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公民权,矛头对准中国产妇

2019-10-05 05:52 来源:未知

实施了近150年的“出生公民权”近期因为参议员维特的提案再次引发争议,非法移民在美生子首当其冲,中国富人来美生子也受到关注。除了旅游生子受阻之外,华人真正的担忧是什么?“出生公民权”将来会否被废除?  北京可能碰不上西雅图  2013年,一部名为《北京遇上西雅图》的电视剧热播,令赴美生子这种现象越发升温。  北京和西雅图原本可以很近,但也可能会越来越远。  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维特最近提出议案,要求废止“出生公民权”。这也意味着,如果该议案通过,那么北京离西雅图会很远。因为以往孕妇赴美产子的捷径会被封死。  “出生公民权”作为宪法第14修正案的条款之一,1868年被载入宪法。其具体表述是:“所有在美国出生或者入籍并接受其司法管辖的人,都是美国和他们所居州的公民。”  实际执行中,除了外国驻美外交官和外国军队成员因为享有豁免权,其在美所生子女不拥有美国国籍外,其他在美外国人因为都要遵守美国法律,其在美所生子女自动拥有美国国籍。  随着今年3月初美国联邦调查局突击检查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华人月子中心负面消息及交易内幕被不断起底,这无疑给主张废止“出生公民权”的议员们提供了事实证据。  维特的议案就直指中国孕妇,称出生在美国土地上的孩子,只有其父母至少一方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或正在美军服役的,才能获得美国国籍。  难忘那段华人悲惨史  据分析,如果该议案付诸实施,不仅中国来美旅游的产妇,就是在美留学或临时工作签证持有者生下的孩子,都不可能获得美国国籍,更不要说那些没有身份的非法移民了。  据中国《环球》杂志报道,2007年,中国大陆赴美生子人数在600人左右;2010年这个数字达到5000人;而到2012年,超过了1万。另一个统计数字显示,2013年这个人数是2万,2014年预计是3万人。  但如若与美国约1200万非法移民及其子女相比,这个数字并不算大。退一步讲,华人为什么要关注与自己影响不大的议题呢?  有媒体披露,因为此议题触动了华人敏感的神经。1866年,美国国会就宪法第14修正案进行辩论期间,华人在美所生子女是否应该自动成为公民就曾经是个议题。反对者害怕赋予外国人在美出生孩子公民权,将会剥夺州驱逐吉普赛人和中国人的权利。  反对者称,多数中国人虽然适用这个修正案,但不会利用它,因为多数中国人来美工作后就回国了,不会在美国组成家庭。后来议员们就停止了此话题的辩论。  然而1882年《排华法案》生效后,华人经历了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华人被允许留在美国,但不能入籍,中国人被禁止移民来美,许多华人离美返乡后难以再入境,悲惨的历史记忆使华人对这个问题更加敏感。  现实生活中,华人关注“出生公民权”是因为没有身份的华人在美生子的现象较多,不少人甚至以在美国生育多胎作为避免遭到移民执法遣返、在美寻求政治庇护,以获得合法身份的理由。  该项权利应引起华人重视  虽然有分析称现在正值美国大选,每位候选人都不会傻到拿移民问题作为政策的出发点,所以议员们的提议最终会以失败告终,像以前的结局一样。  但据美国媒体的文章,目前华人中对“出生公民权”的看法并不统一。  认同出生公民权的人认为,此事引发巨大争议,主要是非法移民问题。这部分观点认为,非法移民是个人的选择,但是孩子的出生不是孩子自己的选择,非法移民的孩子在美国出生长大,也要生活、上学、工作。如果取消出生公民权,必然导致这些孩子一出生就在各方面处于不平等状态,生活教育都会受到巨大影响。这就完全违背美国自由平等的立国精神,也违背宪法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精神。  也有一些华人认为,如果修宪,受影响最大的还是西裔,华裔相对来说少得多,因此与华人关系不大,静观其变即可。这种看法是不对的。所有移民问题都与华人息息相关。这在上述历史事件中都有悲惨的教训。关于出生公民权的重大判例,都对后世有极大影响。  在美国,修宪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但也并非没有可能。华人因自身状况不同,思考不同而有不同看法很正常,但不管观点如何,华人群体不仅应该关注这次关于出生公民权的争议,还应该关注所有移民改革的议题。

