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晚报就假照片致歉,获奖始末

2019-10-20 10:09 来源:未知

摘要: 网友指出的三大疑点CCTV影响2006年度十大新闻图片的“藏羚羊”  “这是一张大家都很熟悉的照片,当初看..“周老虎”翻版 这回是“刘羚羊”网友指出的三大疑点CCTV影响2006年度十大新闻图片的“藏羚羊”  “这是一张大家都很熟悉的照片,当初看到它的时候曾经让我眼前一亮:青藏铁路上的火车和野生动物通道上的藏羚羊在同一个时候出现在作者的镜头之中,多么精准的一个决定性瞬间啊!所以之后照片入选CCTV影响2006年度十大图片,作者也获得无数殊荣……但前日,我突然发现,在图片的最下方,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线……”2月12日,一个名为《刘为强获奖藏羚羊照片疑似造假》的帖子出现在了全球最大的中文摄影网“色影无忌”上。很快,帖子引来了上万点击率,截至昨晚7时,该帖的点击率已经达到120478次,回帖1524个,甚至有网友以“周老虎”来比喻刘为强。难道,这张获奖照片真的是PS的吗? 网友发帖:质疑获奖照片造假  网友“dajiala”是发表这个帖子的人,他质疑的是荣获“2006CCTV年度新闻记忆年度新闻图片”铜奖的《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这张照片。按照“dajiala”的说法,他原本十分喜爱这张照片,但当于2月10日他经过北京5号线地铁的照片展出处,再次看到这张他十分熟悉的照片时,却发现了疑点。“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细节,在图片的最下方,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线。仔细观察,这明显是一道拼接的痕迹……如果火车和藏羚羊是两幅照片,那么,那个‘决定性的瞬间’不就成了很简单的PS技巧了吗?”随后,“dajiala”拿出相机拍下照片细节,回家后又与珍藏在电脑中的照片进行仔细对比,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照片有假。  多方拷问:难道又出“刘羚羊”?  “dajiala”的帖子无疑引起了轩然大波,更多网友加入到考查获奖照真假的行动中来:EXIF信息(可记录数字照片的属性信息和拍摄数据的文件),研究图片中的每一处细节问题。很快,网友又发现了更多的问题:“EXIF信息显示,获奖照片的拍摄时间有假!”“有两张在同样地方、不同时间拍摄的照片上的石头竟然是相同的!”“羚羊明显在迁徙,有火车经过不可能不被惊动!”网友们用业余的摄影技术和眼光,不断地在拷问着这张曾获得过大奖的照片。网友“子非鱼”的分析则更显专业,“从快门速度凝固藏羚羊动作看,应是20D的1/1000秒更合理。但拍摄日期又是在9月,这和藏羚羊生活习性相矛盾。”在纷纷质疑声中,有网友打趣说,“周老虎”风波未平,“刘羚羊”又横出江湖了吗?  摄影专家:央视应对此事负责  带着照片,记者咨询了在成都新闻界内颇为资深的一名摄影专家。“新闻照片首先必须强调新闻事实成立,决定性的瞬间如果被偷梁换柱,那么这个新闻事实就是不成立的,参选新闻图片奖显然也就是不符合逻辑的。”看到照片的第一眼,这位摄影专家就摇头说,“从藏羚羊的习性来说,如果真是有火车经过,它们肯定会仓皇逃跑,四处分散,绝对不可能走得成一条直线样的镇定。”说罢,他还出示了一张当火车从藏羚羊身旁经过时的照片,照片中,藏羚羊果然惊恐似地呈分散性躲避、奔跑。“只要是熟悉藏羚羊的人,应该第一眼就看出这张照片的不合理之处。