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口气,土匪被剿

2019-08-10 23:50 来源:未知

从19岁到24岁,美国少女穆萨那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图片 1

宗教极端势力将“迁徙”和“圣战”进行捆绑,歪曲教义,煽动暴力恐怖,成为国际公害。世界各国均在完善反恐法律体系,并采取措施“去极端化”,专家指出,国际社会还将进一步联手,共同打击极端势力和跨国恐怖犯罪。

从名不见经传的“基地”分支,到气焰嚣张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如今又节节败退,日薄西山。本期《环球交叉点·大咖驾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郭宪纲,讲述“伊斯兰国”的兴盛与衰败。

五年前,她还是一名普通高中生,却因"伊斯兰国"的网络蛊惑而动身前往叙利亚。在那里,她三次成婚,死了两任丈夫。

法国内政部长热拉尔·科隆6日对媒体说,已有271名疑似极端分子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区返回法国,其中部分人员遭到拘留。据媒体估计,约有700名法国人曾经或正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替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卖命。

境外恐怖组织篡改教义

图片 2

五年后,“伊斯兰国"日薄西山。穆萨那带着18个月大的儿子,在叙北部难民营度日。她开始感到后悔,希望重返美国。

事实上,不仅在法国,许多欧洲国家都面临极端分子回流的威胁,这些土生土长的欧洲人受极端思想蛊惑前往中东作战。随着“伊斯兰国”节节败退,欧洲或将迎来一波极端分子回流的高潮。

新疆警方近年来破获的一系列打着“迁徙圣战”旗号的非法出境犯罪活动,幕后都有着境外恐怖组织操纵的背景。

2013年至2014年,名不见经传的“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分支突然发力,挥师西进。从伊拉克进入叙利亚境内,控制了叙利亚大片的领土。然后又回师伊拉克,控制了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在内的大片区域。

图片 3

科隆说,271名疑似极端分子中,包括217名成年人和54名未成年人。所有人都在接受当局调查,其中一些人被拘留。

中国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是中国社科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便一直跟踪研究国际上恐怖活动的成因、特点、规律以及重大反恐活动。“境外恐怖组织在加紧向中国境内渗透的过程中,均以宗教名义自我包装。”杨恕介绍。

经过这一番扩张,“伊斯兰国”一共控制了大约26万平方公里,占叙利亚和伊拉克三分之一的国土,面积比英国都要大一些。控制的人口,估计大概在900万,甚至到1000万。

不过,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对于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来说,极端分子回流并非一个新事物。近些年来,欧洲刑警组织在年度反恐报告中都要提及这一问题,视其为主要恐怖威胁之一。

“伊吉拉特”源于伊斯兰教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公元622年,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率领信徒由麦加出走麦地那,从而发展和壮大了实力,为最终光复麦加奠定了基础。这一事件被后世的极端主义者篡改后加以利用。

图片 4

恐怖主义研究专家西莫·休斯的跟踪研究表明,穆萨纳在极端组织期间,是英语宣传主力。她为极端暴力发声,尤其针对美国军人。

欧洲刑警组织在《2017年欧盟恐怖主义形势和趋势》报告中说,极端分子回流路线与离开的路线相同,大多数从土耳其转机前往欧洲国家,还有人从叙利亚和伊拉克出发,经一些中东欧国家入境欧盟。

杨恕介绍,“伊吉拉特”是在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既不是教义规定,更不是充斥暴力。穆罕默德留下“圣训”:“光复麦加后迁徙不再是必须的。”十分重要的是,“迁徙”到麦地那的穆斯林群众与当地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族群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与基督教、犹太教在信仰上实现了相互尊重、和谐共存,这次“迁徙”事件成为伊斯兰教的一个历史转折点。

“伊斯兰国”之所以在这么短期内,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恐怖组织,成为吸引全球眼球的实体,最主要有两个直接原因。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否认穆萨那是美国公民,拒绝她的入境请求。总统特朗普更是马上跟进,力挺蓬佩奥。

