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家共享单车结束香港业务,运动休闲成主

2019-07-20 07:30 来源:未知

中新社香港5月6日电 题:困难与机遇——共享单车落地香港周年记

共享单车落地香港一周年

共享单车在内地已经兴起好一段时间了,主要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可见单车处处,仅在深圳街头,就可见到ofo、Mobike、小鸣单车、Bluegogo四个单车公司。用手机通过GPS寻找附近的单车位置,之后以QR 二维码解锁取车,去到目的地后,只需要放下单车再扫码锁车,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宝扣除费用即可,但香港人想试玩就不容易,只能望“车”兴叹。这股共享单车的热潮,终于吹到香港。本周起,香港也有了自己的共享单车Gobee trip,虽处于试行阶段,也令人十分期待。

7月10日电 据香港文汇网报道,10日,香港首家问世的共享单车Gobee.bike宣布将结束在香港的业务。Gobee.bike指出,经营1年多来仍未能盈利,庞大的单车维修开支难以为继,无法继续为市民提供服务。

作者 曾平 龙曼

运动休闲成主打方向

没有交通盲点 骑单车是异类

3777.com 1共享单车Gobee.bike。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资料图

全球共享经济发展近年风生水起,其代表之一的共享单车日渐出现在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共享单车落地香港至今已一年有余,期间运营商争先抢占市场,违规停放等投诉声此起彼伏。面对种种困难与可能的机遇,共享单车在香港的普及之路逐渐显现出适应本地的特色。

曾 平 龙 曼

纵观美国纽约、英国伦敦,甚至香港人最常与之比较的新加坡,政府都有相关措施鼓励市民以单车代步,近年来以单车代步的人也愈来愈多;内地也呈初创之势,共享单车市场如雨后春笋。比如内地的共享单车,大部分都是做短途代步之用,是公共交通工具的延伸,起到“最后一公里”的作用,当中有从学校到图书馆的学生、从公司到政府部门办理手续的上班族、有买完菜回家的主妇等。

Gobee.bike同时表示,即日起将停止接受新用户登记或账户增值服务。现有的用户可在1星期内继续使用共享单车,即至7月17日为止。此后,所有单车将由系统上锁无法使用。

去年4月,本地的首间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率先落地,至9月,来自新加坡的oBike也登陆香港,而在年底,内地共享单车两大龙头之一的ofo也在12月落地。截至目前,香港共有6家主要的共享单车运营商,呈现多元化的市场抢占局面。

全球共享经济发展近年风生水起,其代表之一的共享单车日渐出现在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共享单车落地香港至今已一年有余,期间运营商争先抢占市场,违规停放等投诉声此起彼伏。面对种种困难与可能的机遇,共享单车在香港的普及之路逐渐显现出适应本地的特色。

香港交通网络发达,地铁与双层巴士、小巴交织的公共交通网络几乎没有盲点,方便到连私家车和的士都要让一让位。在这样成熟又便捷的都市,是否还有单车作为交通工具的必要?

同时,用户押金将可全数退回,Gobee.bike公司会妥善处理所有退还押金的申请。在1个月内,即由7月10日起至8月10日,用户可提出押金退还申请。

纵然市场角逐者众多,但共享单车在香港的应用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寸土寸金、核心市区没有单车道规划的香港,共享单车面临一定客观限制,而人们的使用习惯、违规停放是否能被有效规管也是影响共享单车在港普及的要素。

去年4月,本地的首间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率先落地,至9月,来自新加坡的oBike也登陆香港,而在年底,内地共享单车两大龙头之一的ofo也在12月落地。截至目前,香港共有6家主要的共享单车运营商,呈现多元化的市场抢占局面。

过往香港也有不少声音想推广单车代步,以减少路面车辆,减废环保。但客观来说,港岛、九龙多坡路,上下起伏大,路面交通无配套设置单车道,也没有商业支持单车普及,实在难成气候。

去年4月,香港的首家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率先落地,其后包括来自新加坡的oBike、内地共享单车ofo相继进驻。截至目前,香港共有6家主要的共享单车运营商。

在过去一年,单车被扔进河里的新闻屡见不鲜。本地公司Gobee.bike创办人拉斐尔·科恩(Raphael Cohen)就曾经为此向媒体表示“对香港失望”。

纵然市场角逐者众多,但共享单车在香港的应用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寸土寸金、核心市区没有单车道规划的香港,共享单车面临一定客观限制,而人们的使用习惯、违规停放是否能被有效规管也是影响共享单车在港普及的要素。