既然普通网友都看出问题了,为什么当初央视那么多评委都没能看出问题,反而还颁发了新闻照片铜奖?”这位摄影专家认为,作为颁发奖项方的央视应负首要责任。  拍摄者回应:照片确系PS  网友们质疑的这张照片知名度极高,曾被全球200多家媒体转载过。这张获奖照的拍摄者叫刘为强,现任《大庆晚报》摄影部副主任,还拥有中国摄影家协会高级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等头衔。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拨通刘为强的手机时,他正在外地出差。“图片中的羚羊是真的,桥也是真的,但是瞬间不是那么好赶。”刘为强坦率承认:照片确实是PS的。刘为强说,这张照片拍摄于2006年,一直作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宣传画、明信片素材出现。后来,由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将照片提供给《中国环境报》发表后,被中央电视台发现,入选当年“2006CCTV年度新闻记忆年度新闻图片”,并获得铜奖称号。“这张照片我从来没有以新闻图片的形式发表过,在获得这个奖后,我也没有将它用来参选荷赛、中国新闻奖等新闻类图片大赛,因为它本来就是一张经过艺术加工过的艺术照片。”对于“为什么PS的照片能获新闻奖”,刘为强认为,“这有可能是因为参加新闻图片评选的评委们不了解藏羚羊的习性导致。”  “其实我倒希望这件事闹大,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藏羚羊了!”刘为强说。对于有网友认为应取消奖项时,刘为强称,当初他获得的只有一张奖状和一个奖杯,取消这个奖他也觉得无所谓,“目前只有藏羚羊是我的关注焦点!”随后,记者在网上查询得知,这个新闻图片奖是由央视新闻中心和多家报社一起联合举办。晚6时许,记者反复拨打央视编委办和新闻中心的电话,但都无人接听。对于网友的说法,央视会作何回应,本报将继续关注。  【网友热评】  hjf:该片的真相经人质疑和当事人回应,已经水落石出了。CCTV把该合成照当成新闻照片来颁奖那是它审核把关的问题;刘大言不惭地把奖接过来他也有问题。总之任何大错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由一串不那么大的错接力“拼接”成的(引用了该帖中一常见技术词汇)。龙白菜:真实性是新闻摄影的原则,也是底线。要没了原则,那些孜孜以求的新闻人,那些为了真相赴汤蹈火的新闻人,那些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的新闻人还该追求什么。CCTV那么专业的机构,难道还分不清新闻摄影造假的性质么?  sqz:这事如果属实,肯定能入选“30年来对中国新闻摄影影响较大的事”。希望它不是真的。  Antonio:6月6日13时33分,如此说来,刘拍摄于6月6日13时34分的这张照片就是没有问题的,EXIF信息也是正确的。那么6月6日石头上的影子也是真实的,但是那个影子和获奖照片的完全重合(本应该相差30度左右)。这个作为证据,获奖照片(其自称6月23日拍摄)就是假的羊,其实是6月6日13时33分左右那群羊。黄非红粮票本:CCTV为挽回公信力,应该收回刘获得的一切荣誉、禁止刘参加新闻摄影X年(就象奥运会对待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一样),并向公众道歉!(图片截自刘为强博客、央视网站及色影无忌论坛) (作者:薛玲)

