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响组歌,穿越了78年的一公里

2019-07-24 09:27 来源:未知

中国侨网12月10日电 据马来西亚《光华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其祖父杨妈富是1939年从太平出发远赴云南抗战的战士。

中新社云南畹町7月7日电 题:南侨机工后人徒步滇缅公路:穿越了78年的一公里

厦门网 2015-08-15 00:00

图片 1图片 2

挖掘马来西亚被遗忘70多年的南侨机工历史的文史搜研工作者刘道南,当地时间9日披露这秘辛。他说,不谙中文普通话但通晓粤语的英文教育律师杨巧双,从小在吉隆坡长大,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家族是来自霹州太平,而且还是南侨机工的后代。

作者 崔汶

图片 3

交响组歌《南侨颂》唱响海南 缅怀南侨机工抗战英烈

刘氏表示,他最近第2度访问已故机工杨妈富的儿子杨国泰,一位成功的商人。他也电访仍住在太平的大姐杨梅辉,以及杨妈富战友胡亚来的女儿胡云芳,再结合云南档案馆的资料,勾画出杨妈富参与南侨机工服务团的经过。

百名南侨机工后裔与千名边境民众7日一道徒步滇缅公路中国境内段最后一公里。

图片 4

为缅怀南洋华侨机工抗战英烈,弘扬海外华侨华人的爱国主义精神,9月1日晚,纪念南侨机工回国抗战交响合唱音乐会《南侨颂》在海南大学上演。

杨妈富祖籍福建泉州府惠安县人。父亲杨赏高带着两名弟弟杨石高、杨佛高,以及10多岁的儿子杨妈富,从中国南到马来亚谋生。杨妈富生于1913年,少年的杨妈富在福建家乡有过一位也姓杨的童养媳。杨家曾经住过大山脚,后来移居太平。20年代在太平发展三轮车生意。

图片 57月7日,南侨机工后人在机工名单碑前抚摸父亲的名字。 中新社发 杨景雯 摄

■宋美龄为“寒衣电”急电宋子良

目前海南唯一健在的98岁琼籍南侨机工张修隆观看了演出,全场观众对老人的出席报以热烈掌声。

杨妈富人长得高瘦,喜欢广交朋友,讲义气,生活洒脱。他读书不多,但书法倒是很漂亮。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生活在30年代的华侨青年,对于1931年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自己祖国东北三省,莫不义愤填膺。20余岁的杨妈富,更不齿于大汉奸汪精卫的卖国行径。

“这一公里穿越了78年”,参加徒步的南侨机工后代何方眼中噙着泪水,78年前父亲自马来西亚归国抗战,78年后何方首次踏上父亲曾经抛洒热血的土地。

图片 6

抗日战争期间,海外华侨华人积极支援祖国抗战。自1939年2月起,在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的号召下,3200多名华侨机工踊跃报名参加“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投身抗日救国服务,他们在滇缅公路沿线冒着战火抢运军需辎重及兵员,组装、抢修车辆,培训驾驶、机修人员,确保这条抗战生命线的畅通。据了解,南洋回国服务团中共有800多名琼籍南侨机工,占南侨机工队伍近三分之一,其中有400多名牺牲在滇缅公路上。

而到1937年“七七事变”后,海内外掀起抗战热潮。在太平山城,在太平筹赈会的大力宣传下,整个太平充满抗战救国气氛。

1937年,日军封锁了中国所有的出海口,中国昆明至缅甸腊戌的滇缅公路成为“抗战输血管”。1938年秋滇缅公路通车后,畹町为中方一侧的终点。

 ■陈嘉庚“寒衣电”

(海南省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 王胜)

1939年陈嘉庚号召会开车修车的华侨青年,参加南侨机工回国抗战。杨妈富看到陈嘉庚交给女婿李光前经营的太平南益橡胶厂不少员工纷纷报名。他又见到许多报名的当地青年,在哥打律福建公会前空地练习操练,在甘文丁路学习驾驶汽车,然后一批批南下新加坡出发远赴云南。他几次蠢蠢欲动也要报名,可是家族的反对,让他犹豫不决。

