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大选获胜,日本新版外交蓝皮书删除

2019-11-01 12:23 来源:未知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鉴于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12日在“东方经济论坛”上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议,在不附加任何前提条件的情况下,于2018年年底前签署和平条约,安倍政府希望通过外交渠道等了解俄方真实意向,从而促使包括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问题在内的《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取得进展。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普京第四次当选俄罗斯总统。日本政府对普京在总统选举中再次当选表示欢迎,同时希望把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共同经济活动作为解决日俄领土问题以及签署和平条约的踏板。对此,日俄两国间有很深的隔阂,启动时期也尚无眉目。普京虽然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了20次会谈,但在领土问题上看不见其让步的姿态。日本媒体评论认为,今后的6年将成为普京最后的任期,日俄领土谈判将迎来关键时期。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萍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雁初 柳玉鹏】继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上周访俄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1日也从东京羽田机场启程,在前往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前,展开对俄罗斯的访问。据日本共同社21日报道,安倍将于22日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日俄缔结和平条约问题举行会谈。日俄近来围绕领土问题的磋商备受外界关注,两国首脑能否能在此次会谈中推动和平条约谈判取得进展引人瞩目。

图片 1

图片 2

  “俄罗斯制度的优惠措施适用于参与其中的日本企业”。 日本共同社3月19日报道称,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总统选举前夕反复阐述了基于俄罗斯法律实施共同经济活动的原则立场,再次给人留下了在南千岛群岛主权相关法律框架问题上采取不妥协姿态的印象。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21日报道,22日的会谈是安倍与普京举行的第25次首脑会谈。据称,安倍离开日本前看上去心情沉重,他21日在首相官邸举行记者会时表示,领土交涉是战后遗留课题,并不容易解决,希望能在莫斯科“充分利用时间,与普京敞开心扉进行会谈,尽可能推进和平条约缔结谈判”。同时,安倍还希望借此次访问,继续推进日俄在争议岛屿的“共同经济活动”,并通过参与远东经济开发,加强日俄经济与安全合作,进一步争取俄方的支持。

2019年版外交蓝皮书

  日本NHK电视台9月13日报道称,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2日会见记者时表示,普京在本月10日与安倍首相举行首脑会谈之际尚未提出这样的建议。此外,菅义伟还表示,日本政府希望解决四岛的归属问题,并签署《日俄和平友好条约》,这一立场没有改变。

  拉夫罗夫还表明应优先实施有关项目。这与日方把引进不损害双方法律立场的“特别制度”作为先决条件的意见存在明显分歧。

日本共同社21日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安倍正在考虑把俄方“先行归还” 四岛中较小的色丹、齿舞两岛后,就缔结日俄和平条约作为领土问题解决方案。安倍认为,俄方一直将北方四岛视为俄领土,如果要求俄方归还择捉岛和国后岛,谈判很有可能触礁,而要求俄方移交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中写明的色丹岛和齿舞岛也可能难以实现。有观点称,这事实上意味着日本放弃主张对国后岛和择捉岛在内的四岛权利。日本国内也批评说,这一策略可能导致日本最终放弃择捉、国后两岛,让日本国家利益受损。报道还称,实际上安倍对力争先归还色丹、齿舞两岛,再归还其余两岛这一策略能够实现的可能性正逐渐变得悲观。其政府高官认为,普京根本不可能同意这一构想。

海外网4月23日电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23日,日本外务省发布了2019年版外交蓝皮书。这版蓝皮书中删去了2018年版强调的“北方四岛属于日本”相关表述。

  日本政府内部存在不能容许进行或将导致领土问题搁置的谈判等意见,认为需警惕俄方今后的举动。

  2016年12月两国首脑达成共识,一年多后也没有启动共同经济活动的眉目。俄罗斯2017年在色丹岛设立经济特区,允许日方反对的第三国参与,美国和冰岛企业已决定投资。俄罗斯副总理特鲁特涅夫断言称:“就算没有日本,四岛开发也没有问题。”

围绕北方领土主权问题,日俄两国间一直存在重大分歧。日媒称,日俄首脑去年11月在新加坡东亚峰会期间,就基于《日苏共同宣言》加速两国和平条约谈判达成基本共识。在国际形势大幅变化的情况下,两国均有改善关系的设想。今年以来,安倍曾多次表达要解决领土问题的决心。但上周河野访俄并未给他带回“好消息”,俄方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日益强硬,官方和民间均强烈表示不会放弃本国领土。普京一直强调,俄日应优先推进和平条约缔结,然后再解决领土问题。舆论认为,即使俄方同意以某种形式“归还”两岛,也不会向日方移交主权。安倍与普京本次谈判预计将充满波折。