摘要: 刘为强经过PS合成的《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  郎树臣获得“金镜头”银奖的《藏羚羊穿越青..“刘羚羊”获奖始末刘为强经过PS合成的《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  郎树臣获得“金镜头”银奖的《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拍摄时,郎树臣与刘为强在同一现场,拍摄了同一羊群,拍照时间仅差一秒,却“有羊没车”。 郎树臣 供图  刘为强挖了一个坑  2006年6月,《大庆晚报》摄影记者刘为强在可可西里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征得管理局的同意在迁徙通道挖了一个简单的掩体。所说的掩体,其实就是一个小坑。在海拔4600多米的高原连喘气都费劲,挖一个能容纳两个人的掩体整整耗掉了我3天的时间。挖完小坑后,再在上面盖上一些东西,东西上面再盖些沙石之类。这样,藏羚羊就不会害怕了……”  在这封回复采访的电子邮件里,他向《人民摄影》报女记者梁丽娟如是描述在坑里拍摄藏羚羊的经过:  “在掩体里苦苦等待了8天的我终于在6月中下旬(约6月20多号)拍到了这一瞬间。记得当时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我看到火车驶过大桥,看到下面一群藏羚羊同时奔跑的时候,心跳都在加剧。好在拍摄了几张,而藏羚羊和火车同时存在的只有三张。这也是我在掩体里拍摄的唯一迁徙的瞬间。后来我用这种方法拍摄了许多高原骄子——藏羚羊的精彩瞬间。”  这三张照片中的一张,被命名为《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半年后,它获得了CCTV“《影响2006》年度新闻记忆”特别节目的新闻图片十佳铜奖,刘为强从此一举成名。  3个月后,2007年3月7日的《人民摄影》报头版头条刊发了梁丽娟采写的《那一刻,我拍下了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在报道中,刘为强的头衔不再是《大庆晚报》摄影记者,而是“中国藏羚羊四季生态拍摄者”,三张连拍照片则放在报道上方最醒目的位置。报道下方,是刘亲自撰写的《千古一瞬,真爱永恒》,记叙了他用镜头“见证中国藏羚羊交配全程”的过程。  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刘为强和藏羚羊的故事将是感人的和完美的,此前从未有人拍到过“羊和火车”如此和谐的场面。但网络戳穿了这一谎言。2008年2月12日,网友DAJIALA在中文摄影网站“色影无忌”上发帖,指出刘为强的获奖照片疑似造假:“图片的最下方,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线……仔细观察,这明显是一道拼接的痕迹。”从这一质疑开始,大半年来华南虎照片造假疑云所累积的网络情绪,被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引爆,“刘羚羊”迅速成为一个公共事件。  刘随后承认了造假事实。6天后,他的获奖资格被宣布取消,刊登该照的多家媒体发出谴责联合声明,刘为强及其所在单位《大庆晚报》分头发出致歉信。同一天,他宣布辞去公职,自己承担一切责任。刘为强的光荣和梦想,就此栽倒在自己挖的这个被称为“羚羊门”的大坑里。作为大赛主办方的CCTV,一如既往地成为网民嘲笑攻击的最佳对象。当初参与评审同意颁发大奖的摄影界内评委,此时也被广泛质疑——一篇帖子就轻易甄别了的假照片,何以能在高水准专家的眼皮底下,闯关斩将?  贺延光的歉意  “羚羊门”事件爆发后,记者拿到一个不少于12人的评委名单,其中大多是各大平面媒体的图片总监。有消息人士称,在评审现场,就有评委对刘为强照片提出疑问。  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贺延光是最早的质疑者之一,也是唯一表示要道歉的评委。“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向参赛的所有作者表达自己的歉意……我觉得是评委就得为这个事情负责任,不在于当时是赞成还是反对。因为最后的结果是评委会的结果,至于当时是几票通过,那不过是过程,我们最后宣布的是结果。”2月20日,鼠年元宵节的前一天,在宁波出差的贺延光在电话中说。  他表示,获知消息至今,依然觉得“羚羊门”即使对摄影界来说,也是一件非常恶心的事情。而回顾整个评审过程,贺延光认为评审环节徇私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参赛者的名字都是密封的,而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所有评委和刘为强都没有利害关系。  