报告指出,回流的极端分子“非常危险”。首先,这些人长期受到极端思想洗脑,往往接受过军事训练,会使用武器和爆炸物,而且更具有暴力倾向,很可能发动恐怖袭击。其次,他们能够与其他国家恐怖分子建立起联系,在欧洲形成跨国恐怖网络。再次,这些人更可能散播极端主义思想、为恐怖组织筹款和提供各种帮助。

后世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将“迁徙”和“圣战”进行捆绑,作出歪曲和极端化解释,成为当前暴力恐怖主义的精神支柱和思想根源。

第一,伊拉克战争以后,逊尼派认为他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因此当“伊斯兰国”崛起的时候,很多人就加入了“伊斯兰国”的队伍。

图片 5

北约一名高级官员日前表示,大约5000名欧洲人进入叙利亚或伊拉克,为“伊斯兰国”而战,估计那里现在仍有2000名欧洲人。在伊拉克政府军夺回摩苏尔后,其中许多人会回到欧洲,带来新一波回流高潮。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渗透加剧。从1996年开始,新疆一些暴力恐怖分子、民族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外逃出境,与国际恐怖分子和组织相勾结,篡改宗教教义、捏造“宗教迫害”,用欺诈手段煽动信教群众”迁徙”,鼓吹”圣战”,并依托其在境外恐怖组织基地进行暴恐训练,继而策划组织境内实施暴力恐怖犯罪活动。特别是随着信息技术发展,境外恐怖组织大肆制作传播暴恐音视频,鼓吹 “迁徙圣战”等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警方破获的案件中,90%以上的暴恐案件都受到“迁徙圣战”伊吉拉特思想影响或由伊吉拉特团伙直接实施。

另外一个原因,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之后,叙利亚内部也出现动荡,“伊斯兰国”趁乱在这些区域扩大它的范围。

图片 6

对于回流极端分子可能带来的威胁,欧洲国家正采取多种措施,严加防范。

“伊斯兰教义中,先知从来没有主张和提倡暴力。”新疆伊斯兰教协会副秘书长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说,恐怖组织宣扬的那套极端思想,本身就是对伊斯兰教义的侮辱。“暴力恐怖活动不是‘吉哈德’而是犯罪,《古兰经》说,‘谁要杀害无辜的生命相当于杀害了全人类’‘无论是谁,救了他人的性命,相当于救了全人类’‘你们不要危害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圣训》说‘不要伤害自己和他人’。”

图片 7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郭宪纲指出,“伊斯兰国”常常通过互联网来传播他们的理念,蛊惑西方女孩去当恐怖分子的新娘。他们通过匿名社交平台和手机即时通讯软件,选择一些长相英俊的“圣战战士”,用“美男计”诱骗少女加入“伊斯兰国”。

首先,欧洲各国安全部门通过多个平台加强信息和情报交流,重点识别高危极端分子。以欧洲刑警组织为例,这一安全机构是欧盟预防和打击跨国犯罪的情报中心和协调中心,下设欧洲反恐中心,提供反恐信息交互平台。这一反恐中心从事信息深度分析、反恐资金追踪、反恐行动支援等工作,并在今年招募200人派驻到重点地区,帮助欧洲各国边境官员辨别混迹在难民中的恐怖分子。

“暴力恐怖、宗教极端是当今世界性的灾难,包括伊斯兰国家人民在内的全人类都对此强烈谴责。”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说。

“伊斯兰国”成事,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重视。在2014年下半年,美国主要派出了空军力量,对“伊斯兰国”进行打击。到了2015年,俄罗斯也进入了叙利亚,也主要是通过空军,来帮助叙利亚政府军打击“伊斯兰国”。

在“伊斯兰国”营造的浪漫假象中,像文章开头提到的穆萨那一样的少女,还有不少。

国际刑警组织今年5月对外发布一份包括173名“伊斯兰国”成员的名单,主要目的在于共享信息,让相关国家提供更多线索,确定其中是否有欧洲人。

“三盲”人员是易感人群

2016年,伊拉克政府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收复了它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势力,就大大衰减了。