23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内阁会议上发布了2019年版外交蓝皮书。书中明确记录了至今为止日俄谈判的全部过程,却没有提到南千岛群岛的归属问题。而这一问题在2018年版外交蓝皮书中被重点提及。河野太郎表示:“在日俄两国首脑领导下,将尽快解决领土问题,签署和平条约。现在正在积极推进谈判。”

  鉴于安倍与普京已一致同意预定在2018年秋季以后举行国际会议之际再度举行首脑会谈,安倍希望通过外交渠道等了解俄方的真实意向,从而促使包括领土问题在内的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取得进展。

  关于在2017年9月首脑会谈上达成共识的5项共同活动,俄方也提出了严格要求。俄罗斯媒体报道称,实际管辖南千岛群岛的萨哈林州政府对“减少垃圾对策”面露难色。南千岛群岛最大企业“基德洛斯特罗伊”(Gidrostroy)也对养殖项目表示警惕,称有可能与现存企业的利益背道而驰。

俄《消息报》21日援引东京大学俄日关系专家詹姆斯·布朗的话报道称,本次俄日首脑会谈不可能取得重大成果。虽然安倍急于推动解决领土问题,但俄罗斯并不着急,而且移交两岛给日本将在俄社会引发严重的负面影响。日本拓殖大学海外事情研究所教授名越健郎也称,现在并非日本和俄罗斯就领土问题进行交涉的有利时机,也没有必须缔结和平条约的必要性。安倍急着缔结和平条约,只是为了给自己的政权留下政治遗产,目前他的任期仅剩3年。此外还有观点认为,安倍之所以推动解决领土问题,也有希望借助俄罗斯平衡与美国间关系的考虑。据了解,在战后历任日本首相中,安倍想解决“领土问题”的愿望最为强烈。今年1月6日,安倍在山口县为父亲、前外相安倍晋太郎扫墓,曾起誓“无论如何都将推动取得进展,尽全力画下休止符”。

日媒称,蓝皮书特意回避了南千岛群岛的日方立场,这是日本外务省“考虑了俄方的心情”,避免给俄罗斯造成日本对签署和平条约设置前提条件的印象。

  不过,在共同社看来,根据进入最后任期的普京意向,仍留有日俄领土谈判取得进展的可能性。日俄外交消息人士期待称:“如果是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赢得国民信任之后,也能想象局势发生变化。”

俄新社21日称,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表示,俄方愿尽力加快与日本缔结和平条约的谈判进程。不过迄今为止,日本政府尚未正式宣布愿意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以换取两个岛屿。俄日两国都不打算为签署和平条约放弃国家利益。目前两国均未就缔结和平条约提出任何具体草案。

图片 3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Kuzminkov指出:“安倍和普京均有意解决领土问题,通过达20次的会谈建立了信赖关系。两人担任两国首脑的时期是机会。”

2018年11月,安倍与普京会谈。

  日本政府19日对普京在俄罗斯总统选举中再次当选表示欢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称,“将进一步增进合作,推动日俄关系发展”。关于陷入停滞的日俄领土问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将与进一步巩固了俄罗斯国内政治基础的普京“坚持不懈地推进谈判”,表达了力争缔结和平条约的决心。

日俄领土争端由来已久。2018年11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时,对普京表示,根据1956年的日苏共同宣言,两国应在和平条约签订后,把南千岛群岛的色丹与齿舞两岛交还日本。这是安倍与普京的第23次会谈。每一次会谈,安倍都要提争议领土,都要谈和平条约,但这两个问题一直没有着落。

  有关日俄关系,菅义伟强调,作为地区大国,日俄两国构建稳定关系并加深合作,对地区的稳定与发展而言极为重要。他还表示:“将以在广泛领域有助于国家利益的形式,继续推进日俄关系。”

2019年1月,日俄两国外相就包括日俄争议领土问题在内的和平条约签署问题举行了首次磋商。俄方表示无法接受日方把争议领土叫做“北方领土”,展示了对这一问题的强硬姿态。同月,安倍与普京举行了3个多小时的会谈,但日俄领土问题至今一直僵持,无法取得新的进展。

图片 4

南千岛群岛

日媒称,和平条约谈判的争议点是色丹与齿舞两岛的交还时间、方式、交还后的主权以及在日美军的处理方法等。在这些方面,日俄存在很多分歧。俄方此前一直表示无法相信日本,担忧在南千岛群岛上会设置美军基地。专家曾指出,任期内解决日俄争议领土问题是安倍长久的愿望。但是普京说过,解决南千岛群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可能一蹴而就。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普京大选获胜,日本新版外交蓝皮书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