在贺延光看来,评委的责任更重要的是在事情出了后一定要有旗帜鲜明的态度,是回避还是处理。“我的观点是一经发现,立即处理!”他赞同“羚羊门”事件的处理结果,就他记忆所及,这是多年来他所记得的最严厉的一次处罚。  “不要把这个事情仅仅当作摄影界的事情,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尤其是去年包括华南虎照在内发生的一系列造假事情,说明社会土壤和风气有问题。”采访末了,贺延光说。此观点得到了另外一位评委、《新民晚报》首席摄影记者雍和的赞同。  对摄影界新闻作品造假问题,雍和一连用了三个成语来定性:由来已久,司空见惯,屡见不鲜。雍和说,问题一般还没人管,“造假算什么?只要你不犯政治错误。”  柴继军的懊恼  在贺延光接受采访的前一天,另外一位评委柴继军,也给他打来电话征求对处理意见草案的看法。  柴继军是评委中身份最特殊的一位。作为央视2006年度新闻图片十佳评选的承办方,国内著名图片库ChinaFotoPress(下称CFP)这一负责人得以参与此事善后,起草处理结果的草案,并电话众评委征求意见。  柴继军坦承,央视新闻中心作为主办单位并不熟悉平面媒体,很难在短时间内筹集到大量参赛照片,这是委托ChinaFotoPress作为承办单位的原因之一。  记者登录央视国际网站查询得知,该次活动向全国征集照片的公告落款日期是2006年11月19日,而央视新闻频道播出事先录制好的颁奖晚会是在2007年1月3日,两者相距不到一个半月。  柴继军指出,因为时间太紧,央视此次年度新闻图片十佳评选的参赛作品,并非像外界估计的那样是全国各地摄影记者应征,而主要来自承办单位CFP从自身图片库的筛选。此外,在业内享有盛名的《人民摄影》报的推荐,也是参赛图片第二个重要来源。两位评委——《人民摄影》报总编霍玮和《新民晚报》首席摄影记者雍和证实了这一说法。  据刘为强自己的陈述,照片拍摄时间为2006年6月23日。记者网络检索发现,这张照片最早正式发表的时间,是拍摄4天后的2006年6月27日,发表平台是新华网,除这张肇事照片外,同时发表的还有刘的其他四张类似主题的照片,而刘本人恰是新华社的签约摄影师。柴回忆,正是看到新华社中国图片总汇刊发这张照片后,他才安排CFP工作人员主动打电话给刘为强,签下该照收入图片库,随后又荐其参选。刘为强被网友质疑存在明显PS痕迹的其他照片。  霍玮的疑虑  柴继军的懊恼,和霍玮相比可能算不了什么。事后他回顾,在“羚羊门”事件前后,至少有三次机会有可能识破刘为强设置的骗局。霍玮说,评选前,曾听手下一名摄影记者聊过刘为强照片可疑的《南方日报》摄影部主任钟荣健,曾在某个摄影界联谊的场合提醒过他,因此评选之初他就对该照心存警惕(钟荣健证实曾就此事当面提醒霍玮)。  和这次被网友揪出的PS痕迹不一样,评审会上几位评委的主要疑点集中在一点,那就是天性胆小、极易受到惊吓的藏羚羊,在列车驶过时出现不符合常识。曾经实地去可可西里拍摄过的霍玮说,要么有羊,要么有车。又有羊又有车两个元素同时出现彰显和谐主题,太巧太难了。贺延光和雍和都回忆,贺当场提议霍玮找刘为强核实照片真伪,霍玮旋即电话《人民摄影》报副总编尹玉平和记者梁丽娟布置此事。“结果他们很快向我回复联系核实的情况,说刘为强在电话里强调是在守候了8天后拍摄的,‘以人格保障照片没问题’。”霍玮说,在将反馈结果告知众评委后,大家不再有异议,搁置质疑开始投票。  多位评委还证实,包括颁奖典礼在内,央视那次年度新闻图片十佳评选,在2006年底一共开了三次会,前两次都是评委参加的评审会,地点都在央视东门北侧的梅地亚中心,前后大约花了两天。因此,评选结果出来以后与颁奖晚会正式公布结果之间,还有一个时间差。在这个时间差里,霍玮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踏实,便安排尹玉平悄悄联系了两位业内专家对刘为强的照进行鉴定。颁奖结果公布前夕,尹玉平汇报:两人的答复都是很难鉴别出真假。对数码摄影元数据颇有研究的《深圳特区报》摄影记者齐洁爽是两位专家之一,2月20日齐向记者证实了此事,当时尹志平送来的照片“从像素上看不出问题,除非能调取作者拍摄的原图”。  至此,评委这个门槛,刘为强闯关成功。  最后一次考验,发生在几天后举行的颁奖典礼上。身着迷彩服留着一头长发的刘为强到场领奖,面对主持人李小萌的提问,再次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他的挖坑故事,赢来满场掌声。这是霍玮第一次见到刘为强,霍承认当时他也被感动了,作为亲历者,他知道拍摄藏羚羊的艰苦程度。同时出席典礼的《南方都市报》摄影部主任王景春很清晰地记得,即便在典礼后的晚宴上,面对众多同行的盘问,刘的表现也十分镇静坦然,看不出丝毫破绽。  郎树臣的沉默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霍玮渐渐消弭的疑问又汇集起来。