2014年,15岁的英国少女贝古姆和她的两个同学,抛下全A优等生的身份,决定去中东做极端分子的"新娘"。

其次,加强在中东地区的反恐和情报工作,把欧洲籍极端分子当做行动重点对象。有外媒报道,法国特种部队最近在伊拉克摩苏尔展开行动,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直接交火,其中可能重点剿灭法国籍恐怖分子。

经过十余年“迁徙圣战”极端思想的蛊惑和教唆,近年来新疆“伊吉拉特”活动更加活跃,一些不明真相的穆斯林群众受蛊惑后走上“伊吉拉特”之路,沦为“蛇头”的赚钱工具,他们变卖土地、房产等生产生活资料,辗转多个国家,往往陷入极度贫困,甚至家破人亡,而参与“伊吉拉特”的最终后果就是成为“圣战”的炮灰。

到了2017年,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的支持下,由西向东清剿“伊斯兰国”的地盘,收复了代尔祖尔大片区域。同时美国所支持的库尔德武装也对“伊斯兰国”进行打击。在2017年的年末收复了拉卡市,把“伊斯兰国”的“首都”给端了。

图片 8

再次,对于回流到国内的疑似极端分子,加强监控和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其策划和发动恐怖袭击,联络其他可疑人员或者散布极端思想等。

杨恕在国际案例研究中发现了不少荒唐的现象。“我们研究中亚的例子,发现一些极端主义者、暴力恐怖分子连《古兰经》都没认真看过,却认为宗教极端势力是穆斯林的权威,这个现象比较普遍,非常荒唐。”

这样,“伊斯兰国”这个实体,基本上就消失了。

四年之后。

虽然层层戒备,但欧洲反恐依然面临难以管控的“黑洞”。比如,一些恐怖分子可能有双重国籍,或者使用假护照,2015年巴黎恐袭和2016年布鲁塞尔恐袭中的一些恐怖分子就是利用伪造证件跟随难民潮进入欧洲,而瑞士、意大利和奥地利等国的安全部门则在难民中发现过多名恐怖嫌疑人。

不久前,记者在新疆第一监狱举办的“宗教辨析会”现场,聆听了一场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和服刑人员之间的对话。听讲的17名服刑人员,均是因犯“分裂国家罪”或“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而受到法律制裁。

图片 9

三名少女中,一人死亡,一人失踪,只有贝古姆还活着。在到达叙利亚的第10天,她嫁给一名来自荷兰的恐怖分子,之后生下一儿一女,但都已夭折。

服刑人员纷纷就在宗教方面的疑惑进行提问,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一一解答。在服刑人员的自我介绍中,他们并没有多少宗教方面的知识,均是受宗教极端思想蛊惑走向犯罪。

到了2018年,各方对“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一些主要的、零散的据点进行打击,比如说哈金。

图片 10

新疆第一监狱服刑人员麦麦提艾力•卡米尔丁在辨析会结束后说:“我的个人体会是,那些人打着伊斯兰的旗号,目的就是利用人们对宗教最淳朴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大家得看清他们的意图,不要误入歧途。”

图片 11

今年2月,贝古姆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她怀抱着刚刚出生的第三个孩子,请求回到英国。然而英国内政部称她的英国国籍已被废除。

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对《古兰经》、《圣训》等伊斯兰教经典有着35年学习研究的经历,精通阿拉伯语。像这样的宗教辨析会,他曾主讲过一百多场,而此前他也曾对涉暴恐犯罪服刑人员的犯罪成因、思想动态进行大量一手调研。他总结,这类人有三个突出的特点:“首先文化水平低、对事物的认知能力低;第二是不懂法;第三是对伊斯兰教的认识不够,甚至连基础知识都没有。文盲、法盲加‘教盲’,‘三盲’人员成为最易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人群。”