摘要: 实施了近150年的“出生公民权”近期因为参议员维特的提案再次引发争议,非法移民在美生子首当其冲,中国富人来美生子也受到关注。除了旅游生子受阻之外,华人真正的担忧是什么?“出生公民权”将来会否被废除? ... ...实施了近150年的“出生公民权”近期因为参议员维特的提案再次引发争议,非法移民在美生子首当其冲,中国富人来美生子也受到关注。除了旅游生子受阻之外,华人真正的担忧是什么?“出生公民权”将来会否被废除?  北京可能碰不上西雅图  2013年,一部名为《北京遇上西雅图》的电视剧热播,令赴美生子这种现象越发升温。  北京和西雅图原本可以很近,但也可能会越来越远。  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维特最近提出议案,要求废止“出生公民权”。这也意味着,如果该议案通过,那么北京离西雅图会很远。因为以往孕妇赴美产子的捷径会被封死。  “出生公民权”作为宪法第14修正案的条款之一,1868年被载入宪法。其具体表述是:“所有在美国出生或者入籍并接受其司法管辖的人,都是美国和他们所居州的公民。”  实际执行中,除了外国驻美外交官和外国军队成员因为享有豁免权,其在美所生子女不拥有美国国籍外,其他在美外国人因为都要遵守美国法律,其在美所生子女自动拥有美国国籍。  随着今年3月初美国联邦调查局突击检查南加州华人月子中心,华人月子中心负面消息及交易内幕被不断起底,这无疑给主张废止“出生公民权”的议员们提供了事实证据。  维特的议案就直指中国孕妇,称出生在美国土地上的孩子,只有其父母至少一方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或正在美军服役的,才能获得美国国籍。  难忘那段华人悲惨史  据分析,如果该议案付诸实施,不仅中国来美旅游的产妇,就是在美留学或临时工作签证持有者生下的孩子,都不可能获得美国国籍,更不要说那些没有身份的非法移民了。  据中国《环球》杂志报道,2007年,中国大陆赴美生子人数在600人左右;2010年这个数字达到5000人;而到2012年,超过了1万。另一个统计数字显示,2013年这个人数是2万,2014年预计是3万人。  但如若与美国约1200万非法移民及其子女相比,这个数字并不算大。退一步讲,华人为什么要关注与自己影响不大的议题呢?  有媒体披露,因为此议题触动了华人敏感的神经。1866年,美国国会就宪法第14修正案进行辩论期间,华人在美所生子女是否应该自动成为公民就曾经是个议题。反对者害怕赋予外国人在美出生孩子公民权,将会剥夺州驱逐吉普赛人和中国人的权利。  反对者称,多数中国人虽然适用这个修正案,但不会利用它,因为多数中国人来美工作后就回国了,不会在美国组成家庭。后来议员们就停止了此话题的辩论。  然而1882年《排华法案》生效后,华人经历了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华人被允许留在美国,但不能入籍,中国人被禁止移民来美,许多华人离美返乡后难以再入境,悲惨的历史记忆使华人对这个问题更加敏感。  现实生活中,华人关注“出生公民权”是因为没有身份的华人在美生子的现象较多,不少人甚至以在美国生育多胎作为避免遭到移民执法遣返、在美寻求政治庇护,以获得合法身份的理由。12 / 2 页下一页

  美国联邦执法部门3月份对南加州的华人月子中心进行突击搜查,国会共和党参议员维特(David Vitter)最近提出议案,要求废止出生公民权,即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规定的,凡是在美国土地出生的人自动拥有美国国籍。如果该议案付诸实施,不仅中国来美旅游的产妇,就是在美留学或临时工作签证持有者生下的孩子,都不可能获得美国国籍,更不要说那些没有身份的非法移民了。