央视颁奖典礼过后的同个月底,《人民摄影》报和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一年一度的新闻摄影作品大奖赛在长春莲花山召开。这个俗称“金镜头”的摄影大赛在业内名声很响,但刘为强没有将他的藏羚羊照片报名参选。  爱才心切的霍玮觉得有点奇怪,电话过去询问,刘的回答是正在可可西里拍摄,没时间参加。有意思的是,尽管刘为强不在,他和他的藏羚羊照依然成为大赛上的争议焦点之一。《南方日报》摄影记者郎树臣的一幅名为《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的参赛照片,让大家想起了刘为强。两张在同一个地方拍摄,主题也相同,不同的是,郎的照片是在铁路桥上俯拍,“有羊没车”。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郎树臣表示,其实他早就知道刘的那张照片是假的,因为当时刘为强拍摄时,他也在现场拍摄同一批羊群。也即,刘为强拍摄的也是一张“有羊没车”的照片。郎树臣强调,两人拍摄的两张“有羊没车”的照片,拍摄时间只相差一秒。郎还指正,即便在他拍摄结束先行离开后,在刘为强挖的坑里,还有一个同样来自大庆的助手,应该了解这些照片的全部过程。  为什么那时不站出来说?郎树臣解释,作为同样在铁路桥那里守候藏羚羊的同行,刘为强帮他联系过索南达杰保护站的住宿问题,彼此都是朋友,“不好意思说”,何况“这也是评委的事情”。但让郎树臣始料未及的是,评委们居然对他的照片产生了争议。霍玮和雍和回忆,有人提出,比起刘为强那张“有车有羊”的照片,郎树臣“有羊没车”的照片逊色太多,拿奖不够分量。  接着也有人提出,刘的那张照片太完美太巧合,至今还有疑问。不在场的刘为强和他藏羚羊照片的真伪之争,随之重新成为焦点。同样担任评委的王景春回忆,担任大赛评委会主席的贺延光最后提出了一个“无罪推定”的原则,适时终结了争议。争议的结果是:刘为强那张央视大奖照片,因为没有参赛,也没有明显证据,继续搁置争议,“把真相交给时间”。  最后,郎树臣那张“有羊没车”的《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因为“更趋近于真实”,获得这次“金镜头”大赛自然及环保类的单幅银奖。春节过后的华赛摄影大赛,刘为强依然不见踪影。霍玮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遂在该报编前会上郑重做出安排,要求尹玉平和梁丽娟继续调查。2007年3月初,梁丽娟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刘为强,随后将刘提供的3张连拍照片,送交北京一家名叫中科希望的软件公司鉴定,但依然没有清晰的结论。  梁丽娟表示,情况不明朗,她只好以介绍刘为强获奖作品创作经验为由,将这三张照片和刘自述的拍摄过程刊登在当月7日的《人民摄影》报上。2月20日,尹玉平特意来电向记者强调,决定同时刊登这三张照片,其实暗含该报的态度,而非单纯的肯定和褒扬。  郎树臣分析,之所以这些机构和专家很难鉴定出来,很可能是刘为强将照片PS合成完以后,冲出来一张,再用相机翻拍,如此在画面和元数据上很难看出来,还会有完整的底片备查。  网络的功劳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些问题在网络上居然迎刃而解。数码摄影专家齐洁爽感叹草莽间藏龙卧虎。贺延光感谢网友监督,感叹“以前造假事件层出不穷,但都是圈内的事情,现在是社会上的事情了”。  追溯所有造假过程,刘为强本人也未必对网络力量没有认识,他除了将假照片最初交给新华社发表外,极少主动参与摄影竞赛之类活动。一位网友感叹,“羚羊门”事件尘埃落定后,虽然还有些谜底没有彻底解开,很难说刘为强是一个处心积虑城府很深的人,但他的冒险举动背后,又呈现出复杂的性格特征,如明知有明显的瑕疵甚至目击证人,却企图用并不算高明的谎言来营造一夜成名的梦想,又随时小心翼翼地规避着可能出现的危险;刚开始不惜铤而走险来延续谎言,又马上以罕见的坦率承认一切错误,甚至甘愿接受最严厉的处罚。  在评委圈里,对刘为强的业务评价却也迥然不同。柴继军认为他显然是个“不职业”的摄影爱好者;自称也是PS高手的霍玮则感叹阴沟里翻船,觉得此人原来是个“PS惯犯”;而他的老领导,那位3天前引咎辞职的《大庆晚报》总编辑王忠一,则在电话里强调,刘为强在业务上是“非常过硬非常不错”。  截至本刊发稿时,刘为强的手机始终未能打通,也没有回复记者发给他的采访短信。那些被他蒙过了的评委们则忙着对评奖制度亡羊补牢。柴继军认为今后的评奖需增加作品公示程序,增加必须提交原版底片的条件。还在出差途中的贺延光,则刚刚通过电话参与了一个媒体同道发起的维护新闻图片纯洁自律签名活动。同样被他蒙过了的梁丽娟正忙着在组稿,《人民摄影》报马上就要再出一期有关“羚羊门”的稿子。南都周刊记者 郭舜东