“这条路上留下了先辈们的英魂与泪水。”何方说,“我父亲叫黄杰满,是1939年8月14日第九批从新加坡登船回国抗战。”何方一边行走,一边缅怀着父亲。“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南侨机工纪念碑、纪念馆。”何方说,父亲的名字、事迹都被刻在了石碑上,这是她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触摸父亲。

图片 7

9月3号就是抗战胜利纪念日,9月1号我们在海南大学举办《南侨颂》,为了缅怀南侨机工的丰功伟绩,也是为了纪念伟大的抗战胜利日,所以这个意义非常重大。

过后,杨妈富在听闻最后一批将在8月14日在新加坡登船出发。他知道“苏州过后无船搭”,终于下了决心报名,搭上最后一班船。507人在新加坡码头登船航向南中国海到越南上岸,辗转到了云南。

1939年,在“南洋华侨总会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号召下,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缅甸、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地的3200多名南洋华侨青年机工,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战服务团”,分九批回国。国难当头,三千壮士赴国难,成为“抗战输血管”上的“运输兵”。

■位于昆明的滇缅公路零公里处竖立着南侨机工的雕塑。当年滇缅公路从这里延伸到云南畹町,再一直通到缅甸腊戍。

音乐会由海南省外事侨务办公室牵头策划,云南南侨机工学会合唱团和海南爱乐交响乐团联袂演出。《南侨颂》由云南滇西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南侨机工学会创作而成,分“家园沦陷”、“民族呐喊”、“滇缅国魂”、“驱逐日寇”、“南侨颂”五个乐章,讲述了南侨机工在海外得知日寇入侵,踊跃报名回国抗战救国的故事,歌颂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万众一心、顽强抵御外来侵略的爱国主义精神。

在昆明潘家湾受训后,他便被分发到各大队,在云南黄土高原上弯曲惊险的滇缅公路上,运载军事物资上前线支援抗战。在滇缅路的奋战生涯中,他曾经右腿被机关枪子弹扫中而受伤。

当日,90岁的蒋印生作为南侨机工代表从成都来到云南畹町,缅怀长眠此地的战友。“这段历史没有被遗忘”,蒋印生步履蹒跚地走在曾经奋战过的土地上。

图片 8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总会长林秋雅积极促成此次活动,她告诉记者,希望通过演出让更多南侨机工二、三代和年轻华裔感恩前辈,铭记历史。

然而战乱中,幸运的杨妈富也收获了爱情。在1940年,他在下关邂逅了大他一岁、个子娇小的白族姑娘赵桃贞(跌打中医赵天成、杨容安夫妇的女儿)而结合。1941年生下长子杨国良。

图片 97月7日,来自中国各地的南侨机工后人重走滇缅公路。 中新社发 杨景雯 摄

■翁家贵老人对记者说,他听说自己的祖上是从福建莆田迁到海南的。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总会长 林秋雅)

1942年5月5日,怒江上国军为了阻止日军冒充难民强渡惠通桥而毅然炸断吊桥。从此南侨机工就无法再运输。被遣散的机工因而失业。战乱时分,杨妈富一家无法回到南洋,而留在下关辗转生活。1945年生下女儿杨梅辉。

“我13岁从印度归国抗日”,蒋印生回忆道,“当时我们白天不敢开车,有日军的轰炸和扫射,晚上就在路上铺上白布条当指路牌,关着灯走。”蒋印生说,在一次运输中紧跟他身后的一辆运输车被日军炸毁,车上的战友都遇难,幸运的是他逃过一劫。

【编者按】

《南侨颂》交响组歌到马来西亚演出了两场,由我们七大乡团在吉隆坡主办,也在槟城办了一场,获得了非常热烈。大家看了这个演出过后,非常震撼,也非常感动。还是要把这段历史让我们年轻人知道,要珍惜和平,我相信全世界人都是热爱和平的。

直到1945年大战结束,杨妈富殷切回到南洋家。他准备带着妻儿回返太平。可是岳父母反对女儿跟着到一块陌生的热带国土。最后协商的结果是:杨妈富答应所生的第2个儿子,必须从母姓“赵”。于是夫妇俩办理复员登记。