身为建筑师的阿锋曾参加过一项骑单车上班的活动,在早上7点非繁忙时段,沿着电车路由上环骑到太古。不过这个活动却引来不少市民的侧目。阿锋大感困惑,只是骑车上班,为何有这么多人不理解?这或引证香港对单车代步的认识不深,“香港人熟悉的是在大尾督骑的消闲单车,对单车代步,印象只停留在送外卖或送石油气上。”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决策科学与企业经济学系教授杜志挺向中新社记者表示,共享单车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有效规管。

在过去一年,单车被扔进河里的新闻屡见不鲜。本地公司Gobee.bike创办人拉斐尔·科恩就曾经为此向媒体表示“对香港失望”。

道路使用者对单车的态度也不一,有些汽车司机相当礼让,但有些又会嫌单车阻塞道路。阿锋表示,外国和香港对单车的最大差别是尊重:“在其他单车友善城市,有清晰的次序︰行人最大、单车第二、汽车第三。”

本地公司HobaBike创办人宋邦贤表示,该公司每月要花费20万港元来处理单车乱停放的问题。他建议特区政府采用发牌制度,向能够处理好停放问题的企业发放牌照,没有牌照的企业不应继续运营。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决策科学与企业经济学系教授杜志挺表示,共享单车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有效规管。本地公司HobaBike创办人宋贤邦表示,该公司每月要花费20万港元来处理单车乱停放的问题。他建议特区政府采用发牌制度,向能够处理好停放问题的企业发放牌照,没有牌照的企业不应继续运营。

住新界的Kaho经常以单车代步,他称香港的交通规则以汽车为本,城市规划不适合单车和行人,经常要进隧道和上天桥。在外国,汽车会让行人,但在香港行人却要让汽车,当务之急是改变汽车使用者的态度。他认为,香港其实有很多车流不多的地方,适合划出空间做共享道路,方便单车使用者。

香港科技园行政总裁黄克强、投资主管黄贤敏不约而同向记者表示,共享单车在香港的发展与内地相比还没成熟、仍有差距。黄克强认为香港多山的地理环境让骑车变得困难,常年炎热的气候也不适合户外骑车。黄贤敏认为,港人本身没有骑车代步的习惯,市场空间和地理空间均有限。

香港科技园行政总裁黄克强、投资主管黄贤敏均表示,共享单车在香港的发展与内地相比还没成熟、仍有差距。黄克强认为香港多山的地理环境让骑车变得困难,常年炎热的气候也不适合户外骑车。黄贤敏认为,港人本身没有骑车代步的习惯,市场空间和地理空间均有限。

共享单车概念 有没有得玩?

尽管共享单车在本地市场的适应困难重重,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机遇。与内地流行以共享单车出行代步不同,运动休闲成为共享单车在香港的主打方向。宋贤邦指出,公司现有用户中,骑单车用于运动休闲的大概占到七成。

尽管共享单车在本地市场的适应困难重重,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机遇。与内地流行以共享单车出行代步不同,运动休闲成为共享单车在香港的主打方向。宋贤邦指出,公司现有用户中,骑单车用于运动休闲的大概占到七成。

香港并不是一个单车友善城市,推行单车代步,想要一步到位很难,还需要再进一步完善软硬件的配套,那新鲜出炉的共享单车是否会是一个扭转公众观念的契机呢?

事实上,香港的大围、沙田一带均设有单车道,每到周末都不乏穿戴专业设备骑车运动的人。该地区附近也已存在不少提供单车出租服务的传统店铺。

事实上,香港的大围、沙田一带均设有单车道,每到周末都不乏穿戴专业设备骑车运动的人。该地区附近也已存在不少提供单车出租服务的传统店铺。

香港一家提供智能单车共享服务的初创企业gobee.bike本周起在沙田设置1000余部智能单车做试验,此后将扩展至大埔及马鞍山等地区。联合创办人Raphael Cohen表示,共享单车在香港有市场,希望在香港推广以单车通勤、消闲为主的文化。他鼓励市民由住所骑车到港铁站上班,认为比等巴士更方便,亦可做运动,锻炼身体,健康生活。并且预告7月底将提供逾2万部智能单车供市民租用,年底将会增至30万辆单车,覆盖全港绝大部分地区。