图片 1

图片 2

刘为强的照片与郎树臣的照片拍自同一场景,相隔仅一秒钟,却多了一列火车。首届华赛金奖照片《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上,有两只一模一样的鸽子。“金镜头”奖参赛作品《为什么不回家》的作者王一主动承认,上传的作品是一张PS照。与原图相比,天空多了乌云。>>>>更多图片资讯

>>>>更多图片资讯

24日在九寨沟举行的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奖评选中,一名参赛者主动告知主办方其照片曾经过PS处理,请求取消资格,而另一名本已在初选中入围金奖的作者则被认为图片说明“失实”,“违反新闻原则”而被取消资格。与此同时,摄影界“打假派”许林则在这两天的博客中列举了去年华赛获奖照《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将鸽子用PS技术作假的新证据。至此,从“周老虎”、“刘羚羊”,再到“广场鸽”和最新的“偷猎人”和“天上云”,新闻摄影真实性问题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大庆晚报》就刘为强假照片事件发表致歉声明。致歉声明称,对拍摄者刘为强给予解聘处理并取消所获荣誉称号,大庆晚报现任总编辑王忠一引咎辞职。同时,刘为强发表致歉信称,自己已没有理由再从事新闻行业,但仍会致力于中国藏羚羊的保护事业。

《为什么不回家》

《大庆晚报》致歉声明全文如下:

“误造”乌云

大庆晚报关于本报摄影记者刘为强CCTV获奖作品造假的致歉声明

23日,由人民摄影报和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主办的中国新闻摄影“金镜头”评选在九寨沟举行。当天公布的奖项中,有一个是非突发新闻类金奖———王一的组照《为什么不回家》。25日晚,主办方突然接到《杭州日报》摄影记者王一的个人声明,称其上传比赛作品时发生了失误,传来的照片是经过PS的。当晚,主办方宣布取消《为什么不回家》获奖资格,并对作者主动承认错误的行为予以肯定。

本报摄影记者刘为强于2006年发表的《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一稿,在全国多家媒体转载,并获得CCTV《影响2006》年度新闻图片铜奖。经查证核实,以及本人确认,为PS合成图片。

据记者了解,王一在《为什么不回家》组照的第7号照片中给天空添上了几片云彩。王一告诉记者,他看到主办方登出的获奖照片时“吓了一跳,觉得事情不妙”,他说经过PS处理的照片本来是自己自娱自乐时加的,但由于不谨慎,在刻光盘时弄错了一张照片,把本来不想上传的PS照给传了上去。当他发现这组照片获奖时,感觉有必要和评委会说明,并“在此向‘金镜头’评委会表示深深的歉意。”昨日,评委会接受了他的请求,取消了他的获奖资格。对此,王一说“不遗憾,事实本来就是如此。”