“我们都是中国人,无论在哪都不能忘记身上流淌的血液。”对祖国的爱恋,让蒋印生等3200多名华侨回到了祖国,加入了抗日战争。

今天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纪念日,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今年7月,厦门市委宣传部、厦门市新闻工作者协会组织厦门主要媒体记者重走滇缅公路,走访健在的南侨机工,探寻当年的那段抗战历史。

黄艺 吕志强 海口报道

在1946年复员回到太平,1948年次儿出生了。可是夫妇却忘了对老人家的承诺:次子从母姓“赵”。但是,忘记姓,却忘不了国。他毕竟还曾是卫国战士,忘不了国家情,还是以国为先。于是为第2个儿子取名为“国泰”。

据史料记载,1939年通过滇缅公路运入中国的国际援华抗战武器和其他军用物资每月仅1000多吨,自从大批南侨机工担负滇缅公路军运后每月运量至1万吨左右。为此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翻车丧生,或因敌机轰炸扫射、饥寒交迫、瘴气患病而为国殉难者不计其数。”

作家萧乾说过:“中国有千百条公路,数不清的桥梁,然而没有哪一条像滇缅公路,也没有一座像惠通桥那样可以载入史册。”

日军残暴蹂躏马来亚3年8个月后,杨妈富后来一家搬离古打律,到市郊波阁亚三买了一块地建屋。杨妈富在1970年57岁时病逝于波阁亚三,安葬于太平福建义山。而他从云南带回来的南侨机工证件、奖状、徽章等文物,也随老人家入殓。其妻子赵桃贞则在1984年在香港中风病逝。

绵延在畹町境内的滇缅公路,随着时代发展已由羊肠土路变成了双车道柏油路,如今成为一条省道,它已卸下了“抗战输血管”的历史使命。不远处,一道高速公路直通瑞丽,成为新时期中国连通缅甸的主通道。

滇缅公路之所以在中国抗战史上影响深远,是因为它是中国抗战时期的“输血管”和“生命线”。70多年前,有3200多名南侨机工以方向盘为武器,在滇缅公路上冒死运输战略物资。采访期间,我们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当年的相关档案史料和如今已进期颐之年的那些当年的卫国者所讲述的历史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身影,他就是陈嘉庚。

杨国泰1970年后搬到吉隆坡发展商业,而女儿杨巧双则生于都门,受英文教育,当律师,2008年步入政坛,当选雪兰莪州议员。2013年再度重选,还被委任为雪州州议会议长。而2018年全国大选,她中选马来西亚下议院国会议员,更上一层楼,当了高官,掌管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

文/图 本报特派记者 陈进容

滇缅公路

20多万名劳工耗时8个月 建成唯一战略物资运输通道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标志着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迅速占领了京津地区和华中、华东、华南地区。

得知祖国遭遇日本侵略,以陈嘉庚为首的爱国华侨纷纷捐款捐物,筹集了大批国内急需的药品、棉纱、钢材、汽车等物资。然而,那时中国沿海几乎所有的港口都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包括政府用珍贵外汇采购的枪支弹药等武器装备也无法进入国内,中国急需一条安全的国际运输通道抢运战略物资。在云南昆明,滇西抗战史专家戈叔亚告诉记者,国民政府于1937年底征集20多万劳工在崇山峻岭间修建滇缅公路,1938年8月底,这条路开通,成为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战略物资运输通道。

今年7月中旬,厦门新闻采访团一行从滇缅公路位于昆明的零公里处出发,先后赶赴保山、松山、龙陵、芒市、畹町、腾冲等地采访。尽管已经过去70多年,但今天驱车行驶在这条路上,峨峨松山之险峻、泱泱怒江之湍流,一下子就让人感受到当年开道、行车的艰辛与危险,更何况当年是在疫病频生、敌机轰炸、气候多变的恶劣环境下,南侨机工的伟大让记者一行无不动容。

呼吁救亡

陈嘉庚发出救国紧急倡议 3200多名华侨回国服务

1939年2月,一则通告在东南亚各国的数百万华侨中迅速传播,那是爱国侨领陈嘉庚领导下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发出的救国紧急倡议。