摘要: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孕妇来美“旅游”生子;“月子中心”也相应成为一种新兴产业。 中国妇女来美旅游生子热可能受到遏制,因为国会参议员专门就此提案并发出呼吁,要求叫停这种“钻美国移民系统漏洞”的现象。国会4名共和党参议员维特(David Vitter)、保罗(Rand P针对华妇 美议员欲废出生公民权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孕妇来美“旅游”生子;“月子中心”也相应成为一种新兴产业。 美国《侨报》4月6日报道:中国妇女来美旅游生子热可能受到遏制,因为国会参议员专门就此提案并发出呼吁,要求叫停这种“钻美国移民系统漏洞”的现象。国会4名共和党参议员维特(David Vitter)、保罗(Rand Paul)、李(Mike Lee)和莫然(Jerry Moran)5日提出议案,要求修改“移民与国籍法”,将在美出生即自动成为美国公民的孩子限定为父母至少有一方必须是美国公民、永久居民或正在服役的美军成员。维特发表声明说:“美国非法移民问题显然已经失控。最近新闻报道突显旅游生子愈发流行,新网站打广告为那些想来美国生孩子以自动取得新生儿美国国籍的外国孕妇提供在美生产一揽子计划。这些行为不符合联邦法律或宪法,我相信是基于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基本误解。这种政策与公民条款的原文和立法历史亦不相容。”移民研究中心最近发布的报告称,每年非法移民在美生子30万到40万,每年另有19.2万是持非移民签证来美的妇女所生的孩子,他们全部自动获得美国国籍。维特和保罗今年1月曾提出决议案,要求修改宪法第14修正案,但修宪过关的机会渺茫。此番提出的议案针对“旅游生子”的意味更浓。维特称,修改宪法不是改变现有政策的唯一方式,该议案将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运用设置限制。维特特别提到加州出现大量专门面向中国妇女的“月子中心”。他说:“旅游生子当然是应当受到谴责的行为,但现在还不是非法的。令人震惊的是,美国政府允许个人以这种方式钻我们移民系统的漏洞,国会有权力和义务一了百了地制止这种行为。”美国籍缘何不再吸引华人沪准妈妈为获美国籍塞班生子加州取缔非法华人“月子中心”身份旅游两不误 访美“月子中心”美14州拟取消非移子女出生公民权

  不过,观察人士分析表示,美国大选即将拉开帷幕,废除出生公民权,绝不仅仅事关中国旅游产妇,更事关如何处置已在美国的1200万非法移民及其子女。没有哪个有意参选美国总统的竞争者愿意在移民改革问题上轻易表态。

  维特的议案是作为国会审议的《贩卖人口受害者正义法》的补充修正案提出的。该议案规定,出生在美国土地上的孩子,只有其父母至少一方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或正在美军服役的,才能获得美国国籍。

  维特是废除出生公民权的倡导者,这不是他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议案。他曾经在2011年和2013年都提出类似议案,但没有获得成功。维特的提案目前只有另一名参议员与他联名,比前两次少。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提案,他将矛头直接对准中国来美旅游的产妇。在提案后发表的声明中,维特直接表明,此案就是要防止旅游出生权行为,通过澄清出生公民权只给予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孩子,来堵塞法律漏洞。

  维特在声明中说:这是一个非常真实存在的爆炸性现象。存在整个产业,一个地下世界,兜售所谓的旅游生子。这就像一个强有力的磁铁,每年都在加强,吸引越来越多的人穿过边境,特意来这里生孩子…… 令人震惊的是,我们允许外国公民以这种方式利用我们移民系统的漏洞,国会有义务来制止。这种行为是对宪法第14修正案的根本误解,我们能够以一些简单的澄清来改变这个重大的问题。

  其实过去20年,这种废除出生公民权的议案经常有,不光维特提,许多保守派议员时不时会拿出生公民权来说事,但因为这是涉及修改宪法的富有争议性的话题,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金沙线上娱乐,  美国大选即将拉开帷幕,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对此表态谨慎。维特提出这项议案后,有可能参加2016年大选的另外一名重量级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表态谨慎:我还没看到这个议案,但我会看看。而2011年,保罗曾与维特联名提出出生公民权议案。其他2016年有意参选总统的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也都保持沉默,他们担心,将涉及修宪的争议性问题与紧迫的防止贩卖人口法案捆绑在一起,有损形象。

  民主党人和民权组织批评这种反移民议案。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里德(Harry Reid)说,这个议案很蠢。但维特反唇相讥,称1993年里德自己也曾提出过类似的议案,而现在为了政治需要却假装绝口不提。

澳门新金沙国际娱乐,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898年著名的黄金德案(Wong Kim Ark)就是在排华背景下,试图剥夺在美出生的华人黄金德公民权,但最高法院判定应维护黄的出生公民权,成为后来裁定挑战出生公民权的判例。维特的提案出来后,不少华人网民深表不满,说那么多非法移民在美国生下定锚婴儿,你不去管,为何要偏偏针对华人?

  全美亚太裔妇女论坛执行主任Miriam Yeung发表声明指出:对旅游生子制造恐慌,只是支持反移民议程的一个方式。移民妇女在美生子是为了接受公民福利的说法是无礼的,不准确的。

  尽管这种议案难以过关,但隔三岔五拿出生公民权说事,容易营造出不欢迎旅游生子的氛围,移民执法当局也因此加强对旅游生子中签证欺诈、骗取福利、偷逃税收等违法现象的打击,这种执法会得到社会公众的支持。社会现实就是这样,谁是出头鸟,谁就可能被打,更何况废除出生公民权同样也有针对非法移民的一石二鸟之效。【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驻美国特约记者 于旭明】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出生公民权,矛头对准中国产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