到目前为止,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据点,基本上都被扫平。但是他们的人员,有的流窜到民间,有的化妆成百姓。据说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恐怕还散布着上万甚至两万名恐怖分子。

对于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贝古姆并无悔意。她说:“我不后悔来到这里,这里改变了我,让我更强大。”

宗教极端于法不容

反恐任务依然任重道远。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认为,虽然“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实体正在消亡,但是恐怖思潮并没有消失。殷罡把这种意识形态比作种子,只要有合适的土壤,种子就会发芽。

宗教极端势力成为国际公害,严重影响国际社会安全与稳定。近年来,受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和蛊惑,各国均有极端分子赴叙利亚、伊拉克等国进行“圣战”,并有回流国内实施暴恐犯罪的迹象。

图片 12

图片 13

根据欧盟刑警组织去年6月公布的数据,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的人数已经超过3000人,其中来自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和荷兰的人数占相当大的比例。

极端主义“伊斯兰国”引发心灵拷问的当下,叙利亚人塔拉尔·德尔基回到自己家乡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恐怖分子的孩子》,被提名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在中国,借“伊吉拉特”之名,非法出境和参与暴恐犯罪,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图片 14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介绍,去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成员国阻止本国的极端分子或恐怖分子出国参加暴恐活动。法国通过反恐法案,对涉嫌出国从事恐怖活动的人,吊销护照、没收身份证件。英国新反恐法规定相关部门有权没收可能前往恐怖活动敏感国家的潜在极端分子的护照并要求其搬离原住地。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塔拉尔带着摄像机和“征服沙姆阵线”的创始人阿布·奥萨马一家一起生活。他用镜头记录这位恐怖分子和孩子的日日夜夜。

“第二种措施是阻止已经出去的人员回国,防止这些人回流后在国内组织发动暴恐袭击。”李伟说。英国立法规定,政府可对英籍赴中东地区参战人员采取发布“临时驱逐令”等管制措施,对已回流人员可采取一定人身限制措施并强令其报告出行计划。

片中,阿布·奥萨马是恐怖分子,也是孩子们的父亲。

李伟介绍,国际社会将传播极端思想也纳入到法律监管的范围。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等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反恐法进行修改。意大利在刑法层面引入新罪,规定幕后进行宣传、教唆、招募活动构成犯罪,被“哈里发”和“伊斯兰国”吸引、意欲加入恐怖组织或越境前往战斗地区亦构成犯罪。

图片 15

各国严厉打击招募人员赴叙利亚参战的组织和个人,并以策划恐怖主义活动罪名逮捕、控告赴叙参战人员。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说,现在的极端主义思想,从上世纪60年代的埃及产生,不断经过演化,已经形成一条非常完整而缜密的逻辑链。如何去破解这个逻辑链,如何在打破这个逻辑链之后,把这些人重新引回正途,它既是一个伊斯兰教义的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

欧盟鼓励成员国加强对极端分子的追踪和控制。法国在“准圣战分子”尚未离境或抵达叙利亚之前就实施逮捕,英国在嫌疑人尚未行动之前就控告其实施恐怖活动。澳大利亚反恐法禁止公民无正当理由前往恐怖组织活跃的热点地区,违者最高可判10年监禁。

如今,围剿“伊斯兰国”进入收官阶段,大量外籍极端分子面临回流。如果各国只是互踢皮球、紧闭大门,若酿成放虎归山的悲剧,又岂能独善其身?

加大反恐力度,维护国家安全和国际秩序成为国际社会共识,各国除了完善反恐法律体系,还采取各种措施“去极端化”。“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打击极端势力和跨国恐怖犯罪将成为国际社会的必然选择。”杨恕分析。

图片 16

反恐战事近尾声

回流人员如何处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环球交叉点》节目

本期节目播出时间:

3月3日 周日 8点10分

东方卫视《环球交叉点》

本期嘉宾:

郭宪纲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王晋 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殷罡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一口气,土匪被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