今年7月13日,在云南省档案局,记者查询到当年的这份倡议——“本总会顷接祖国电,委征募汽车之机修人员及司机人员回国服务。凡吾侨具有此技能之一、志愿回国以尽其国民天职者,可向各处华侨筹赈总会或分支各会接洽……”

响应陈嘉庚号召的华侨有3200多人,他们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先后分9批回国支援抗战。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在穿江越岭、蜿蜒1154公里的滇缅公路上运输战略物资。

3200多名南侨机工奋战在滇缅公路,但当时的国民政府对这批人员的衣食却一度无法保障,陈嘉庚对这批南侨机工予以极大的关怀:出发前集会鼓舞、入云南探望勉励、关切机工待遇安危。在云南省档案局,记者查阅到一份1939年的“陈嘉庚关注机工寒衣电抄”。在这份电文里,陈嘉庚积极肯定了南洋华侨响应号召,回国支援抗战的热血爱国行为,同时提到极个别机工“旋有败坏逃回云苦寒无衣”,呼吁政府予以解决。而在另一份档案中,记者查阅到,陈嘉庚的这份电报,引起当时国民政府的重视,蒋介石夫人宋美龄1939年11月8日为“陈嘉庚机工寒衣电”专门发电报给宋子良,要求云南方面予以重视办理。

热血南侨

“弃优职妻子热血赴义” 三分之一机工为国牺牲

陈嘉庚在“寒衣电”中,提到南侨总会号召南洋华侨归国支援抗战,“半年间募应三千人多有弃优职妻子热血赴义者”,当年他们是怎样的一种热血卫国情怀?根据档案记载,当年响应陈嘉庚号召归国的那些南侨机工中,有放弃汽车公司副总工程师的高薪,告别妻儿,率十几个同伴,携全套修理器具报名回国的新加坡华侨王文松;有生于印度尼西亚,卖掉自家小汽车自费回国的青年陈寿全;还有身为家中独子的新加坡华侨吴钟标,他为了回国支援抗战,临时租车学会驾驶,改名吴惠民,才瞒过家人报名回国。

根据陈毅明等南侨机工历史研究学者考据,这3200多名南侨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因为恶劣的战时环境和频发的疫病,永远倒在了这条险峻的公路上。当年他们运送抗战壮士及近50万吨国际援华物资,对中国的抗战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如今,散居世界各地、尚健在的南侨机工,仅存12人。

【见证】

“没有陈嘉庚,中国那时就很危险”

101岁的翁家贵时隔70多年,不假思索用闽南话念出陈嘉庚名字

“陈嘉庚祖籍在哪里?”“就你们厦门。”今年7月14日,记者在云南保山101岁的翁家贵老人家中,他谈到了当年陈嘉庚号召他们归国支援抗日的往事。记者问他:“陈嘉庚这个名字,当时的华侨们怎么念?”一旁同行的泉州籍记者插话:“Dan Gà Gin。”老人马上“纠正”:“是Dan Gà Gen!”

翁家贵是海南人,尽管过去70多年,但他对陈嘉庚这个名字的读音还永记不忘。“没有陈嘉庚,中国那时就很危险。”翁家贵说:“陈嘉庚伟大,很伟大,华侨都听他的号召。”

1939年,25岁的翁家贵在吉隆坡开出租车。“我是海南人,年轻时离开父母,一个人到马来西亚做工挣钱,后来开出租车,每个月赚得不多,但在吉隆坡生活也还可以。”翁老告诉记者,当他和另外几百名侨胞响应陈嘉庚的号召回国时,他们已经是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的第五批了。“我是1939年回国的,当时我们坐船要离开新加坡码头时,岸上送行的人山人海,很多人很激动,把帽子往空中一扔,很多帽子掉到海里。”翁家贵回忆。

归国后,一次运兵途中休息,有个战士把枪递给翁家贵,让他打一枪试试。“我拿枪一打,后坐力一下让我坐地上了。人家就笑我说‘你打枪都不会,怎么打日本人?’我说,我们是开车的,方向盘就是我们的武器。”他回忆道。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交响组歌,穿越了78年的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