本报特诚挚向中央电视台、新华网以及发表相关新闻图片的媒体致歉,并为由此而造成的恶劣影响,向摄影界及广大读者和观众致歉。

评委之一,《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贺延光肯定了王一的行为。“承认总比不承认好,”他说,其实加上的云彩只是在组照最后一张上一点点,评委也许并不会注意,但没想到王一自己会来道歉,“希望年轻摄影记者能吸取教训,同时老摄影记者PS行为也不是没有。”

2006年3月18日,本报摄影记者刘为强奔赴可可西里,执行大庆晚报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行动,大庆晚报及大庆社会各界对这项具有积极意义的环保行动给予了全力支持。虽然刘为强付出了300多天的艰辛和努力,为藏羚羊保护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但在新闻图片的表现上,违背了新闻记者的操守和职业道德,运用技术手段处理新闻图片,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喜马拉雅的枪声》

刘为强参加CCTV年度新闻图片评奖活动是个人行为,不是大庆晚报推荐的作品,刘为强个人要对造假新闻负有重要责任,大庆晚报也要负领导责任、教育责任和监管责任。

图说失实

为了吸取教训,维护媒体的公信力,大庆晚报作出三项决定:一是全面整顿新闻队伍,加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学习,加强新闻记者的职业道德教育和职业操守教育;二是刘为强退回CCTV《影响2006》年度新闻图片铜奖奖杯和证书;三是对摄影部副主任刘为强给予解聘处理,并取消所获荣誉称号。

相比之下,“金镜头”另一名被取消获奖资格的自由摄影人卢广,却没得到宽恕。他讲述喜马拉雅山偷猎人生活的《喜马拉雅的枪声》起初被选为自然与环保类组照金奖,然而第二天,主办方却宣布,该照因为“失实”、“违背新闻真实性原则”而被取消参赛资格。卢广为此表示委屈,他表示,主办方初步给他的理由是,他的图片说明文字“在平均海拔600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猎人背着沉重的物品前往更远更高的山打猎”这句话“失实”,“不明确”。

大庆晚报现任总编辑王忠一引咎辞职。

卢广说,主办方要求他解释具体的拍摄地点,但他表示不愿意透露偷猎人的信息而拒绝。此外,他说,曾有评委认为在“海拔600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不可能出现猎物,他解释,评委忽视了“平均”二字。“我和那群猎人在一起,忽而上山,忽而下山,一会是草地,一会是雪地,根本没法具体测出当时的海拔,当地的獐子会在5000米以上休息,在5000米以下吃草,什么情况都会有。”

大庆晚报编委会

卢广说,他承认自己水平有限,文字说明有含糊的地方,可能会造成误解,但这不能判定他的照片“造假”或“失实”。

2008年2月17日

而评委贺延光认为,他照片的不实更多在于他的照片题目是为了批评偷猎人,但整组照片却完全是把他们“英雄化”了,而文字说明也完全会令人产生误解。贺说,初选时,评委都看不到照片背后的作者,但在审核时,有人指出照片有问题,因而大家申请公布作者姓名,当知道是卢广时,则认为他有照片作假的“前科”,因而影响了评委最后的决定。

刘为强致歉信全文如下:

卢广是摄影界较有名声的摄影师,他此前的作品《艾滋病笼罩的村庄》曾获得47届荷赛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但这张照片曾因被质疑摆拍而在业内有所争议。这次“金镜头”他参评的另一组作品《奥运改变中国》,因为第一组作品被认为新闻失实,所以也被一同取消获奖资格。

刘为强致歉信

相关案例

尊敬的CCTV、新华社及广大读者观众:

“广场鸽”事件有了新进展

我是大庆晚报聘任记者,也是保护藏羚羊行动的执行记者。因在《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的照片中使用了PS合成手段,以新闻图片的形式在新华社刊发,并获得CCTV《影响2006》年度新闻图片铜奖。违背了新闻职业道德,奖杯和证书将退回主办单位。

首届华赛金奖照片《广场鸽接种禽流感疫苗》一直被怀疑造假。日前,专注于摄影“打假”的摄影研究者、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许林在自己的博客中披露了一个新证据。