杜志挺认为,共享单车与传统出租单车的差异是运用科技达到方便租赁的作用。

至于共享单车在香港是否值得商家“烧钱”以及用户数据能否转化为实质价值,杜志挺认为,共享单车不是一个“赢者全拿”的平台,加上收集数据的受限,利用数据得出的分析结果价值也是有限。宋贤邦认为,共享单车应该着力于提供服务而非收集数据,这样才可能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共享单车使用方法亦很简单,智能单车上安装QR二维码,租用者可通过手机APP登记信用卡数据及缴付押金390元,再以互动地图寻找附近单车,扫描二维码后便可解锁使用。

至于共享单车在香港是否值得商家“烧钱”以及用户数据能否转化为实质价值,杜志挺认为,共享单车不是一个“赢者全拿”的平台,加上收集数据的受限,利用数据得出的分析结果价值也是有限。宋邦贤认为,共享单车应该着力于提供服务而非收集数据,这样才可能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不过杜志挺相信,如果香港的共享单车在规管之后价格依然合理,同时无论是休闲运动还是交通出行都达到便利程度时,用户的体验会有改善,共享单车的前景亦会走向正面。

当租用者成功租用gobee.bike单车后,手机APP系统会开始计算借用时间,兼有行车路线记录,所以使用了多少分钟、骑了多长的路,全有记录在案。

不过杜志挺相信,如果香港的共享单车在规管之后价格依然合理,同时无论是休闲运动还是交通出行都达到便利程度时,用户的体验会有改善,共享单车的前景亦会走向正面。

单车租赁费为每半小时港币5元,全天24小时都可租车和还车,锁车后系统会停止计钱。虽说租金每半小时收费5元价格比较合理,不过租用者在事前需要在APP中预付50至150港元的金额,方能成功租车。预付收费方式对会经常租用单车的人而言,或许影响不大,但对不常骑单车的人而言,这种收费机制或许有点不公平及不切实际,所以目前暂时只有android手机可下载该应用程序。

对智能单车服务 市民怎么看?

学生刘小姐是个爱好骑行的人,她与友人经常会在沙田骑单车,她表示共享单车服务在香港全面推出后将会试租,她认为每半小时5元的收费可以接受,但亦建议可提供八达通等其他付款方式。

林先生表示,虽然自己有单车,但平日由住所骑到巴士站后,没有地方停泊单车,不太方便,故认为该共享服务可鼓励他多以单车代步,价钱亦可接受,他更希望该批单车可放置在不同地区的公共交通交会处。

韩先生则认为半小时5元的租车费偏贵,难以吸引他以单车代步,称“自己买部更好”,但他会在周末骑单车时试用服务。

沙田一提供出租单车的单车铺负责人明哥表示,不担心单车共享服务会引起竞争及导致客源流失。被问到有关公司或邀请区内单车铺做维修,明哥说会考虑合作,但称该批单车与市面单车有所不同,如无变速器及用旧式煞车等,故维修较麻烦。

随行随泊 共享车考验公民素质

共享单车为市民提供方便之余,亦伴随着诸多问题,比如违规停车、恶意破坏、自行加锁、违规骑行等等,既考验公民素质,亦挑战单车商及政府的规管制度。内地早有不绝的报道指共享单车遭恶意破坏、堆积成山,也有遭拆散变卖,又或变装全架出售,近日连素来循规蹈矩的新加坡都不能幸免,自行加锁独占单车、泊进租屋阻人用车、破坏二维码等应有尽有,更有青少年被拍下蓄意抛掷ofo单车,港人又将会如何?

3777.com,有分析认为,ofo不收押金而且欠缺GPS全球定位,故最常有人违规,而香港版的gobee在租车时会收取押金390元及单车上不仅有GPS,更号称有完善的防盗警钟系统,似乎相对安全。但仍可参考其他既有对策,比如Mobike及oBike皆有扣分制,屡犯者或要支付超过100倍的租金,ofo在新加坡更是引入举报制,提供最高达111港元的奖金。内地最近更有设置电子围栏的做法,用户未来必须停泊于指定范围才能锁上单车,望能根绝违泊。

对于违规骑行,更需留意,于人行道上骑单车是会触犯香港道路交通条例的:鲁莽骑踏单车属犯罪,如属首次被定罪,可处罚款港币500元。故租用共享单车时也要留意附近是否有单车道,如遇上行人路时,必须遵守道路使用规则下车用手推单车,去到有单车径的地方才能继续骑单车,切勿以身试法。

本报香港特约撰稿 思清

TAG标签: 3777.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3777.com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香港首家共享单车结束香港业务,运动休闲成主