥/摄影

图片 2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台湾大学工会与政大学生劳动权益促进会等多个团体,4日早上到台当局“教育部”前面抗议。在“教育部”官员出面接受陈情时,政治大学学生高若想突然从后头以蛋袭击,并蛋洗“教育部”。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7月4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消息,一名政大女学生4日上午到台湾教育部门抗议时,拿鸡蛋在教育部门官员头上捏爆,引发正反议论,遭批“太夸张”、“不洽当”。对此,发起抗议的团体之一、台大工会成员林凯衡表示,对于造成官员个人困扰感到抱歉,但蛋洗教育部门是学生长久以来怒气积累的结果,若教育部门好好面对,学生不会带鸡蛋来教育部门。

日前多名台湾大学生到教育部门抗议大学,要求废除“学习型助理”,甚至蛋洗“教育部专委”王淑娟。

7月15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上周一到台“教育部”抗议,要求废除“学习型助理”的政大研究生高若想,因“蛋洗”台“教育部高教司专委”王淑娟受抨击。高若想直到昨天上午,终于现身对王淑娟公开道歉,也表示愿负相关法律责任。

7月4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教育部’唬烂,学习型泛滥”,10多位台湾大学生4日上午到台当局“教育部”前抗议,指现在岛内大学“假学习、真劳动”非常多,“教育部”必须废除“学习型助理”,保障学生劳动权益。学生并在“教育部高教司”专门委员王淑娟头上捏爆鸡蛋,双方不欢而散。

台湾高教工会、台大工会、政大学生劳动权益促进会等20多名大学生上午到教育部门抗议兼任助理议题,痛批“假学习真劳动”,疑不满教育部门没给出任何承诺,准备鸡蛋“蛋洗教育部门”,政大女学生高若想甚至拿鸡蛋在官员王淑娟头上捏爆。

台湾立法机构卫环委员会6日邀请教育部门和劳动部门报告大学兼任教师案。王淑娟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不是很清楚那天的经过,因为事情发生得很突然,自己有一点愣住,待沉淀之后将做个人的处理,包括心情调适,或思考和学生互动的内涵。

高若想昨天跟高教工会十多位成员到台“劳动部”,要求调查137所大学违法处理学习型助理案件。她结束之后指出,蛋洗行动造成王淑娟身心伤害及屈辱,之前台湾学生劳动组合发出共同声明表示抱歉,她说:“我同意声明”,“我不会逃避,愿承担法律责任。”

台当局“教育部”去年6月公布“专科以上学校强化学生兼任助理学习与劳动权益保障处理原则”,将大学兼任助理依工作形态分成“劳雇型”及“学习型”两种,前者享有劳健保等“劳基法”的保障,后者没有。

林凯衡表示,学生争取兼任助理权益已经4、5年,高同学的行为看似激烈不理性,但愤怒的背后是因为该学生已经在学校内争取劳雇型助理长达1年时间,政大却始终未正面回应、百般打压。今天还是未正面回应学生,一时情绪爆发,“真的是忍无可忍,可以理解。”

媒体询问,是否已收到学生的道歉?王淑娟表示,“还没有”。对于遭受蛋洗,她坦言,“当然不舒服”,任何人被如此对待都会不舒服,希望人和人之间互相尊重,保持一定程度的礼貌,她也希望得到应有的对待。

高若想随后发表声明指出,昨天才公开露面,除要保护自己,也希望聚焦议题。一个多星期来,伙伴及个人在网络受不少谩骂,对伙伴感到心疼。

台湾高教工会、台大工会及政大学生劳动促进会等团体的大学生4日上午到“教育部”前抗议,他们表示,兼任助理分流已一年,仍有18万名兼任助理与工读生未获得劳健保相关保障,“学习型”一词已经成为各大学为了规避人事成本的代名词。

林凯衡说,蛋洗官员并不在学生原本的计划中,对于造成个人损失感到抱歉,但今天“蛋洗教育部门”是兼任助理这个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学生愤怒地展现,不会为此道歉。希望各界在讨论该名学生行为时,真正重点是要理解学生为什么如此愤怒,学生来教育部门也不是第一次,教育部门要真正面对问题、思考如何解决。

王淑娟日前指出,受“蛋洗”之后觉得“受辱”,如高若想不方便公开道歉,希望至少能私下跟她道歉。但高若想指出,“这是公共议题,我今天公开道歉,对此感到很抱歉。”

台湾政大社会所学生高若想表示,学校让学生可以选要当“学习型”或“劳雇型”助理,但劳雇型助理每学期薪水比学习型少6000到8000元,并要学习型助理书面承诺“所付出的一切,都为学习”,实在不符教育精神。

媒体问及各界指责压力会不会很大,她说“这比不上在政大没有劳健保来得屈辱。”高若想说,曾经去找政大校长周行一谈劳雇型助理要纳劳健保,但周行一说“学习型要变劳雇型,可以不雇你。”

阳明大学学生苏子轩表示,他们学校有一个博士生当学习型助理,要管机房、网站及打扫办公室,每月工时80小时,但却仅领6000元,相当于时薪75元,被当成“廉价劳工”使用,这根本是“假学习真劳动”。

高若想指出,去年6月台“教育部”与“劳动部”颁布两原则,开始区分劳雇型与学习型助理,前者要纳劳健保,后者不用。9月政大要求所有助理与老师签下“学习型关系认定书”,说她们是“以学习为主要目的,不包含学习以外的劳动”。但这明显与事实不符,难道点名、架计算机与投影机、批改作业,都是以学习为主要目的?

中正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尚志说,他们学校要每个兼任助理签署“我自愿是学习型助理”书面承诺书,否则就没有工作。学习型助理工作未获“劳基法”保障,中正大学却强迫每个助理都要是学习型,不合理。

对于学生的抗议,“教育部”派出王淑娟出面沟通,她表示,“学习型”或“劳雇型”是依工作性质来区分,如果大学滥用学习型,“教育部”会出面导正。

不过王淑娟的说法未获学生认同,高若想出奇不意在王的头上捏爆鸡蛋,搞得她头发、衣服一身臭,最后狼狈离开。随后,学生高喊“学习臭鸡蛋,还给‘教育部’”,向教育部门内丢掷大量鸡蛋后,才结束抗争。

而该事件发生后,教育部门负责人潘文忠随即去探视王淑娟,并尊重她是否要对施暴学生提告。王淑娟表示,保留法律追诉权。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台教育部门官员遭学生,称不会为此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