在此为上述多家新闻媒体带来的负面影响深表歉意,对CCTV的评委深表歉意,为大庆晚报、大庆市人民、龙江新闻事业带来的耻辱深表歉意。

照片上广场左右两边的鸽子一模一样,被网友质疑是PS上去的。25日,许林在他的博客中,列出了《中国新闻出版报》专题版发表的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社长程颖刚的文章《以“新”求得佳“图”连连》,并配有广场鸽的照片,然而,这张照片上,却比获了“华赛”的“鸽子照”少了一只鸽子。

面对一个神圣的职业,我已没有理由再从事新闻行业,更没有资格履行记者的职责,我现已向供职单位申请辞去记者工作。

曾任首届华赛评委的蒋铎在许林的博客上回帖,就此事郑重道歉。而图片作者张亮却在公开信中坚称,“我的照片没有造假,我愿意对此事负完全的法律责任。”

作为摄影人,我仍会致力于中国藏羚羊的保护事业。做为志愿者,我仍愿为中国的环保事业奉献一生。

“刘羚羊”引发网友挑错

也希望大家在以我为鉴的同时都来关注中国藏羚羊!

2006年,《大庆晚报》摄影记者刘为强一张题为《青藏铁路为野生动物开辟生命通道》的照片获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图片铜奖。照片上,火车快速经过的瞬间,大群藏羚羊从铁轨桥下奔驰而过。

刘为强

2007年2月12日,一网友在摄影论坛“色影无忌”发帖称该照片的最下方,“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线”,并猜测是PS处理的痕迹。很快就有网友指出,藏羚羊在火车经过时横穿铁轨桥的行为与其习性明显不符。网友随后发现了《南方日报》摄影记者郎树臣的一幅名为《藏羚羊穿越青藏铁路》的照片。郎树臣与刘为强在同一现场,拍摄了同一羚羊群,拍照时间仅差一秒,却“有羚羊没车”。

2008年2月17日晚

18日,《大庆晚报》的编委会通过互联网发表了公开道歉声明,称刘已被解聘。不久,该报总编辑辞职。25日央视通过网站发表通告,称相关比赛组委会特别向观众、摄影界、网民道歉。

相关连接:央视相关部门就"藏羚羊"获奖照被指造假作出回应

深度讨论

编辑:admin

PS,做图容易辨图难

“数码技术突飞猛进,一点点电脑操作,很低的成本,就可以进行照片PS。”许林表示,要查出照片PS并不容易。摄影评论家鲍昆则表示,其实查出照片PS痕迹很容易。“一般稍微懂点电脑技术的摄影师一看就能知道到底有没有在PS。”他说,数码照片原照都留有时间、大小等数据,胶片上的数据也无法更改,“关键就在于你能不能拿到底片”。

鲍昆表示,近几年,摄影评奖问题不断,评委身上也有不少问题,比如学术水平、记名式的投票,评委不懂电脑技术等等。而各类评奖也加剧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新闻摄影为拿奖而强调冲击力的浮躁之气。贺延光则表示,评委鉴定照片受到时间限制,“这次评选每张在大屏幕上只打出了8秒钟,一个人再火眼金睛也没法立刻找到PS的痕迹,只能从生活经历上去判断。”

专家呼吁建立“黑名单”

而新闻摄影PS造假事件屡现不断的最主要原因,几方专家都认为,是因为此前在假照片处理的纵容上造成的,许林表示,新闻行业的假照片是持续不断的,但因为没有行规,没有问责制,所以一直嚣张不已。“央视藏羚羊事件就处理非常好,非常快,不仅将照片从五大网站除名,总编辑也辞职。因此,引入问责制非常重要,因为这大大加大了造假的成本。能从根本上减少造假。”而贺延光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一直呼吁要建立摄影界的“黑名单”,“哪怕一次不良记录,就给你弄入黑名单,一旦入了黑名单,将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摄影界的声誉都得靠自己去改善。”

编辑:admin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庆晚报就假照片致歉,获奖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